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肚腹与心灵

谢锡命

 

  小孩只知馋嘴,不肯动脑筋认真读书,妈妈便焦急说:“你可別吃塞了心啦!”这话道出慈母的心:她不是不让孩子吃,而是怕他纵肚腹之欲,终日好吃好玩,心灵闭塞了。
  上帝造人,肚腹与心灵本来並不矛盾,它们各司其职,相得益彰。然而,人们卻偏重肚腹,轻忽心灵:“民以食为天”,“吃得是福,穿得是祿”,“食,色,性也”…在一片看似“天经地义”的舆论熏染鼓吹下,恣肚腹之欲,在吃上下工夫;肚腹主宰心灵,压抑心灵,窒息心灵。
  大吃大喝的现象,作为一种社会风气,不是古已有之,而是现代社会的产物。不错,古诗中确有不少诗言及“酒”与“宴乐”,但它们大都是诗人对社会不满,借酒消愁,自我安慰之作,並且常言过其实,以文学夸张手法写成。现代人卻错误地以为,自己今日的酒海肉山,正是师法古人“诗酒文化”的情趣,对中华烹调艺术的发扬光大,而大快剁颐,心安理得。


李白

  唐代著名诗人李白(701-762),既有“诗仙”之美名,又有“酒仙”的雅号。这后一个名字的由来,不是根据文献记载,他在吃喝方面创造了唐朝“记录”,想来是因他说过不少诸如“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行路难”三首之一),“黃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忆旧遊寄谯郡元参军”)之类豪放不羁的话。若我们因此就得出结论,以为这位有理想,有抱负,热爱祖国山河,重友情的诗人,是个酗酒之徒,饕餮之辈,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有一首诗“宿五松山下荀媼家”可作证: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历尽世态炎涼,权贵白眼,晚年过着漂零生活的诗人,端着那碗秋作夜舂农家妇煮好的香喷喷菇米饭,百感交杂,“三谢不能餐”,他是个多么富於同情而內心世界高尚的人。相形之下,今日挥霍万金,豪饮暴殄之士,有谁席间忽然想到世上饥馑的人,便投箸停杯,不能下咽呢?


刘伶

  魏晉南北朝时,文学史上有段称为“正始文学”的时期(240-265),当时活跃於文坛上的是“竹林七贤”。他们与世不合作,崇尚虛无缥缈的玄学,寄情山水,过着放浪的生活。刘伶乃其一,据传,他为了畅饮,就算豁出生命也不顾,每出必攜酒,嘱童仆背锹相随,说:“死便埋我”。他何以作此惊世骇俗的怪诞行为?宋人叶梦得(1077-1148)在其“石林诗话”中解释道:“晉人多言饮酒有至於沉醉者,此未必意真在於酒。盖时方艰难,人各惧祸,惟托於醉,可以疏远世故…刘伶之徒欲用此为保身之计”。叶梦得还引南朝诗人颜延年(384-456)的“五君詠”诗以佐证:“刘伶善闭关,怀情灭闻见。韬精日沉饮,谁知非荒宴”。所以,他认为“饮者未必剧饮,醉者未必真醉”,只是对付当时统治者政治迫害的自全之策。他又进一步劝戒:“后世不知此”,以为慕名士风范而“溺於酒”,那就害了自己。今天沉迷吃喝的人,其见解何下於古人!
  真正“认认真真”吃起来的是今人。吃出了阔气,豪气,霸气;吃出了级別递升─千元桌,万元席…斗奢爭豪,为显金钱“实力”,扬其名造其势;吃出了名堂巧立,刁钻野蛮:金箔宴,猴脑宴,人乳宴;吃出了“併发症”,嫖赌,贪污枉法,罪案並行。真的是席间卷起万千风云,乌天黑地,遮盖了心上晴空。
  这不是简单的奢糜坏习,“风气”问题,乃是应了圣经的预言:“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爱宴乐,不爱神”(提摩太后书3:1,2,4)。圣经又教导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食物是为肚腹,肚腹是为食物;但神要叫这两样都废坏。”(哥林多前书6:12-13)暴饮暴食,不仅带来高糖,高血脂,高胆固醇,而且肚腹的恹饫,使人忘卻心灵的饥渴,久而久之,心灵麻木昏暗起来,被物慾“辖制”,只看重,贪恋行将“废坏”的,失卻了对真理,对圣洁,对永恆的追求。“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罗马书16:18)“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立比书3:19)。
  这是不可取的。“因为人心靠恩得坚固才是好的,並不是靠饮食。那在饮食上专心的从来沒有得着益处。”(希伯来书13:9)。什么是人类必须得着,超乎单纯纵肚腹之慾,而属於永永远远的恩典呢?那就是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借祂宝血洗清我们的罪,吃祂赐的永生的“粮”。祂说:

“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
“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约翰福音6:33)

所以,我们孜孜以求的心要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转,“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约翰福音6:27)。每日,神赐“我们日用的饮食”(马太福音6:11),我们怀着满足而感恩的心,“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哥林多前书10:31),这是肚腹和血肉之躯所需。我们更需要那“存到永生的食物”。赢得这“食物”的“劳力”,是一个人的“信心”;吃下这“食物”的不是肚腹,乃是靠心灵。
  让我们欢欢喜喜,同赴主耶稣的筵宴,凡被请的“有福了!”(启示录19:7-9)我们将“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23:5,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