繁体
简体


谈写短文

吟萤

 

  我有多年演讲的经验,觉得要讲个把钟头,讲稿很容易预备。只要写一个大纲,就可以上台去跑马。但要讲十分钟,而言之有物,並能引起听众的共鸣,则极费周章。要花许多时间准备,而且稿子要逐字写出记牢,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写文章更是如此,写一篇好精辟雋永的短文,要下极大的功力。而一篇好的纯文学的散文,绝不能随意跑马,简洁几乎是必备的条件,写长了等於在酒里掺了水,淡而无味。
  洋洋万言的散文也有,如梭罗的湖滨散记Walden),但那是例外,也不足师法。一篇好的散文等於一首诗,要将你的感受浓缩在极少的文字里,字虽尽而味无穷。要令人百读不厌,便须惜墨如金,每一个字都要经过严格的锤鍊,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能马虎。短短几百字或几十字的文章中,沒有一个字或符号是浪费的,甚至连段与段之间的那点空白,也有它空灵的妙用。文章写好,千万不能马上寄出,三读是不夠的,每多读一遍,便能再刪去一些空泛的度词赘语,或想到更佳的词汇。而凡能用一个字表达的,绝不可用两个字,文字才能严谨峭拔。今天这种作品掺水的现象,想系依字数计酬的制度使然。事实上文章写得愈短愈费力,按字数计酬,当然有失公允。目前欧美的一流刊物,多採按篇计酬,且短文远比长稿受欢迎。
  短文不仅是文艺作品本身的要求,更是今天高度工业化社会的需要。由於人人皆忙,沒有时间去读长篇巨著,因此短文便愈来愈被重视。据调查,一般人读刊物多半是在上下班搭车的途中,或是在盥洗室里。
  读者文摘上脍炙人口为大多数人喜爱的作品,多半都是千字左右的短文。而无数古文与近代的散文傑作,能印象深刻地留在我们心中的,也无一不是简短的文章,很少超过千字的。文章写得精简了,每个字都是一颗晶莹的珍珠,使人历久难忘。王安石的读孟尝君传才90字,驳陈说,创新论,言简意赅,崢嵘夺目,远胜一篇万言论文。苏轼的记承天寺夜遊,全文14句,淡淡几笔,便勾出一幅不朽的图画,抒情写景,那份纯挚的情愫,似非那几十个字所能负荷。兼抒情与议论的妙文,有刘禹锡的陋室铭,全文共18句。它鲜明地描写出陋室的景色,往来的人物,与主人的风骨情趣;首尾引喻,干淨利落,掷地有声。我幼时喜读聊斋,养成对短文的偏爱,蒲松龄能用几句话写出一个非常传神的故事。林肯著名的葛底斯堡宣言Gettysburg Address)才不到300字,而摩西描写上帝创造天地的大手笔,也不过用了800多字,但都是不朽的傑作。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