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参军记-美国女兵的自白之十九

一日为军,终身为军

 

  距离服役期满那天尚有六个月,我正式成为了“短工一族”(short-timers)。“短工一族”者是指我们这些快要离开军队的人。“短工”的特性是持有那种喜悅中带有毫不在乎的心态,因为你不再紧张要体能测验合格才可以升级,也不需要担心会被派到世界某一个角落作长期集训,而某个程度上,上司更会放宽对你的要求。只要你安分守己,做好分內事,这六个月应该是最容易过的。(倘若有突发战事,那当然就另作话说。)
  这段期间我收到被大学取录的通知书。(我所期望入读的是一所位於洛杉矶北部的基督教大学。)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最开心的还是收到另一封信。那是加州教育局通知我申请助学金获准,助额差不多跟学费一样多。我所需要顾虑的只是书簿费和生活费。微薄的工资经过四年的节俭和储蓄,该可以维持一年的开支。往后的需要就要看第一年的成绩才作決定。只是,开心之余卻又有点害怕。已经工作了四年;四年沒有全时间读书。虽然也断断续续到夜校进修,但那只是一个学期一科,並不太难应付。如今一下子要读六科,我怀疑自己有否这个能耐来面对;因为不单要合格,还要每一科都是好成绩才有望继续拿取奖学金。不过,现在操心也沒有用,惟有尽力而为,见步行步。
  在很多的“再会”和“祝福你”之下,“短工一族”的日子终於完结。我是在暑假入伍,所以退役时也正好是学校放暑假。我休息了一个月便开始人生的另一个阶段。独自驾驶着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寻找我要去的大学所在处,心中预想整个读大学的经历,早已把自己曾经是军人的事忘掉。卻沒想到这只是一个极其短暂的遗忘。
  美国海军陆战队內有这样的一句谚语:“一日为军,终身为军。”(Once a Marine, always a Marine.)在服役期间我並沒有认真留意或去思考这句话的含意。怎么做了一天军人,便终身仍要做军人呢?事实上,当服役期接近尾声之际,我恨不得快点可以脫离军队的束缚。我厌烦在大热天时穿着厚厚的制服及皮靴;我厌倦每星期几次的跑步;我过腻了军人生活中的各种守则及规条。我向往无拘无束的日子;我祈望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吃喜欢吃的东西。再者,我明白到假若要在军中继续步步高升,我就必须进一步改变自己,变成一个我不愿意做的人。我又怎会甘愿“终身为军”呢?
  原来,我误会了!“终身为军”所指的不是我选择继续去当军,而是我无法抹煞从军经历在我心灵和思想上留下的痕跡。原来我体內除了流着中国人的血以外,还流着军人的血。这在我与別人的交往中最为明显。
  我不明白为何他们沒有什么时间观念,对於“守时”只当作一个提议,而不是自己的责任,更不会把迟到看成对別人的不尊重。我不明白为何员工对僱主的要求和吩咐总是意见多多。我不明白为何他们不懂得珍惜身边所有,反而常为了小事情埋怨。我不明白为何他们遇到困难便轻言放棄。我更不明白为何这么多的公民沒有几点爱国之心,连最基本的选举投票也不参与。我发现每一次的“不明白”都使我随即想到:“军队里不是这样的。”
   相反地,我明白为何有人不厌其烦,每早晨都小心翼翼地把国旗掛在屋前,然后日落时又慎重地收折起来。我明白为何有人在听国歌时会掉下眼淚。我明白为何现在我对於士兵们在看战爭片时的嘈吵会给以微笑,而不是从前的白眼。我明白自由的可贵,又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我明白军人所持的自信,也体会他们要面对的委屈。由於我明白为何有人甘愿为朋友,为家人,为国家,为自己所爱的牺牲性命,至令我更深感受到耶稣基督的伟大。“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曾经沧海难为水”。但,这些改变並不都是悲哀的。它扩大我的胸襟和视野,叫我不再活在从前的小圈子中,去领略生命更多的层面。
   四年的军人生涯过去了。我脫离了军队的控制,不再需要理会它的种种礼仪;只是心底深处,我知道我仍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