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7-05-01


苏轼悼亡词

天涯过客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淒涼。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苏轼画像

  十年虽不算短,因生死相隔而引起的朝思暮想,这时间似乎被拉得更漫长。杜甫诗云:“死別已吞声,生別常恻恻”,“两茫茫”点出阳关,阴府歧路,生死互不相通的悲哀。正面去看,“不思量”和“自难忘”意义似乎是相反的,其实对死者的忆恋,已到了挥之不去,欲罢不能的地步。这苦思的悽婉,用“不思量,自难忘”六个字表达,是最贴切的。而“两茫茫”也不是真的,还有在梦中见到的机会啊!但不能忘怀的现实是“千里孤坟”。“千里”道出空间內何等遙远!“孤坟”说出在感情上何等寂寞!这生死暌隔产生的淒涼,又从何处说起呢?作者悼念亡妻之情,跃然纸上。
  作者在这里姑且作一假设。纵使和萦绕梦魂的她,偶然会面。十年的岁月飞逝,自己为俗务奔驰,风尘满面,苍老得多,年华早逝,鬓发变白。爱妻又怎能认得出这渐趋迟暮,久历风霜,煙尘遍盖的人啊!
  於是神魂随缥缈的梦,追回到新婚时的旖旎风光。“忽还乡”的“忽”字现出无限的惊喜,是意想不到的。“小轩窗,正梳妆”显露出鱼水之欢的溫柔和甜蜜。回忆起来,恍如隔世了。“相顾无言”已隐含着往事不堪回首之意。“惟有淚千行”已取代了千头万绪,不能尽说的淒涼。这是可以和苏轼另一首词中两句相照着:“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涼。”死者有知,当然了解作者苍涼,落寞的心境。
  幽梦醒了,回到残酷的现实:是千里之外,“十年露冷松林月”长照着这靜寂的山岗。十年来,日日夜夜,怎能不教人思之肠断。而以后的悠悠岁月也是如此,直至作者本人同归於这苍茫大地而罢。此词写作手法,不是赌物思人,而是触景生情,无处不真实,无处不自然,写生离死別之痛,淋漓尽致。
  苏轼精於诗,词,文三绝,是中国文坛巨星。坊间“苏小妹三难新郎”一类通俗小说,有所谓他作的文字遊戏,是近人杜撰,有失他的身分,只可供贩夫走卒,婢女佣妇自娛。我们要引他的文句,自有宋史,东坡文集在,不必旁鹜。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柠檬蛋希腊汤 ✍呂味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罗马印象 I ✍郭端

谈天说地

聘牧记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黃昏 Dusk ✍郭端

谈天说地

別迦摩教会:贞洁守道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虛荣心与成就感 ✍刘广华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太平洋小岛 ✍松桂

谈天说地

梅花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