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谁比较辛苦

丝苹

 

  读小六的儿子四年级开始在校外的儿童美语班上课,每周两次,一次两小时。教室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以及一座路桥,我不放心他骑单车冒险,所以通常吃过晚饭就由我骑机车载他去上课,看着他进教室我骑回家,时间到了再出门接回。比较麻烦的是遇到寒夜风雨的日子,除非先生提早下班由他开车接送,否则我们母子瑟缩的窘況在所难免。这两年来,我不只一次向儿子抱怨载来载去好辛苦!
  前几天,我在美语班门口引颈等候孩子的身影出现,一个低年级的小朋友兴高采烈冲出教室,相较我的面无表情,小朋友的母亲笑容亲切,在为他戴上安全帽的同时说着:“辛苦了!”然后揽着小朋友上机车。看着他们母子离去的幸福身影,当时我的感觉有如头上被敲了一记。
  为了适应这种僵硬的教育环境,孩子已经很委屈了,我这个不尽责的妈妈卻还扮演一个施压的角色,自私到只在意自己的感官,毫不考虑孩子跟我有着同样的遭遇,我会累他也会累,我会冷他也会冷,我淋湿他也跟着淋湿,而且回家后他还有一堆功课要写,想到这里我竟然不自觉红了眼眶…
  儿子嘟嘴蹲在地上穿鞋,我带着愧疚的心情走到他身边帮他提起了教材袋,摸摸他的头喚着他的小名,站立的他几乎跟我一般高了,我捧起他的脸在他的鼻尖轻啄了一下。顾不得同学见状在旁窃笑,而且要让其他家长也听到,往后每次接送我都会像今天一样,对着孩子大声说出:“今天辛苦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