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参军记(十二)

无聊中的乐趣

 

  灯光把房子盖上一层微黃。室友带我到来这里与她的朋友閒谈。她们到底是怎样认识的?室友跟我一样,都是刚来报到的新兵,正在接受基本货仓管理的课程。而她的这位朋友是在这个基地驻守工作的女兵。她们既不是一同工作,也不是住在同一座宿舍,相遇的机会不会多。也许,当你处於一大群陌生人中,你便会很自然的,很快的去寻找与自己有共同点的人来做朋友,纵使这些共同点只限於性別和种族。
  坐在椅子上,听着她们的对话,觉得很无聊。虽然如此,我那位友善的室友认为带我去听一些,讲一些无聊的话,及去做一些无聊的事,总比我自己一个人在房中发呆好。
  “无聊”似乎就是在军校这三个月的写照。

  我所被派去的军校是处於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傑克逊维尔市(Jacksonville)的 Camp Lejeune內。那个基地靠海而立,基地中间有一条流往大西洋的大河,名为New River。从宿舍步行不远,便可以坐到河岸上欣赏日出。从高空往下望,傑克逊维尔市是一个被树林和农田包围的小市镇。这个地方最高的建筑物便是基地內的医院。其他的多是一,两层高的房屋,商店及办公室。最接近的室內购物商场(shopping mall)是在五十哩以外。而整个市镇內只有一间中国饭店。市镇虽小,但卻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国內的主要基地之一。若然把这个基地搬出,把所有军人迁往另一个地方去,傑克逊维尔市中至少有一大半的店铺要倒闭。

  “无聊”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在这样细小的市镇內,並沒有公用交通工具可言。除非你有一部汽车,要不然,你根本不会踏出基地半步(单从宿舍到基地內的购物中心便要步行约二十分钟)。不用说往基地外的市镇上溜连,沒有汽车,就连在基地內走动也十分不方便。
  “无聊”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所读的货仓管理的课程实在太容易,以至每天晚饭后都无事可为。虽然在军校差不多每一天都要跑步或练习步操,但这儿不是基本训练营,沒有训练官从旁支配每一分一秒的使用。这儿並不是家,宵夜,杂食,爱看的书及电视节目一概不存在。房间里除了有三张单人床,三张细书桌连书架,和一个淋浴室,什么都沒有。有的只是带来的日常用品,军人制服,几套衫裤和鞋袜,信纸,文具和圣经。若然想看电视,就得到宿舍的大堂去(其实这个大堂一点都不大)。可是,那儿经常坐满了人,而且也只能看多数人选择看的节目。须知海军陆战队中女兵的数目少之又少(很多宿舍都只有男兵),以致播放的节目都是以男性偏好为主。而聚集在大堂外一班新兵的对话很多时候比电视所播放的更色情,更粗暴,更难入耳(这些新兵中有男有女,当然,男的数目比起女的多出三,四倍)。所以我情愿留在房中阅读及写信。
  从前在基本训练营中,除去烫衣服,擦鞋,溫习功课等必须要做的事,每天只剩下十多分钟来读信写信。如今多的是时间,卻又发现能畅所欲言的机会並不多。首先,有很多事不能向家人提说。因为无论我讲些什么,就是鸡毛蒜皮的事(根据姊姊的通风报信),我妈妈总会找到大堆理由来担心。因此,写回家的信越短越好。又或者只报好消息,其他的事只字不提。其次,也不能常常去信给在三藩市的朋友。起初还经常收到友人们的信。日子长了,来信便相继減少。因为他们各有自己忙碌的生活,哪有空顾虑到我。所以,去信的机会便少了。於是,我做了一样以前从未做过的事。
  大约用了一星期的时间,我一口气把圣经从第一页读到最后的一个字。这样的读法使我对圣经另眼相看。似乎,从前的读法就像从一本小说中抽几段精彩的对话来品嚐思考。这一次卻能看见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脈。从前对圣经的认识,又有如一个人把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切成小段,然后间中拿一小段来聆听欣赏。如今卻把此曲由头到尾的听一回;深深地,切实地,真正地去感受和领悟当中美妙的旋律。

  “无聊”也有其他的好处。它叫我有时间去做喜欢而平常很少有机会做的事。在香港长大的我特別钟情有水的地方。山溪,小湖,河流,大海,只要能住在近水之处,心情便自然的好起来。故此,在週末,或早上,或傍晚,我会带同日记簿到河边去漫步。累了便选一块平滑的石头坐下。面对隔岸的林木,任由波浪把闪闪银光拋向我身上来,呼吸着身后丛林青绿的香气,听着浪涛声缓缓地把我带进另一个世界去。
  曾经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你有否留意到,生长在乡村农田的人,及经常与大自然接触的民族,总比生长在城市的人更容易接受神,亲近祂?无他,只因越与大自然接触得多,越察觉得到大自然是充满奧祕,也体验到人的渺小,意识里知道冥冥中是有主宰。”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篇19: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