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军牧手记(三)

殉情阴影

李卓民

 

  在欢乐的婚礼音乐声,笑声及掌声充满整个空军基地教堂之际,我微笑目送一对新人步下红地毯往教堂门口走去。这是我主礼的第一个军人婚礼,心中不但兴奋,也加上几分紧张;同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欣慰涌上心头。伍长终於成家立室,开始人生的另一个阶段,盼望他內心的阴影早日消逝,不再煎炙这年青人的心灵。

  伍长与其孪生兄弟军曹是我们野战支援医院中一对出名俊伟的男士,有着欧陆族裔英伟的身材及法国俊男的轮廓。在陆军医院中许多年轻的女护士都倾心於这对兄弟,不单是他们的外貌,更是他们君子般的风度。他们组织力強,办事忠心周到,极得长官们之讚赏。在我离开陆军医院时,军曹已荣升少尉,而伍长则退伍从事其他医疗服务工作。

  我认识伍长是个很偶然的机会,也是一个很特別的情況。在一次演习完成后,野战支援医院举行盛大的庆祝,因为我们部队有多名军官及护士考取最高荣誉章。於是除了摆设许多佳餚美食及饮料外,更有不少余兴节目,最后是餐后舞会。作为陆军医院院牧,我甚少参加医院的舞会,就算出席也是坐在一旁与院內人员谈天说地。这次也不例外。我步出庆祝场地往营外吸一下夜间的冷空气,突然在灯光之下,远远看见一个人影在哭泣。我好奇地跑过去,原来是D伍长伏在一张椅背上痛哭,他看来是喝了不少啤酒,因我嗅到很浓的酒味。“军牧,原来是你,可不可以为我祈祷?因为我的心碎了,非常痛苦。我害死了一位少女!我害死了一位少女!”他半醉半醒地嚷着。

  我扶起伍长,然后找了另一张椅子坐下。在微弱的灯光下,我见到他淚水流到满脸皆是,痛苦使这张年青英俊的脸弄得衰老难看,心想这人內心的世界一定是充积着很大的愁苦。我开声为他代祷,求主帮助他仰望神的光照,接受神的爱顾,除去內心的苦恼,並有力量去面对人生的挑战。他於是开始倾诉他过往愚昧的行为以及如何伤害了一位少女的性命。

  伍长的父母亲很早便离了婚,他们两兄弟如人球般在不负责任的父母亲之间被踢来踢去,不知何处是吾家。甚至有一次两边都不想收留而在风雨中找到一个大垃圾箱睡觉,因而着涼染上感冒引至气管炎,幸好他们身体強壮,才免至一病不起。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充满爭斗,仇恨及愁苦。外貌俊美的他们常常用尽各种方法去遮掩內里的丑恶败坏。他们以外表吸引了不少无知的女孩子,但玩弄后便拋棄了。对方如何难受伤心,他们也不以为然,还继续糊涂下去。终於有一天伍长爱上了一位少女,但他並不知道自己是否真心,还是将她当作另一位被玩弄的对象。这少女对他实在太痴情了,所以在二埠(沙加缅度)投河自杀以殉情来抗议他的薄幸。当警察局通知他去认屍时,伍长才恍然大悟自己是真心地爱着这少女的。然而为时已晚,他抚摸着那湿透而冰冷的屍体,放声大哭,求神也求她原谅自己的无知。警方虽然沒有起诉他,因为这是自杀而非谋杀,但他內心卻从此烙印上了一个不能磨灭的痛苦罪痕。这事以后,他们两兄弟的生命也开始有了改变。

  我听过他的故事后,十分同情他的遭遇,为他祈祷之外,更给予他心理辅导,以启蒙的治疗法(Insight Therapy)去逐步带领他接纳自己,接纳自己的父母,接纳自己的环境。他后来经常出席我所主领的军营崇拜,也常探访我的办事处,请我为他代祷,他更询问了不少生活及属灵的问题。每次见到他的出现,他的面色比前更光彩愉快了。他实在是位很可爱的年青人,他的朝气再次呈现於他的工作表现上以及人际的关系上。

  两年后,他告诉我已经有一位知心的女朋友,並打算在年底结婚,一方面可以帮助新一年的家庭生活计划,也可以在稅务上有所得益。於是我代他申请二埠的麦嘉利兰空军基地教堂(McClellan AFB Chapel)作为他行军人婚礼的场所。在婚前辅导时,认识他的未来太太,一位十分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与他很相配,很同心,我打从心底为他俩高兴及感谢主。婚礼结束的欢笑声把我从回忆中带返教堂的现实世界里,我心中不断地为他们祝福,看着他们的背影,相信需要更多的代祷去支持及顾念地把他们送进婚姻的实际生活之中。

  “主啊,你的伟大就在乎你愿意接纳罪人的悔改,给他们新的盼望,新的生活,新的方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