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6-09-01


奇里曼嘉露山下

曲拯民

 

  东非洲坦赞尼亚国(Tanzania)的北部有一座非洲最高久熄的火山名叫奇里曼嘉露(Kilimanjaro-以下简称嘉露)其高峰Kibo海拔19,340英尺,终年积雪,状如日本的富士山。雨季除外,每日在晨曦微露的剎那,在它正南二十五英里的茂锡市(Moshi)足可窥其美姿。太阳昇起瞬间,它即为云雾所罩。山前三千至六千尺高原悉劈为农田,高处为森林区。雪山部分倘有专业人领导,攀登达山巅需时五天。
  1848年有两名德国传教士首先探险至此,比自南非至东非到达坦国西部的英国探险家李文斯顿(Livingstone)早两年。此后欧洲各国始知非洲有此高山,但对终年积雪不溶之说未予置信,因它地处赤道。
  这正是欧洲列強窥伺非洲的时期,探险家为自己的国家铺路,结果是英殖民南非与中部各地,德殖民坦赞尼亚,即旧称的坦干尼卡(Tanganyika)。
  虽近赤道,但它处海拔2,660尺高原之上,气候卻是溫和。由於古代火山灰的存积,土地作红色,富钾质及多种矿盐,加上每年印度洋北吹的季候风按时送来适度的雨量,因此茂锡一带农产丰富,德国人有见及此,便決定自海岸的坦嘎(Tanga)兴筑一条通茂锡长220英里的铁路。

  铁路工程始於1891年,步步高原,沿山脈而筑,工程艰困,非洲人工作不力,多次停顿,直到光绪二十三年(1897)德国以教案为借口,強租胶州湾,於建设青岛时期见中国人肯吃苦耐劳乃征僱山东工人,並在上海征求技术人员及翻译,陆续前去。事实上这条铁路在山险工艰的环境下,断续地经过二十年始於1911年完成。
  可值得记念的事是,茂锡人种茶的技术学自中国人,今日茂锡市东面的山下有一处废墟,在今日村民的祖父辈时代被称做Kijiji Shanghai(上海村)。
  或许事属巧合,茂锡市的非洲人大部分是Chakka族,显然具有其他氏族不同的外型,並有些像亚洲人,善经营,会理财,重视家庭和亲属的关系,是否渗有中国血统或受中国习俗的影响,未便妄作结论。今日在坦国政府中的各部门要职茂锡人佔重要地位和成分。

  Kilimanjaro应算作Usambara山脈的西部终点。1967年在此山脈中有葡籍的印度地质学家发现一种蓝宝石,硬度虽不及翡翠,但在凿磨之后比较一般蓝宝石(Sapphire)更光彩,更清碧,灯下则如紫水晶,优美的淡紫。珠宝商与收藏家同珍爱之,由於举世他处所无,即命名Tanzanite


Sapphire

Tanzanite

  自1885年德国经营Tanzanyika到第一次欧战失於英,仅二十九年。战后它受英国托管直到1961年独立,英国统治历时四十七年,与肯尼亚,乌干达同为东非洲联邦的一员。1963年与革命成功的赞济巴(Zanzibar)合併,遂改称坦赞尼亚(Tanzania)。

  1953年,我自MauritiusLa Reunion,Madagascar,Comoros各海岛到三兰港(Dar-es-Salaam)上陆,作商业旅行,它是Tanganyika的首都,持国民政府护照由此签证去肯尼亚(Kenya)和乌干达(Uganda)无丝毫困难。

  嘉露山的茂锡区出产世界最佳品质的咖啡Arabica,勤奋的农民得以维持小康的局面和较高生活水准。产茶区在此山之东,铁路沿线,Usambara山岭之南,海拔两千英尺左右的地区。迄今非洲人称茶为Chai,学自阿拉伯语,亦为泉州语音。
  原来在西方国家未进入东非海岸之前,阿拉伯人在此创设了许多邦国。“新唐书”记有摩邻国,即今日肯尼亚的孟巴萨(Mombasa)北六十余英里处的麻林地(Malindi)。至於唐代前来中土“卷发黑身”的崑崙奴,既有马来族更有非洲人。相传古时的阿拉伯人首贩非洲人为奴,唯其肯学习阿拉伯文宗伊斯兰教者则免之。
  东非海岸的贸易首为腓尼人所开创,(推罗王受托所罗门为建殿做採办),继有希腊人,后为北非摩尔人。波斯人,至终阿拉伯人。在今Tanganyika南部海岸古时有奇勒哇(Kilwa)王国,建於北宋时期,城堡古波斯式,被一位漫遊中东和亚洲东方各地的北非作家Ibn Batuta誉为世上最壮丽的城市,迄今废墟尚存,受国家保护。当年市场所在,郑和遂於第五次西航时,远达东非海岸的木骨都苏,卜拉哇和竹步,三地在今苏马利共和国境,当年中国曾在其南的拉谟岛(Lamu)设一贸易基地,以上各地包括奇勒哇王国,皆为葡人航海家华斯寇(Vasco Da Gama)所毀。他一生东征三次,卒死於印度。他死后,经过数十年,阿拉伯人重新兴盛於东非洲海岸。

  茂锡一带为人煙稠密之地,白种移民在嘉露山西面五十英里4,620尺高原上的阿路西亚(Arusha)建市,它地处海拔14,980尺的Meru火山(已熄)的南麓,土地也极肥沃,原为遊牧民族Masai之世居地。白种人在此种咖啡,除虫菊等特殊农作物,並发展为狩猎,进入世界最大的国立公园Serengiti的出发地,因此铁路伸展至此,並筑飞机场。
  我第一次到茂锡是在1954年,住了三天以后来到Arusha。后来在六十年代又来过两次,其末次是和家人一同前去国立公园看野兽的生态。


Weaver

  1954年在东非海岸挥汗的日子里我初去Arusha市,感暑气尽去,高原干燥,涼爽宜人,到市內公路两侧去听鸟鸣声,细察热带各种鸟类的生态,印象最深的是一种善於编织草巢有些像似黃鹂的小鸟名叫Weaver,过去从未见过。有大树似垂柳,细枝儿随风搖曳,成百的鸟巢编织其上,多数完成,疑在育雏。另有新巢在编织中,时见双双啣草而返,将它穿来穿去,细心做毕,备极认真,巢皆椭圆袋形,大致相同,一律平等,和平相处,无嫉无爭,为人类所不能及。
  我到市郊去参观一间狩猎农场,为德国移民一家人所经营,领有政府的执照,专门捉捕野生动物中的孤儿,受伤的,离群的,就农场中疗养或驯养,准备卖予欧洲各地的动物园或马戏团。时正遇父子外出露营中,母女领导非洲工人搭理农场。我说明来自香港,她们欣然接待,看了各处,一栏內有幼象,将趋前抚摸被止,非洲象与印度象不同,耳大,难驯,有攻击性,故马戏班以小耳的印度象为对象。吃草动物应具溫和性情,但非尽然,斑马难驯,须当心随时踢人,长颈鹿性溫和,但终不能做表演。事实上食肉兽如狮,豹,长腳豹等都可驯服。
  1960年代有野兽名片为英雄式名角约翰韦恩主演,取名Hatari(危险),即在本区完成,借用了狩猎农场的驯兽,加上实地(在Arusha)附近摄制捉捕犀牛和长颈鹿等精彩镜头,一时成为叫座力至高的影片,而那摄入的旅馆我也住过两次。街市上的镜头,有个大碑也被摄入,就记忆,那碑写着“此地在赤道上正介南非角城与埃及开罗的中间”。

  星期日我进入本城仅有一间的英国教堂,本区当时有白种人口约一千二百,那日教堂人满,小学学生同时参加,制服整齐,男女分座,行动与态度都充分纪律化,与今日美国所见竟若天壤,老少男性打领带,着上衣,女性无不戴帽,歌诗幽雅一致,讲道恳切而简明。礼拜前后,院中尽情谈笑,等於每週一次的交际机会,但一经入堂则鸦雀无声,我择后排而坐,看得清楚,未见有人交头接耳,由此可见在殖民地的一般白种人(有少数荷,德,瑞等国人)对纪律,文化精神和自制力的表现程度,是以印象深刻,五十年后的今日仍不能忘。完后我被邀至迎接室,薄有茶食招待,有问及战后香港恢复情形者。一位老年美国商人在肯尼亚首都有间分公司,他邀我前去和他的一英籍助手见面,系中国古物收藏家。后来我依诺前去,也到过他的寓所,原来夫妇都是中国通,退休前隶属英国海军,官至Commodore即准将或作舰队指挥,驻节远东各地,夫妇生平爱好中国古物,北平之大柵栏和琉璃厂皆为常去之地。今日思来,其家存的永乐青花及成化彩花瓷器已必价值连城了。珍品中还有一串翡翠朝珠,虽非透明至上品,但都是精选鲜绿与白色相间的材料,悅目之情无可复加,且粿粿滾圆无瑕可指,分明为逊清宮中物品。

  自嘉露山西行偏北约百二十英里山中有峡谷,名叫Olduvai,於1953年在此发现一个原始人类头骨的化石,说是比1920年在河北省周口店发现具五十万年的头骨化石早一百万年。发现与结论曾轰动一时,后来在此区续有所获,发掘与研究工作的中心设肯尼亚首都Nairobi。今日有人类学博物馆一所,为当年发掘人李奇博士的儿子Richard Leakey所主持。


Olduvai 峡谷

  1963年在儿女们来美读书之前,我一家五口同到国立公园Lake ManyaraNgorongoro Crater一带观光五日。


Lake Manyara

  Lake Manyara在嘉露山西南百英里处,在此可寻见狮子和豹分別棲息在不同的树干上。豹为夜行兽,日间不易找到,向导与司机两任务集一身,国立公园所属的专门人员,他们对於路径是熟悉的。凡在此区观光必僱吉普车以策安全。两次竟日之遊,在荒山野地,仅偶见马赛族的牛群及牧人。车辆倘有故障或深陷水坑(象群挖坑得水而饮)真的要呼天不应,呼地不灵了,此时向空中打信号(夜晚)必有车来接迎的。一路群群野生动物,鹿属最多(十种以上)斑马次之,羚羊动辄百余,群中仅见公鹿三五,此即中国人认为鹿茸为补阴妙品之根据与理论欤?斑马每以长颈鹿为守望,故它露颈之处必有斑马群在侧。象具人性,通常每群二三十,三代或四代同堂甚至兼容几名孤儿。群中祖父辈频频对我们示威,不得过分接近。每次车作退卻,示威乃止。象之寿命与人类同,七十岁算高龄。


Ngorongoro Crater

  由此西北行约十英里便达Ngorongoro Crater为久熄火山口,海拔5,600英尺,其中有湖,每屆旱季,沼泽与湖水皆不枯竭。山口直径约十英里,四面环山,比湖高两千尺,附近野兽为水越山而来,旱季尤甚,一时可达三万头。由於森林稀少,高原气爽,一抹白云凌空而下,粉红色非洲鹤正飞翔,背景的湖水碧蓝,兽类奔驰往来,望远镜下,全境一览无余,巍为人间奇观。在此难寻者仍为犀牛,注视竟日祇见到四头,可见举世有识之士为保护绝种动物正在大声疾呼,尤其反对中国採用犀牛角入药,並非毫无原因。
  嘉露山西南方行约六百里可达Lake Tanganyika,湖边有Gombe国立公园,是世界最早的黑猩猩保护区。1960年代,将绝种的动物在此仅存二百余,为世界各国研究黑猩猩生态的自然园地。据说人类自从有了文化便逐渐变了质。研究黑猩猩的生态对於人类的天性和本质更易於了解。
  近代前往Gombe公园研究黑猩猩生态的学者很多,其中最著名的是一位英国女性Jane Goodall,她与黑猩猩为邻前后至少二十年,就生态与观察所得,写书数本,获博士学位。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有主耶稣,人生精彩有意义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历史典型华盛顿 ✍史述

点点心灵

人生何去何从? ✍吟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