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圣诞快乐 Joyeux Noel 观后

 

  有两类电影是我不大喜欢看的。一是文艺悲剧,另一类是战爭片。我想,既然是要掏腰包的,为什么看一些使自己伤心流淚的电影呢?现实社会已经有很多令人搖头叹息的事,我用不着要给钱来加重自己的伤感。另外,一般战爭片都是掛名的据事实拍摄,但实际卻施手段来操纵当中的对白及丑化某些人物来提倡导演本身反战的论调。不过,最近看的一部战爭片卻有点不同。

  Joyeux Noel(意即“圣诞快乐”)是一部法国电影。內中的对白除了法文外,也包括德文和英文。它讲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某一段前线的德军,法军和苏格兰军,於圣诞前夕,私自跟敌人作出停战的协议,好让大家去望弥撒,然后埋葬已死的士兵;也借此一同踢足球,交換礼物。
  这一天的停战让大家彼此认识,建立了关系;知道“敌人”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生命。这一天的停战使各人起了彼此怜惜之心。因为在不认识的时候还可以用“沒想过”来作借口,让子弹或手榴弹作远程的,看不清的攻击。好了,现在大家互报了名字,发现这个“敌人”脾性其实是跟自己差不多的,还可以忍心把枪向他们瞄准,忍心拉动步枪的扳机,眼巴巴望着子弹取去他们的性命吗?
  奈何坐在遙远后方的总部卻不是这个想法。他们看到的是理想,是目标,是很主观的理所当然。於是乎前线的军人仍要作出无可奈何的決定,作出不忍的牺牲。
  一部耐人寻味的电影。
  从前所看的战爭片多的是揭露战爭的残忍,暴力,冷酷和不可理喻。而这一部“圣诞快乐”卻淡淡地,毫不在意地打开战爭背后的一页──无奈。像是一个小孩随便在公园內踢起地上的落叶,而偶然发现了一只死去的雏鸟。那一种惊讶,那一份伤感,那一股震撼心灵的沈默,随着电影的片尾字幕缓缓昇起。
  有不少人坚信只要敌对双方能坐下来商讨,把问题讲清楚,冰释前误;彼此让步,那么便能避免不必要的爭斗。就算对方怎么不讲理,只要你在经济上施压力,顽強的那一方也会“见钱眼开”,作出妥协。可是这个想法的成功率並不高,它只能展缓最终要爆发的冲突。倘若谈判可以化解敌意,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英国首相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该是救国英雄,而希特拉也不用费神去侵併邻近各国。若然谈判每一次都可以带来和平,那么当伊拉克在1989-90年侵佔科威特时,美国所带领的盟军(当中包括不少阿拉伯国家)就用不着派兵去把伊军打回自己国家去。若谈判是有效,那么今天在非洲有很多战事该可以避免。
  战爭之所以无奈就是它的起因多是因为一,两个或一小撮人的贪婪(权力或钱财),或妒忌,或怨恨而引起。可是绝大部分参战的若不是为了责任,就是为了保卫家园而上战场,是被动的。(试问有哪一个正常人喜欢去杀害另一个与他素未谋面,无仇无怨的人?)战爭之所以无奈是在於它的无可避免。因为,人是有罪性的。哪一天能把世间的罪恶完全消灭,哪一天能把人的罪性完完全全的清除,那一天才会有真正的世界和平。
  在此倒觉得这部电影的名字“圣诞快乐”很有意思。导演本是因为故事是发生在平安夜,而圣诞节当天前线军人们停战休息,过了平安的,沒有血腥,沒有死伤的一天而把影片定名。我不知道导演和编剧等是不是基督徒。我不知道他们明白不明白圣诞可以带给人们平安和希望,是因为神了解及关心世人的处境,知道唯一从罪中拯救我们的方法,就是派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来到世间,活在我们中间,接着为我们的罪而死,而复活。
  战爭是无奈的。不过,战爭总会有终止的一天。问题是,战爭终止以后,你会在哪儿?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