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笑有时

余卓雄

 

  有一幅漫画,画了一个运动员,手中高举着一支火炬向前走。旁边有两个人,一个问:“为什么奧林匹克运动会的圣火要以跑步递送?”另一个答道:“因为汽油价钱太贵了。”
  我走进了一部电梯,看见里面贴了一张字条:“五楼开关暂坏待修,请按四和一即可。”从四楼行路上五楼的人,沒有一个埋怨的,这字条帮他们上楼梯,使他们甘心乐意。
  在西方,如果被人责怪沒有幽默感,比被指为沒有高深教养更严重。美国心理学家伊莲.卡恩博士认为“笑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幽默感是公共关系的犀利武器,特別是那些常常要在大众面前演讲的人,应该大方地学会自嘲,使场面增加溫暖的气氛。如英国女皇伊利莎白,在美国国会致辞,自嘲身材矮小,在那巨大的讲台背后,只能见到她漂亮的大帽子。
  邓小平的谈话也很风趣,他是一个充满童真的老人,眼睛射出智慧的光芒。
  前美国总统列根被人开枪打伤,送去医院急救。这位共和党的领袖笑问护士:“你是不是属民主党的?”
  圣经说:“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笑的魔力使人血液畅通,肌肉松懈,灵性活泼,能驱逐疾病,鼓舞情绪。
  东西南北杂誌有一篇王蒙的文章,说到幽默:

我希望多一点幽默,少一点气急败坏,少一点偏执极端…。
多一点清明的理性,少一点斗狠使气;
多一点雍容大度,少一点斤斤计较;
多一点趣味和轻松,少一点亡命习气。

  可不是!我在中国办事,觉得有许多同胞们太含蓄,有一次我在桂林一家饭店住宿,柜台前的职员,完全沒有笑容。
  笑的艺术是对世事的欣赏,把缺憾看为完美,把意外看为自然。我们的笑声绝对不是幸災乐祸,逃避现实,胡闹,挖苦。人生以哭入世,以笑去世,正如金圣叹所说的:“岂不妙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