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广东四大园林建筑艺术

谢顺佳

 

  东莞之可园,番禺之余荫山房,顺德之清暉园,佛山之十二石斋合称为广东四大园林。佛山之十二石斋已毀於抗战时候。澳门之卢廉若花园,规模风格,不亚於其他三园,足堪取代了十二石斋。

可园

  东莞之可园,佔地二千多平方米,以园林来说,面积是小的,园林设计上常说的“小中见大”,此园便是最佳之例子。园中有十九个厅,十五个房,大小门口一百四十多个,迂回曲折,今天遊园,多以舒怀悅目的欣赏角度,而不是以居住者的态度来观赏。昔日,沒有自来水,电器化的设备。只有把房间东朝西向,甬道转折如绕籐,用意在採光採阳,隔音隔热。每一细部多是丰富的几何图案,整个园林便是一件大型的雕塑品,生活在封建社会,足不出戶的小姐女性们,仅看自然界的变化和时间的迁递,便要度过其一生之岁月。


  古典园林的维修和保养,即使在当时,经费也是惊人的,“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西方国家的王府城堡,传至今时的后代,也要变卖,以削減其庞大的维修支出。


可园邀山阁

  可园的建筑物,最具特色是邀山阁。珠江三角洲一带,河渠纵橫,独欠山色。邀山阁楼高十五米,昔日来说,整个东莞,尽收眼底。可是,还看不到远山,唯有“邀请”可也。中国文化的含蓄,可见一斑。
  邀山阁的设计,假想今天落成,若参加什么建筑设计竞赛,足堪优異金牌奖。其风格如立体主义,包浩斯的功能主义,国际主义,人文主义…什么凝固空间,流动空间,对答空间,对称空间,随意空间…的特征,於此亦具一二。

余荫山房

  距东莞两小时船行的番禺,“余地三弓红雨足,阴天一角绿云深”的余荫山房,是广东四大园林之最完整者,其修复手法与效果,仅次於广州之陈氏家祠。解放以来,沿是番禺县公所,动盪的文革期间,也能逃过损毀的厄运。


余荫山房临池別馆

  余荫山房,设计手法,酷似苏杭的园林,景物佈置十分紧湊,但略嫌臃肿,佔三箭之地,也是二千余平方米,园內建筑之命名,虽沒有苏杭的“荷风四面亭”和“竹外一枝轩”,那般丰富的联想力和文学修养。深柳堂,临池別馆,八角,池,玲珑水榭,来熏亭等,其点景功能,亦足八九,且看香港九龙公园內的中国园林,赋名“莲园”,有园无莲,贻笑大方。

  余荫山房园內有对联很多,颇具境界者有:

鸿爪为谁忙,忍拋故里园林,春花几度,秋花几度,
蝸居容我寄,愿集名流笠展,旧雨同来,今雨同来。

  右联是解释余荫山房之“山房”用意,慨非划地为界高不可攀之旨。
  当时之文人雅士,喜於时词对联,逗弄自然界之景象,如:

別馆恰临池,洗砚有时鸥可狎,回廊宜步月,寻诗不觉鹤相随。
步屧寻云呼灯听雨,行歌趁月喚酒延秋。

  文字是美的,但境界卻逊於董其昌的西湖冷泉亭框联:

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

清暉园

  从番禺往顺德,多属日落时分,沿途竹影余暉,“村里坎煙起,杖犁步欲归”之农村景色,实难以单镜反光照相机全收镜头之內。
  自1977年来,四访清暉园。初访时,清暉园是顺德园林管理局之劳工宿舍。次访时,正在修复,指日开放给市民参观。三访时,园址用作拍电影之用,也是园貌较可观之时。

  第四次访清暉园,发觉“清暉”已黯,仅具“余暉”。园旁建一招待所,也以园林佈局,卻清丽可喜。园侧正扩建一高楼,使园侷促不已。昔日之小姐梳粧楼,船厅及百寿厅,似等待着自然地失修,老态龙钟,惜哉!

  清暉园较其他三园,佔地面积最多,自作劳工宿舍以后,池旁建有廚房膳堂,池水作为洗碗洗廚具之用。蚊蝇处处,清暉已成浊暉。再加上今日之新建楼房,余暉霭霭,令人唏噓矣。

卢廉若花园

  澳门之卢廉若花园,其沿革可见於何恩宁先生所撰之娛园琐记。盖卢廉若花园,本名娛园,为清末富人卢九所建,面积三千平方米。据云,孙中山被清廷追捕时,曾托庇於园中。民初,卢九去世,遗子女二十九人。长子廉若。1973年澳门政府购得,修葺后,遂於1974年九月二十八日开放给市民,改卢九花园为卢廉若花园。

  今天之进口,即昔日之后门。园北之大宅,始是正门,即今柯高马路之培正中学,园之东北部,本来是龙田舞台及菊圃,今已遍盖高楼矣。
  此园之设计者刘吉六,江浙人,曾任清末京官,民初,住於澳门风顺堂街十号,能书画,擅筑园构石,后受卢九之聘,筑营娛园,经十六年始成。
  卢廉若花园,其特点有四:
 1. 假山用石,取於本地,能因地制宜,与植物配置交答,彼正皆能衬托,石峰多立平台,作盆栽更換之用,此是假山设计之鲜是者。
 2. 园內建有十九世纪之葡式建筑,此一西方之建筑,卻能与中国园林融冶一炉,十分调和。
 3. 园內诸亭,亭顶本各具不同之琉璃顶,极趣致。惜近年来再经修复。水泥顶代替了琉璃顶,不堪入目。各亭之式样亦遭更改,风貌亦失。硕果仅存之六面亭,生铁铸成之栏柵,古意盎然。
 4. 曲桥左右款摆,以西方之洛可可风格与中国之曲桥相结合,效果才胜国內任何曲桥。上海豫园,扬州瘦西湖,惠州西湖,高要七星岩等处之曲桥,亦不及此,此桥能使人左右顾盼,景色扑面而来,步移景換,诚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