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阿镜

 

青春时我们联手戴上一副眼镜
因此爱上一些朦胧的朋友
我们说要永远在一起
而事实上是我们已经不能相聚
后来我们又联手把眼镜拿下来
眼淚得到权柄
它挥毫写了几个潦草的倒刺

我们甚至分不清楚
什么是目的,什么是意义
我们后来还是不懂眼睛为什么是小帮浦
为什么可以持续送出花瓣
多好的一种戴上
一串戒指不会疲惫
居然可以用眼淚权宜

青春是糊里糊涂
爱当时特別清清楚楚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当场就爱
隔夜就在电话那头隐瞒
炙热的恨
蔚蓝的天空总是拦不住
白云的现形
你在发烧
凹陷了进去

情书沒有法子把玻璃窗擦干淨
啊真是越来越迷惑了
一滴旧眼淚坏了你的专心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回忆多半是病毒
不断产生抗体
我们要对未来仍然保持阴性

这不是弯曲
沒有人会那么直接
就拋棄新的恋人
而事实上可能我们买到的
只是十元的雨衣

窗外的确曾经下着滂沱的大雨
而现在花瓣的确滑倒在这里
永远是一个人扭伤的孤岛
只是粉红了点
边缘涮过火碳
多么用力的色泽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从不怀疑情诗越写越好的原因
从不抗拒在短夜里对自己长枪相见
黑眼圈是螺丝起子
打开你坚守薄纱的蝸牛
多么缓慢的美丽
急遽流失─然后填补
一个新发型的
我们宣称是自然卷起的爱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