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重重疊疊

刘炯朗

 

   “爸爸”,“妈妈”是婴儿牙牙学语时首先开口会说的话,使用疊字是我们有生而来的本能。在口语和诗文中,一个字反反覆覆重重疊疊使用的例子,何止千千百百,当我开始想把这些词汇整理一下的时候,卻发现疊字的使用,林林总总,形形色色:通俗的,僻雅的;望文生义的,出处不明的;声调铿锵,可以瑯瑯上口的,佶屈聱牙,说起来结结巴巴的;不可胜数,要在浩浩瀚瀚的词海中,寻根探绪,別类分门,既属不易,亦是不必。我只想写这篇短文,用几个例子,来开一个头,相信芸芸的读者中,一定有很多位会写出精辟有趣,奇奇怪怪,变化不同的版本。
   让我们先用两个最为脍炙人口的佳作为例:李清照的“声声慢”,以疊字词起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淒淒惨惨戚戚。”结尾的时候,又再用一次疊字词:“梧桐更兼细雨,到黃昏,点点滴滴。”用九个疊字词来描写一份孤单无绪的愁情,所以易安女士也清清楚楚的点出:九个疊字词所描述的,不是单单一个“愁”字可以说得完,道得尽的。“怎一个愁字了得”不正是数学上“二大於一”的定理吗?(这是笑话,不可当真。)另外一个例子是杭州西湖花神庙里的一副对联:

紫紫红红,处处莺莺燕燕。
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

   浑然天成,了无煙火味,斧凿痕。
   我又问:有哪些是用得最广泛的疊字词?“车辚辚,马萧萧”,“风萧萧兮易水寒”,“无边落木萧萧下”,“听寒蜇夜泣,乱雨萧萧”,都是用“萧萧”来描写声音。“白发萧萧”,“寒日萧萧上锁窗”,“风长日短星萧萧”,“无媒径路草萧萧”,卻是用“萧萧”来描写疏落,杂乱,衰杀的情景。“思悠悠,恨悠悠”,“悠悠我心忧,苍天曷有极”,都是用“悠悠”来描写一份心情。“斜暉默默水悠悠”,“閒云潭影日悠悠”,“白露霭悠悠”,“白云千载空悠悠”,卻是用“悠悠”来描写水,日,露和云。
   一个字重覆出现,卻不是重复使用作为疊字词的例子也不少:“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月光连水水连天”,“送春春去几时回”。还有,不要忘了“不了了之”。
   也有三个字重复使用的例子,欧阳修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煙,帘幕无重数。”李清照的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白居易的慈乌啼:“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还有,“柳色青,柳色青青青满城。”至於陆游的“钗头凤”:“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只能算是滥竽充数而已。
   那么有沒有四个字重覆使用的例子呢?我只能找到古诗中的“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別离。”和木兰辞中的“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戶织。”至於张献忠写的七杀碑:“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不过是重怒之下,重重覆覆讲的重话而已。
   噜噜嗦嗦,婆婆妈妈,杂七杂八,写到这里,不如马马虎虎,草草作一个结束,哈哈。

(原载於联合报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