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美国独立的播种者

冯虛

 


小莱星屯草场中民军持枪像

  在波士顿(Boston)西北郊约十哩的地方,是靜谧的莱星屯(Lexington)镇。那里居住人家的矮石牆,有的比美国立国的历史更早。
  有个小莱星屯草场Lexington Green,有几块堆成未经凿的石头,上面站着民军(Minuteman)持枪的雕像,标识着独立战爭的肇始。立像的座上,刻着派克(Capt. John Parker, 1729-1775)的名言:“坚守你的阵地;除非对方先发射,不要开火;但如果他们想要战爭,就在此开始。”不远处,是历史性的翰考克—克拉克牧师住宅(Hancock-Clark House, 1698),牧师家列为国家历史文物保管的,在此之外,想来还不会太多。


刻着派克名言的石块

  克拉克(Jonas Clark, Dec.25, 1730-Nov.15, 1805)是莱星屯教会的牧师,长达半个世纪。1752年,哈佛学院毕业。1755年,继翰考克任莱星屯教会牧者。从1765至1776年,英国与美洲殖民地关系紧张的时期,他是当地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克拉克治家谨严,每天早晨,他站在楼梯口,按名逐一喊十二名子女起床:“閒懒的人有祸了!”他治理教会,也是井井有条,待信徒如同子女一样。在殖民地联合抗爭印花稅的会议中,他亲自拟订纲要,指示地区出席的代表,立场坚定而有理性。


克拉克牧师住宅(Hancock-Clark House, 1698

  他慷慨乐於接待客人。1775年四月十八日,那天晚上,克拉克正在他的牧师住宅,宴请波士顿领袖翰考克(John Hancock, 1737-1793)和撒母耳.亚当斯(Samuel Adams, 1722-1803),当赖卫(Paul Revere)在飞骑传警的时候,警告新任麻萨诸塞总督戈治(Gen. Thomas Gage, 1721-1787)派军要进行捕捉的独立领袖,正在他的餐桌上。客人问他,莱星屯的居民会不会起而反抗。他满有信心的回答:“我训练他们,就是为了这一天!他们定会奋战;必要时也会死,就在神家的荫下。”
  就在第二天,四月十九日,英军果然来了。七百名耀武扬威的英军,与七十七名本地民军对峙。到底是谁先开火,难以确定。莱星屯的民军众寡悬殊,有十多名阵亡,其余的散开了。
  独立战爭最早的血,就流在距牧师住宅不过几十步的地方;殉难者是他的会友。克拉克牧师看到他们的屍体说:“这天要成为世界自由的日子。”莱星屯就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出生地。
  原来英军不是要了捉拿反抗的领袖们;他们得到密告,在附近的康可德镇(Concord),有民军储存的军火。民军已有警讯,把大部分军火移走密藏,其余的销毀。英军从莱星屯继续往西北行进;在康可德河的北桥,遭遇320至400民军的奋勇抵抗;他们展开游击战,从路旁的房屋,猝击的枪弹遽然飞来。英军损伤惨重,从原路撤回。总计英军损折273名,民军损折95名。
  至此,双方敌对形势已成,独立战爭的序幕开始。残暴的集体屠杀,引起殖民地各州群情洶涌。麻萨诸塞集合民军16,000人,於次年三月,包围波士顿。1775年六月,第二次美洲殖民地会议,举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为总司令。
  1776年四月十九日,克拉克在纪念莱星顿屠杀的讲道中说:

“在十九日拂晓,他们进入了这镇,开始了屠杀。他们拔出暴力的刀,加於镇上的居民,其残暴凶蛮,使最硬心的野人羞恥,他们流无辜人的血…那边的土地,可见证我们被杀弟兄无辜的血!在那里,慈祥的父亲流血,那里他亲爱的儿子!那边是头发苍白的老人,那边是青春的少年…他们的血不会白流,他们的血绝不白流!…不公义,迫害,暴力(更不论流无辜的血),那位宇宙的统治者绝不会无睹;或早或迟,报应将临到那些作恶的人。”

  同时,他勉励会众,要坚心信靠神:

“不论是迫害者的凌辱,我们可爱的家园被焚烧,以至我们无辜的弟兄被屠杀,都不能激使我们向神抱怨或怀怒…我们被击打越重,伤害越深,我们应该更加知道信靠神。”

  这样,牧师是神的仆人,不是为皇家僱用的仆役,应该站稳立场,传讲神的话,不是党同伐異,思想在胃里面,作当政者的应声虫;而是以真理的杖领导羊群,行在义路上,以神的道餵养会众,建立教会。
  圣经中记载,神说到牧者的职分:

“我曾与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约。我将这两样赐给他,使他存敬畏的心,他就敬畏我,惧怕我的名。真实的律法在他口中;他嘴里沒有不义的话。他以平安和正直与我同行,使多人回头离开罪孽。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人也当由他口这寻求律法,因为他们是万军之耶和华的使者。”(玛拉基书2:5-7)


富兰克林

  到1776年七月四日,在非拉铁非(Philadelphia)的美洲殖民地会议,正式通过“独立宣言”,断绝与宗主国英国的关系,为独立而战的目标,更加确定。在宣言的结语说:“我们坚信倚靠神圣的护佑,以我们的生命,财产,和神圣荣誉,共同信守。”
  其重要的转捩点,是经过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在巴黎的促请,法国於1778年六月,正式对英宣战,並派海陆军助美作战。局面才转为明朗。到1781年十月十九日,在约克屯被困的英军康华立将军(Gen. Charles Cornwallis, 1738-1805)投降,独立战爭胜利。再经二年交涉,1783年十一月,在巴黎,英国签订和约,正式同意十三州独立。1789年,宪法制订完成,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正式成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