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问与答

不要怪挪亚

 

有人指圣经说,神咒诅有色人种,赐福白人,真的有这种事吗?

 

  当然沒有。
  圣经是神的启示,绝不会有种族歧视的教训;但人有一种艺术,会把自己的意思解释进去,讲“这是神说的”,“神的话如此说”,其实是人造出的“神话”。其中之一,是“含的咒诅”。
  事情的起因,是在洪水以后,挪亚成为复新的大地主人,在地上种葡萄园,醡出的葡萄汁过多,缺乏冰箱或真空收藏的技术,自然变成了酒。(不信你试看,结果也会相同。)挪亚喝醉了酒,赤身躺臥睡去;挪亚三个儿子中的含发现了,出去告诉他两个弟兄;闪和雅弗就拿了衣服,倒退着进去,遮盖父亲的赤身。
  挪亚醒了酒,知道发生的事,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愿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又愿迦南作他的奴仆。”(创世记9:20-27)

  经过了四五千年之久,到了十九世纪,白人兴盛起来。有的白人说:“啊哈,原来我们侵略黃人,奴役黑人,都是圣经的应许!”还有比这更方便的根据吗?
  他们以为雅弗是白人的祖先,闪是黃人的祖先,含是黑人的祖先。既然这样,黑人被奴役是“天命”啊!不仅可以心安理得,还近於替天行道呢!
  如果神的话被这样解释,利用,还有什么话好说?
  黑人真该被奴役吗?白人是从什么时候富強的?在十六世纪以前,沒有谁找到这样的根据;只是到白人得势了,才说这种话,说得声音也自然很响了。
  在圣经历史中,埃及(麦西)及非洲地区,原是文明古国,世界历史早有记载;从亚伯拉罕时代,埃及文物即傲视世界;司提反见证“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使徒行传7:22),当然不会是腹笥甚俭的称许;河马史诗中的英雄奧德修,就说到埃及医药的进步;现在世界通用的时计,以六十进位,也是从埃及来的;如果不数典忘祖,连基督教早期的大哲学家奧古斯丁,也是非洲人。
  十九世纪,所谓“颜面角”的假科学,以为额头向后倾斜度大的人,是智商低的表现。那只不过是为歧视黑人的假设。至於“含的咒诅”其说法,是说世人要从闪族出来的基督得救恩,住在他的帐棚中得庇护;而迦南(基遍)人在圣殿中服役。
  在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非洲的“古利奈人西门”(路加福音23:26),有为主代背十字架的光荣;在教会初建立的时候(使徒行传11:20),非洲的古利奈人,於开荒佈道有分;更不必说腓利向非洲的埃提阿伯太监传福音,开福音之门了(使徒行传8:26-39)。
  神“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使徒行传17:26),拯救人脫离罪恶,归从主耶稣基督而得救恩,作神的儿女,並沒有分別。人怎可因肤色不同,对人歧视呢?那更不是信主的人所该作的。
  圣经不是侵略的工具;挪亚的方舟,代表基督救恩的起源,決不是种族歧视的借口。(文中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