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奇特的母爱

李玲

 

蜣螂“不卫生的母爱”


屎克螂滾粪球

  蜣螂俗称屎克螂,是一类十分有趣的甲虫。它们的身体油黑肥胖,头上长着一排坚硬的角,像个钉耙。夏秋季节,蜣螂看到地面上的粪便后,先用头上的“钉耙”将粪便堆集起来,然后用前“腳”拍打成球形,这时雌雄“屎克螂”双双合作,一个在前拉,一个在后推,使粪球朝前滾,越滾越大,这就叫“屎克螂滾粪球”。粪球滾到一定的地方,雌蜣螂用头和“腳”在粪球上挖个洞,将卵产在里面,然后再把粪球滾到洞里,用土盖起来,孵化出来的幼虫靠粪便当粮食,一直在泥土中化蛹。

 

澳大利亚蜘蛛“极端的母爱”

  婴儿如果缺乏足夠的食物很难存活,所以母亲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孩子吃饱肚子。澳大利亚蜘蛛在产过卵后,再也不会看到孩子们“长大成人”,因为它要躺在它们中间慢慢液化,将自己变成一种可以食用的粘性物质,让孩子们在生命之初得到足夠的营养。这是以极端方式表达母爱的典型例子。

 

哺乳动物篇

  绢猴(Marmoset)“拟人的母爱”。在亚马逊盆地,已做妈妈的小绢猴外出寻找食物时,像人类一样,也将孩子交给“外婆”和“姨妈”照料。人类学家将这种非常原始的做法称为“分派父母”,即沒有子女负担的动物帮助照料亲戚的孩子,许多动物包括蜜蜂,大象,狮子,狐猴,蝙蝠和鸟类都会这样做。但“分派父母”並不是无条件的,如果自己有孩子需要照看,他们就不会“管閒事”了。“分派父母”这种互助方式对两代动物都有益:成年动物可以借此顺利地传宗接代,子代动物则多了几个关怀自己的“代理母亲”。

 

  美洲黑熊“残酷的母爱”。许多哺乳动物包括人类都会有意识地延长哺乳期,为的就是推迟下一次受孕时间,因为哺乳可以抑止排卵。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人类学家萨拉.哈迪说:“所有哺乳动物母亲都懂得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来为自己和孩子的生存服务。”可是如果这种资源管理失败了怎么办?母亲在沒有准备时小生命就降临了怎么办?如果婴儿先天不足,有可能终生受折磨怎么办?人类在面临这些问题时往往显得束手无策,但动物世界的母亲则会表现出一种令人吃惊的冷靜与理智——棄婴或杀婴,为的是不让宝贵的资源浪费到这些“无底洞”中。美洲黑熊通常一窝生两到三只幼崽,如果只生下一只,熊妈妈就会丟下它不管,因为在熊妈妈的逻辑里,如果等到来年多生几只,孩子成活的几率会大得多,因此就不愿白费体力了。而一胎生下三四只幼崽,美洲黑熊则会废寝忘食将小熊“培养成人”。许多鼠妈妈则会对新生儿进行“体检”,将发育不良的幼鼠一口吞下,这样做不仅可以提高幼鼠的整体健康水平,还能给自己补充宝贵的蛋白质。

 

鱼类篇

  章鱼(Octopus)的“慈母”心肠。海洋中的章鱼,实属软体动物,是墨鱼的近亲兄弟。雌章鱼在产卵期间,真是奇妙得很,它的孵化过程要经过数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在孵化期內,雌章鱼绝对不允许任何海洋动物靠近它一步,即使是自己的“丈夫”误进它的孵卵窝,也照样不认情非把自己的丈夫活活咬死才罢休。雌章鱼不但时刻不离地抚爱着自己的卵子,而且还会精心地给予保护,並经常给卵子冲水“洗澡”。当小宝贝孵化出世后,虽很快就能自由生活到处漂遊,但雌章鱼仍癡情地守卫着剩下的空卵壳,日复一日,始终不肯进食,直到自己饿死为止。

  乌鱼的“母子情深”。小乌鱼的母亲在产下大量的小乌鱼之后,因为耗尽了太多的元气,它的双眼会失明。小乌鱼跟在母亲身边非常伤心,为了让它们的母亲身体早日恢复,趁母亲看不见的时候,一条一条游入它们母亲的嘴中。它的母亲误以为是其它的鱼类而把它们吃掉了。当母亲因为获得很多元气,两眼渐渐复明的时候,当它看到自己所吃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子女,它自伤心欲绝而停止继续再吞食,它们的母子情深,真是令人感动。

 

海洋动物的“母爱”

  生男养女是人类的天职,亦是人们义不容辞的任务。而在海洋世界里,水生动物的“母爱”同样屡见不鲜。

  爱子如命的鳄鱼

  海洋中的鳄鱼长得丑陋不堪,且嗜杀成性。可它卻是出类拔萃的“慈母”。每当繁殖季节,雌鳄鱼就爬上陆地,将自己的卵子,精心地埋在早已挖好的沙坑里。在其后几个月的漫长日子里,雌鳄鱼忍饥挨饿,始终寸步不离地严守在卵子的周围,直到亲生的儿子孵化出世,才肯离开。
  別看那兇恶如狠残暴成性的鳄鱼,它对待自己的子女非常和善,可亲。失去后代是鳄鱼一生中极为痛苦的事。即使当它遇到“孤儿”,也会立刻用自己的嘴巴将其叼到窝里,並用力挤出自己的宝贵乳汁给予精心哺育,直到它们长大,才各自回到大海之中,雌鳄才开始新的正常生活和繁育后代。


滇金丝猴

  妈妈怀里最溫暖

  滇金丝猴与自己刚满月的孩子在一起,总要把它抱在怀里。每次坐在地上时,怕幼仔受涼,细心的母亲都要把自己的双腳垫在孩子的小屁股下面,可谓“无微不至”。

  舐犊情深

  小旋角羚落地后,是被母亲万般慈爱地舔舐着站立起来面对这个世界的。一旦认为自己的孩子受到威胁,溫顺的母旋角羚会立即把自己的武器——头上的角对准敌人,勇敢地冲上去。

 

  在动物的世界里面,它们的母子情深跟人类完全是沒有两样的,难道我们不能夠将心比心吗?为了满足口福之欲或是得到营养滋补捕杀残食动物,从而造成动物朋友们的骨肉分离,难道我们人类真的一点爱心都沒有了吗?“非典型肺炎”也许就是动物对我们人类的报复,朋友们,爱护动物吧,保护生态吧,因为我们同住一个地球。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