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场属於夏天的革命

-致 阿镜

春华

 

多么希望
我的耳朵现在可以告诉你
它正在经历一场怎样惊奇的
属於夏天的革命
浩浩荡荡的波纹
在螺旋状的阶梯后头
一面水作的帘幕
阻绝我与外部世界的战斗
我喜欢那些用粉笔划出的半圆
我站在里头
和你一起下雪

如果有那么一天
我不担心
看不见你写的诗句
事情向来如此
你写的诗我从来无法用眼睛读懂
眼睛,只能用来拆开一封平面的书信
骆驼的双峰会让它着火
现在可好了
我终於可以光明正大告诉你
去问我的耳朵
它擅长误听
擅长一切立体的
跟幸福有关的事情

许多年后
也许我们的耳朵很容易就会想起
2006那年,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光荣的夏天
我们把眼睛交给社会菁英分子
去罢免一个带来災难的,平坦的领导人
但是把耳朵交给水
降下雪花的手臂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