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好邻居

李永成

 

  我与妻於1994底搬到威基基(Waikiki)的现址居住,晃眼十年多,对门的芳邻也转了好几回:
  先是一位中年的女教师,是白人,斯文安靜,我们相处得很好。跟着是一个日本男孩子,大概是大学生,有点害羞,不常见到他,彼此只是有点头之交,感觉还不错。
  之后是一对美国夫妇,很爽朗大方,那位太太尤其是笑容可掬,但不久他们就搬走了。
  然后住进来一个高大的中东人,棕色的皮肤,浓眉大眼,说话略带一些特別的腔调。偶尔在走廊闻到从他家廚房飘出来的“香味”,就觉得不对胃口,明显的是“非我族类”!
  我平常很少接触中东人,尤其是近距离的接触-我们两家的门相对只隔开四呎,常有碰面的机会。
  与美国白人来往,我沒有什么心理障碍;与黑人来往,我也很自然;与日本人,韩国人当然更容易相处,因为都是黃皮肤,黑头发。但与中东人接触,我就好像有点不知所措!我知道中东人不一定都是回教徒,回教徒也不一定都不友善,更不一定是恐怖分子,然而,在我心里卻有意无意的设了防-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这邻居先是单身一人,不久,妈妈来了,弟弟也来了,有时还多加一两位亲友,访客川流不息。只有一个臥房的小公寓单位,我奇怪他们怎能挤得下四五个“大人”!
  我与妻都希望邻居是简单,清靜的人家,但他们卻是人丁旺盛!
  这邻居关门关得很重。他早上四,五点出门上班,总会把我们从梦中惊醒。有一天我忍无可忍,特別跟他说:“关门的时候,请你注意轻一点…!”他说:“对不起,因为风太大…。”真给他气坏!还好,之后他是比较谨慎了。
  他的嗓门很响,他和朋友谈笑的嗓音常会穿过牆壁传到我们家来,有这样的邻居,注定永无宁日!
  他倒是相当友善,无论在街上或在大楼里,看见我他就远远喊着:“嗨,好邻居!”我当然是礼貌的回应着,但沒有表示特別热诚。我不太觉得他是我的好邻居。
  在一个晚上,有人敲门:是邻居的母亲笑容满面的捧着一盒礼物要送给我们。她的英语非常有限,勉強可以表达,原来是她的小儿子刚从约旦回来,带来一盒家乡甜点。是名产,满满的一盒。
  我打开包裹的纸,里面是个写着阿拉伯字的盒子(是異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堆堆我从来沒有见过的东西(又是異类!)。鼓起勇气,拿一小块来嚐嚐,味道实在不错,有点像我们中国的酥糖,里面夹着各种果仁。
  彷彿耳目一新,我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外表似乎怪異,其实是很甜美的!
  外表看来怪異,只因为我不熟悉,不了解。
  当了几十年基督徒,读了几十年圣经,“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这样的道理我岂不是耳熟能详吗?为什么先送礼物给邻居的不是我,而是这位我认为与我很有距离的“中东人”?我对人原来有偏见!
  这位来自约旦的邻居,原来在很多方面跟我们中国人一样:重视家庭生活,重视友情;勤劳,溫厚,良善…。当然也有人的软弱。我们毕竟沒有太大差異。
  有一首短诗这样说:
“我用主的爱真诚来爱你…,因我见你里面有主的荣美!”
  我们应该以上帝的眼光来看人,这是我要从头再学的功课!
  我们彼此勉励,彼此代祷,求上帝帮助我们脫下有色的眼镜,让我们能作別人的好邻舍,正如主耶稣所吩咐我们的。(路加福音10:25-37)
  最近有人问我:对海峡两岸的紧张关系有什么看法。我知道这是今天许多华子孙都关注的问题。我相信在上位的政府要员早有安邦定国的大计。我认为,我国同胞若能更多遵行“圣经”的教导-努力作別人的好邻舍,“两岸问题”就比较容易解決。我们的国家民族,也必定有更美好的前途。您同意吗?
  这就该从我们本身开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