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成语故事

鸡鸣狗盜

天涯过客

 

  鸡鸣狗盜一般指蝇营狗苟,略具雕虫小技之徒。这成语出处是史记孟尝君列传。孟尝君原名田文,是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国宗室,以庶子得父亲丞相田婴宠爱,后继父位,被封於薛县。孟尝君在薛,招纳宾客,甚至亡命罪犯,食客达数千人,势力坐大,颇遭齐君主湣王之忌。
  时秦昭王闻孟尝君之名,如雷贯耳,求见之。时秦国的泾阳君出使齐国,昭王指定孟尝君为回报使者。孟尝君整顿行装,准备西向。门下宾客认为秦国是虎狼之邦,此行甚危,谏止之,孟尝君义不能辞。说客苏秦之弟苏代恰在幕下,对孟尝君说:“我听到木偶和土偶的对白,木偶说:‘天下雨,你将全身溃散。’,土偶说:‘我本是泥做的,溃散后仍为泥团,大雨后氾滥成渠,你随波逐流,不知最后棲身何处。’”。苏代的暗喻,以土偶比泾阳君,木偶比孟尝君,以泾阳君本是齐人,羁旅秦国,充任秦使回齐。孟尝君明白苏代言中之物,於是终止秦廷之行。
  齐湣王见有此大好良机拔除眼中钉,遂以官方下令派孟尝君入秦。初秦昭王闻孟尝君的本领,大大重用之。秦人嫉妒,向昭王进谗:“孟尝君虽贤,是齐国王族也。今相秦,尽知我国虛实,通款曲於齐,秦危矣。”昭王便将孟尝君软禁,且打算将他杀掉。孟尝君知其阴谋,派门客向昭王的宠姬求解,姬索取狐白裘作报,因为这裘价值千金,天下无双。奈何初入秦时,此裘已作礼品送给昭王,他再沒有同等级的狐白裘了。
  在苦思每计之际,随从中一人挺身而出:“我本是小偷出身,黑夜可扮狗,窜入秦宮,盜回此裘。”果然此人在月黑风高时,跳牆攀樑,潛入秦昭王室,取狐白裘还给孟尝君;他立即转送宠姬。姬得裘后,向昭王告“枕头状”。孟尝君是齐国王族,杀之结怨於齐。囚之养此无用之人,徒浪费秦国米饭,不如放他走罢。昭王同意,释放孟尝君。
  孟尝君从囹圄出来,改姓名,易容貌,含枚疾走。夜半至函谷关,秦昭王放掉孟尝君,顿生悔意,传令使人驰马追捕,急如星火。孟尝君至关,见重门深锁,行不得也。秦法有例,破晓时方开关放出行人。孟尝君知道追者将至,如热锅上蚂蚁,幸好随从中有一人能效鸡啼,引起关內众鸡齐鸣。守关者以为天明,依例开关,孟尝君一行人鱼贯而出。果然秦马队接踵而来,间不容发,秦迫兵抵达关口,孟尝君已远遁,真是“鸿飞冥冥,弋人何慕”了。孟尝君赖鸡鸣狗盜者脫离险境,初诸宾客以此二人出身下贱,恥与为伍,经此事后对此二人方刮目相看。
  北宋大思想家王安石对鸡鸣狗盜有独特的看法。他写了一小品文论此事: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得鸡鸣狗盜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盜之力哉!夫鸡鸣狗盜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王安石此文短小精悍,咄咄逼人,的确是绝妙好辞。他看重“一士”,当然是像他一样经纶济世之才,可以強齐制秦,根本用不著鸡鸣狗盜般的小人。我认为他忽视了现实的历史背景。孟尝君和齐湣王有很深的芥蒂,不似他得君於宋神宗,在忌主身前有自全之计已成了一大问题。孟尝君不执齐国之政,有寻找这“一士”的必要吗?王安石放手行新法,元老重臣如司马光等都不和他合作。左右如呂惠卿等都是小有才的小人。他的人际关系颇遭物议。结果在他执意孤行下,新政一败涂地,求有鸡鸣狗盜者帮忙亦不可得也。王安石的政治手腕大大低於后来明神宗时的张居正,以文而论,王安石的个性和文采,跃然纸上。
  我认为孟尝君只宜充任黑社会或江湖帮会的领袖,不是国家栋樑宰相的材料。现列举二事证明之:
  孟尝君经过赵国,赵平原君待他如上宾。赵人素闻他大名,出外围睹之。见他个子矮短,相笑曰:“我以为他是彪形大汉,今视之,乃渺小丈夫而已。” 孟尝君听此语大怒,驱使随从斫杀数百人,遂灭一县以去。“丞相肚里可撐船”,他毫无容量,因一絮语而屠一县,不仁甚矣!
  孟尝君嫉齐王重用秦亡将呂礼,写信给秦相穰候,命秦兵攻齐索取呂礼。果然秦昭王伐齐,呂礼再度逃亡他去。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不惜引敌兵攻打家国,其人格卑劣可见。所以孟尝君只能作鸡鸣狗盜者的首领,为何王安石对他有如许高的期望呢?
  太史公司马迁对孟尝君有比较公允的评价:“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问其故,曰:‘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姦人入薛中盖六万余家矣。’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虛矣!”孟尝君以疏财仗义,浪得虛名。司马迁微言大义,点出他为社会毒害,若生在二十世纪的美国,定为黑手党领袖无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