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人的定位

凐瀅

 

一. 与天公比高

  人自被逐出伊甸,失去乐园之后,自我的定位便一直是个问题。千古以来,人不断试着要肯定自我的价值,但总是过犹不及,很难找到正确的定位。
  当人们聚集在示拿的一片平原上,要以集体的智慧为自己建造一座巨塔,使之通天,俾能留下人的名号。当时人们的语言相同,意见容易沟通,群策群力,事无不成。但因他们为自己设计了错误的定位,神就变乱了他们的言语,销融了他们的力量,人们无法再为自己建造巴別塔,在历史上仅留下一座今日尚残存於伊拉克地区的土垒,仍在述说着人的狂妄与愚昧(创世记11:1-9)。
  人自失落了原本神将之安置在伊甸园的地位,飘流在荊榛遍佈的大地之后,无时无刻不想在天地之间,为自己找到一处最佳位置。人凭借神所赋予的万物之灵的特殊资质,上穷碧落下黃泉,在宇宙之间寻找神创造的奧秘。时至今日,人已不再以劳力用双手去制砖,造巴別塔,人利用神赋予的聪明去发展科技,再利用神创造的物质条件,使自己可以升天入地。人企图探测的奧祕,早已不再是当初亚当,夏娃在伊甸中,受蛇之引诱,产生对善恶之好奇。如今人的企图与妄想,是要挑战神的创造,与神在人体中设定的基因;企图复制神的作品,甚至进行人类自我的再创造,俨然与天公媲美。紧紧地追随着“明亮之星,早晨之子,要升到天上,要高过神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之上,要坐在聚会的山上,要登上北方的极处,与自己的灵魂作一次豪赌,要与天公共比高;无惧於将自己的灵魂掷进阴间,拋到坑中的至深之处。”(以赛亚书14章)

二. 沦为世界与罪恶的奴隶

  神当初在伊甸园中始造亚当,为万物之灵。神並且以管理一切受造物之重任,将创造物的命名权交给亚当。足见人在受造之初的地位,远远超越一切的受造物之上。但曾几何时,人在犯罪之后,情势即已丕变:人竟沦为世界的追求者,实质上更已成为世界的附庸。当基督向门徒提出警告:“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马太福音16:26)便可看出:世界在人心目中的地位,实际上已由神初创世界时的情況,完全翻转颠倒;世界已成为人所仰慕追求的对象。人对世界的管理权,早已因犯罪而彻底沦丧。实际上,人已沦为世界的奴隶了。
   原来,自从人由伊甸园被放逐后,恶魔便统治了这幽暗的世界(以弗所书6:12),这世界也早已为人的罪所污染,不复当初的面貌了。而人丧失了原先的灵智,便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哥林多后书4:4),保罗警诫我们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马书12:2),但人仍然无可救药的作了世界与罪的奴仆(罗马书6:16)。

三. 人之分析─人的三位一体

  上帝在创造了天地万物之后,才造人。祂事先为人预备好生存的环境:也可以说,天地万物是为人而创造的。人是神创造的主题与高峰,是万物之灵,而且神造人是加工的创造。其他的物体都是用口中的话吩咐,便可成事,惟独在创造人类时,首先是以神的样式为范本,而且是用泥土作为身体的原料(创世记3:19)。又以亚当的肋骨制成女人,並将天地间一切受造物,交人管理。所以由开始人便受到各种优遇,故人地位之崇高,远胜天使。因为神将完全的自由意志赋予人,让人可以自由意志去顺从祂,或以自由意志去背叛祂。一个受造者,能得到这样的尊崇与礼遇,实在难以想像。
  上帝在尚未创造人的时候,便先为自己画下了蓝图;“上帝说,我们(三位一体的父,子与圣灵)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世记1:26),而神所造成的人,不但具有神的性情,即仁爱,公义与圣洁,使人格成为神格的影子。並且具体而微地将三位一体的结构,即人具有的灵,魂与体(帖撒罗尼迦前书5:23)赐予人。有人认为人可分为物质与非物质,更有人要将人的灵魂,由身体中剝离,不承认人有灵魂。但神学家巴尔特(Bahrdt, Carl Friedrich, 1741-1792)提出警告:“人是有身体的灵魂,也是有灵魂的身体”。
  人的精神与灵魂是无法用身体的感官,去具体触辨而认知的,人只能用內心的感觉去体会灵与魂的存在。人除了身体的需要必须以物质供应外,人还有阅读,思想等精神方面的需要,这种需要虽不能用肉体的官能予以满足,但其重要性甚至超过物质。一个有精神方面疾病而失常的人,是一个残废人。但人若失去(或否定)灵魂,便是一个活死人。
  一个正常的人,必须身体,精神与灵魂三方面功能,都可以正常运作,才算健全。由於看不见的精神与灵魂的重要性,以及人之犯罪与堕落,皆由身体而起;人便会贬抑身体的功能,或认为身体是人的累赘与牢笼,而予以否定:这是大错特错。人的组成,身体是至为重要的部分:它是灵与魂的载体。一旦失去身体,灵与魂又将焉附?且人之犯罪,灵与魂才是主导;如灵与魂缺席,身体又怎能独力犯罪?人是三位一体的,缺一不可;否定其一,则其余的也不存在。只有具备灵,魂与体的神之原创,才能臻於完美。

四. 身体的重要性

  我们由圣经的启示中,知道神的性情是仁爱,公义与圣洁。但这些神的属性,在祂未创造人之前,只能自我体现与满足。神创造了人,並将这些性情赋予人之后,才可以由人与人之相互交往中,将这些属性具体呈现。而能具体呈现出此种行为的,便是人的身体。人一切犯罪与背叛神的行为,同样也是由人的身体所表现出来。人的痛苦与快乐,同样是经由身体表达。因此,当上帝要拯救人时,便差遣祂的独生爱子,以道成为肉身,才能到人世间来受苦,並且才能为人钉死在十字架上,流出祂的宝血,为人赎罪。
  人的精神,灵魂与身体是浑然天成的三位一体,但对外的代表,使人可以辨识的,则是人的身体。人的身体也是神特別的创造,而基督到人世间,正是首先取得了人的身体,人的身体也是圣灵的殿(哥林多前书6:19),基督复活后也永远保留了人的身体。

五. 人由基督的十字架下取得正确的定位

  人自犯罪失去乐园之后,随之也失落了神所赋予的性情,与自己的定位。人在苍茫的宇宙中,对自己的定位:狂妄骄傲或极度自卑(过犹不及);不是人定胜天,要与天斗法,便是自甘堕落,自贬为物质,甚至虫豸(约伯记25:6;诗篇22:6)。
  直到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並在十字架上完成了对人的救赎,人才能在基督的十字架下,找到自己真确的定位。在此之前,人因为犯罪失落了与神,与人及与大自然,甚至与自己及異性之间的和谐关系,因而在造物主与受造物之间,变得进退失据,无所是从;直到基督为人解決了罪的问题之后,人才能再度找到自己在神,人之间的,新的正确定位。这种神与人以及与其他受造物之间,新关系的确立,始於人在基督里的新创造。已成为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在此,也显示出神对人救恩的特殊待遇;基督只为人舍命,救恩仅为人类,並不及於天使(希伯来书2:16)。
  人一旦离开基督的十字架,由救恩所重新塑造出来的,新人的地位,亦将随之丧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