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风花雪月大理城

李玲

 

   云南在中国的边陲,大理在云南的边陲,最美的风景养在深闺人未识。走进大理城,可约段家公子论诗比剑,痛饮白族女子手上的三道茶,或是听下关的纷乱的风,甚或在苍山洱海边做一片漂浮的云。
   一个风花雪月般的慵懒的城市,最好活在梦中,卻又能用手抚摩。

   在下关的风中撒野

   在乡村扛着板凳到晒穀坪上看五朵金花的时光过去了,记忆里只留下金花姑娘的模糊形象,还有曲调恬软的“大理三月好风光”。那时就遙想,若有一天与大理邂逅,在传说中的风花雪月之外,所有的白族姑娘是否都长着金花一般的脸庞?
   后来又神往与段氏公子在苍山腳下比一番剑艺才情。一阳指,六脈神剑,金庸描摹了一个在俗世以外高潮迭起的武侠梦,大理段氏也行走在这梦中,宛如大理处处淡然绽放的茶花。

   五月,穿行於大理古城的街头巷尾,风花雪月与剑光侠影都隐居何处?
   初到下关,大理的第一个“大礼”便是扑面而来然后再也无法逃脫的狂乱的风。开始不适应,发乱衣飞躲藏无处,渐而卻忽然发现,自己成了荒野中一个贪玩得忘记回家的孩子,在风中往来奔走,在风中学会享受撒野的滋味。
   苍山洱海间,大理古城如一个无语的剑客,默然凝视着时光的远去。南城门洞顶额一块大理石碑上“大理”二字,苍劲飘逸,与顶层楼簷下悬掛的匾额“文献名邦”遙相呼应,似乎隐晦地昭示着这个剑客挥手间寒光闪过时,曾名镇一方。
   五月天,在洱海边上几个残破的帆板一侧,榆树叶子已是纷纷扬扬。和滇池相比,洱海的水似乎要清澄些许。

   周城赶集的妇女们

   船舱窗戶之外的洱海,天空灰蒙蒙的,丝丝小雨远离了下关的风,感觉柔和了许多,煙雨迷离中,云不断变幻着各种姿态,群山忽隐忽现,岸边白色的白族建筑影影绰绰,倒立在碧绿的湖水中。间或一艘小船打破了湖面的宁靜,渔人悠閒地唱着山歌,湖光山色中,让人以为误闯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一条绵长的山边小路,带给人们的遐想永远比可以讲述的故事多。至今,苍山山麓仍盘亙着那条青麻石铺成,宽二米,全长六十多公里的古道。两侧由南向北分佈着天生桥,将军洞,太和城,南诏碑,崇圣寺,蝴蝶泉等铭刻许多往事的遗跡。斜阳中,漫步其上,谁也不曾做声,一下就入了马致远“天淨沙”的意境: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苍山可爱,不仅因为古道,更因为她身在大理高处,上苍山便可鸟瞰洱海及古城全貌。乘缆车上山,掠过茂密的松林和杂生的灌木,云雾飘渺中,便觉得自己也做了一次神仙。

   未必有丽江的古朴和气势,大理古城带给人更多溫和,平淡中更有许多惊喜,那晚悄然入城,只见街口一家服装店门前,秀丽少女与一只腊肠狗共舞,目光盈盈,舞步盈盈,闪光灯亮了几次,少女只是含蓄地一直微笑着,不发一言。让人感觉时光是凝滞的,片刻也脫不得古城的侬软溫润。
   宽阔的青石板路,长满青苔的老屋,庭院里清雅秀美的花草,街前潺潺的流水,随风飘动的树梢,烤乳扇的白族阿婶,卖茶花的小女孩,一针一线在攤子上做紮染的白族阿妈…在大理原来从容与淡定最为可贵。
   当所有的乡村都渴望戴上城市的帽子,苍山洱海周围的这块地方卻试图努力挽留一些田园牧歌的诗意。因为收留过流浪至此的一位美国遊记作家,甚至让他的创作人生发生彻底改变,洋人街便成了外人仰慕的一隅。五月的阳光下,穿着老头衫的洋人骑着三轮车穿行在街道上,后面是帮他推车的白族小伙;穿着吊带衫的高大美国姑娘,背着背包在无目的地张望。
   夜幕降临的夜晚,柔和的灯光,流水般的音乐,淡淡的花香装饰着安靜的古城,到底有什么理由,南来北往的遊人踏上这块城池,便好像变得拋卻了喧嚣和浮躁,走在石板路上,沒有了离家的惆怅,只顾得听自己的腳步在安宁的街道上发出轻微的回响。

   三道茶:喝不透过往意境

   在大理,三道茶本来是白族喜筵上招待贵客的风俗,现在多作为民俗表演了。
   第一道茶,称之为“清苦之茶”,寓意做人的哲理:“要立业,先要吃苦。”第二道为“甜茶”,当客人喝完第一道茶后,主人重新用小砂罐置茶、烤茶、煮茶,与此同时,还得在茶盅內放入少许红糖、乳扇、桂皮等,待煮好的茶汤倾入八分满为止。第三道茶称之为“回味茶”,其煮茶方法相同,只是茶盅中放的原料已換成适量蜂蜜,少许炒米花,若干粒花椒,一撮核桃仁,茶容量通常为六七分满。
   三道茶冲泡程序说来繁复,一般不过是三杯茶汤一敬过罢了。所谓一苦,二甜,三回味,喝过一番,卻无论如何感觉不到原有的意境了,未免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懒人宜居的城市

   大理懒人,源於段氏。段誉便如是,得过且过,使上“六脈神剑”亦“何以如此,自是莫名其妙”,时灵时不灵,也不去寻根问底,确实懒得可以。
   在大理街头,起码有三样东西可以懒得心头痒:其一,吱吱悠悠的马车,其二,暖暖洋洋的阳光,其三,鸟吧和懒人书吧。
   一个阳光煦暖的早晨,醒来拉开落地窗帘,外面是云南高原透明的蓝天,和苍山清新山岚滋养过的开满鲜花的庭院,如小貓一样蜷在柔软的床上、养足了睡眠的人儿,心底涌上一股暖暖的感触,深感自己沒有白活这半生。
   溫暖的阳光,苍山顶上的积雪,透蓝的天空上几丝悠閒的云,点缀在古城各个角落的花卉。想起那一句话:当你爱上一个地方,许是由於那独享的瞬间。当你爱上一个人,许是由於某些特定的时刻和心情。大理慵懒的生活气息,会让我们以外的其他人留恋吗?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