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贪肥的鑑戒

冯虛

 

  新年伊始,假期还未过完,美国慈善机构就有人来排队捐献。
  不是忽然慷慨,也不是送年礼,而是受到国会“游说大王”亚伯兰冒(Jack Abramoff)的感动。
  据报道:亚伯兰冒神通广大,以金钱为诱饵,买动了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们。他的方法很简单,拿出现金,对方点头,使他的意旨成为法案。他咬出涉案的接受者,上至白宮,及於两党国会议员及政府官员,人数可真不少。在电视访谈中,记者问前国会议长金睿治(Newt Gingerage)说:这样岂不是贿赂和贪污吗?他不反对这说法。在另一广播访谈中,有个声音说:“看来今天美国政客的道德原则,跟人类第一种肮脏职业〔指娼妓〕差不多。”
  “游说”(Lobbying)这名词,源於Lobby,意思是公共建筑的入口前厅,走廊等地方,有些特別利益的人,在议员或政府官员的办公室外,关说影响決策。根据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人民有诉愿的权利”。当然范围可以扩展,地点也可以在旅馆,餐厅,高尔夫球场,或球赛场上,以至私邸中,几乎是不择手段,为达目的,只有良心可以判断。
  在另一方面,美国国会中,是世界上律师议员最多的地方。在英国,国会议员中只有三分一是律师;在美国则约达三分之二。知法是一回事,並不防碍犯法。当然,世界上別的地方,只一更糟。前几天,传播界报导:美国的贪污记录,只佔世界上的第十七位。如果这数字可靠的话,也不能表示贪污积额,恐怕会排名高得多。前几年,一宗行贿案闹得公开了,国会议员有五人坠入法网,犯罪判刑的比率,约为人口百分之一,是任何团体中最高的;这次有希望达到更高的纪录。
  贪污要有机会,才可以促其实现。到底那还不是机会均等的生意。许多人想,但捞不到手。以前有个以廉正有名的人说:“我不是不想贪污,看到別人生活过得好,也是心动,也会眼红。只是年轻位低的时候,不敢贪,怕受惩丟官;后来位子高了,不愿贪,为的是怕有碍名声和前途。”这才是实在话。
  现在的文化,是无制的文化;要满足自己,要提高自我形象。如果你不看別人,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少享乐的机会。“克制”成为过时的名词,会被讥为“清教徒”思想。
  什么是生活目标呢?口号是:“我得的是我的,我喜欢的必须得。”如果孟子见到,一定会说:“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真该打嘴!
  丰子恺曾有一幅漫画,标题为:“铁罗汉与布袋僧”,刊布在当年流行的杂志宇宙风上面:画中是一肥一瘦两个人物,旁边有诗云:

快哉快哉真快哉,胜利之品满布袋;
我今跳出禅空门,索性来个大开斋!
笑尔无能穷骨头,冻死饿死活应该;
千载难逢好机会,何不来发劫收财?

  历史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美国胜利结束。逃难到川广云贵山洞里的难官难民,难兵难将,也沾了光,忽然也宣告他们“抗战胜利”!离开穷荒,下到沿海的城市,把接受物资,变成了“劫收”自肥。可惜,好景不常,失去了江山,豪门再一次越洋逃难去也。
  汪故主席精卫,是个有才华的读书人;虽然不能称为完人范型,到底还是清廉,不失书生本色。在他的双照楼诗词中,有一首诗“读史”:

窃油灯鼠贪无止 饱血帷蚊重不飞
千古殉财如一辙 然脐还羨董公肥

  汪不夠奸狡,不夠自私,以历史上的悲剧人物下场。这首诗,不仅颇有哲学味道,还似乎有些预言性质。
  有人说:“不知道自己出生以前事情的人,永远是婴孩。”读历史可以使人知所警戒。地不分中外,时不论古今,历史的记录,少不了贪心的可恥事蹟。
  小老鼠上灯台去偷油,吃了不知足,终於作貓的食物。蚊子乘夜来吸人的血,吸了又吸,小吸血鬼变得肥重了,停在帷帐上飞不起来,被人一巴掌打死。多少人因贪殉身,后来的人还是不知鑑,蹈前人的覆辙。这都是贪心的后果。
  这里所说的“董公”,是东汉末年的大臣董卓,字仲颖。凶狠诡谲,由军阀而成为国务总理,专橫独裁,贪污恣肆。看过三国志演义的人会记得,他被杀以后,丟在街上,人心大快;他的肥胖的肚脐,满是油脂,给老百姓点来作蜡烛:这不是因为能源的经济价值,而是他贪财太过,不顾任命死活,给人恨恶。这是贪财而导致倾覆的一个例子。历史的轨跡上,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问题是人的心爱财,不知底止,越多越好,得利还要更大的利,终至身败名裂。
  圣经说:

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为我们沒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书6:6-10)

  这不仅是指一般的人,也是给信徒的教导。谁能夠知足呢?只有靠圣灵的大能,追求敬虔,有真智慧,把心放在天上永恆的富足。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