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兼容.贵一.独一

谢锡命

 

  我们不一定是哲学家,但哲学探讨的人怎样认识世界?何谓达至真理的正确认识路向?卻是每个人在生活中实践着,寻找着。这又不是光靠人的智慧可以解決的问题,只有在圣经里才有明确答案。这个问题极为重要,因为能否得着那“独一至大”者的真理,关系我们能否得着永生。本文试以三个看似孤立的词为题,说说认识的三个层面:看得见的;看不见但属虛妄的;看不见卻是永远真实的。

* * *

  看得见的世界极其丰富多采!二十世纪以前的博物家,以能“辨识事物”著称,动物,植物,矿物,生理多种科学知识集於一身,他们远征探险的惊喜发现,证明世界物种的无限多样性。他们在认识史上的成就不可抹煞,即使现在,自然科学分支更多,人们对宇宙的丰富性仍只知皮毛,例如,人们对热带的现存物种,迄今知道的只是其中十分之一,二而已。所以,十七世纪英国著名的物理学家牛顿说:被造物的多样性“只能来自一个必须存在的神的思想和意志”,是祂“绝顶智慧和对事物的绝妙设计”创造出来的。这证明了圣经里的话:

耶和华啊,你所造的何其多!
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
遍地满了你的丰富。(诗篇104:24)

  这“丰富”又与“恩典”相关连,造物主“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提摩太前书6:17)。所以,人在认识和利用自然中,产生了“兼容”的思想: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这是林则徐在查禁鸦片期间题写的自勉联。“有容乃大”,成了中国人崇尚的胸襟和思维方法。是的,“兼容乃大”在一定的范围內,有其相对的真理性。诗人说:“別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杜甫“戏为六绝句之六”);画家说:“审峰峦之疏密,识煙云之蒙昧”,“搜尽奇峰打草稿”(清.石涛“画语录”);学术研究也力避门戶之见,尽量“博采各法之长”…
  然而,“兼容”的思想方法,若超过其一定范围滥用就会铸成大错。其中最大的错误莫过於认为“凡宗教皆导人向善”,儒,释,道既可以“三教合一”,对基督教也可以兼之,容之,甚至取而代之;以为儒学是中国人“生命之学”,漠视来自上帝唯一能使人得救的“道”。圣经里那位神说:“谁先给我什么,使我偿还呢?”(约伯记41:11)。祂赐人得救的“道”,你若怀着虛心的态度去领受就是福;你若骄傲拋棄之,或硬塞进人的“遗传”(旧传统信仰,哲学等)进去,那就失掉救恩,自取其祸了。

* * *

  与“兼容”相对的是“贵一”的思想。古人不停止於形而下(即器,物质)的追求思考,更进一步向形而上(精神,宇宙万物本源)去探索,在万物之上寻找那个源头,这就是“贵一”思想的产生。庄子(约公元前369-286)说:“通天下一气耳,圣人故贵一。”(“知北遊”)“贵一”即看重宇宙万物的本体与统一性,他认为世界是个统一体,都是由“气”所产生。先秦诸子时代,中国思想界出现由“贵”万物,进而寻求“贵一”,追本溯源,无疑是认识论上的深化与提高。这是宝贵的,但人的智慧无论如何“高”,只能如圣经那位神说:

“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
 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
 天怎样高过地,
 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8-9)

  离开神的自我启示,人无法明白神的“意念”,无法找到神规定的“道路”─使人类得救之途。人们自辟蹊径的探索,记载在宗教,哲学,文化思想史里,好像一座座里程碑,其中不乏人的智慧,和劝人为善的教导。但对那最高真理,只能止步於门外,不能进入真理宮殿的堂奧;人们自以为得着,各立门戶,孜孜营造信仰的“巴別塔”(创世记11:5-8)。圣经罗马书第一章,对此作了概莫能外的论断:“他们虽然知道神,卻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虛妄”。
  在众多里程碑中,中华民族“先圣先哲”提出的“贵一”,“太一”,“大一”,“道”的概念,是其中之一。这些见於老子庄子易传淮南子郭店楚墓竹简太一生水等传世文献中。这些文献,后来又成为儒释道三教,以及现代中国哲学共同汲取的思想源泉。由此看来,“贵一”,“太一”,“大一”的思想,虽然产生在先秦诸子时期,但就其思想內容说,与后来儒释道三教均有亲缘关系,是人类在对宇宙本体探索中各种思想“兼容”的产物,決非来自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最高智者的启示。其內涵随历史发展,在历代注疏家的著作中,诠释层出不穷,嬗变不绝:或谓是老子的“道”;或谓即周易.系辞中的“太极”;或谓是宗教,神学之“太一神”;或谓是天文学上的“太一星”…概念的混乱不明确,虽然有使人冥想联翩的“兴味”,但永远摸不著“实在”。
  而耶稣告诉世人的“道”与此绝然不同,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所以如此,因为一个是属天的启示,一个是人的智慧:

从天上来的是在万有之上;
从地上来的是属乎地,他所说的也是属乎地。(约翰福音3:31)

  他们所讲的宇宙生成的顺序亦离奇:“太一”生水→“太一”和水生天→“太一”和天生地→天地生神明→神明生阴阳→阴阳生四时→四时生寒热→寒热生燥湿→燥湿生岁(岁时)…这样“周而或始,以己为万物母”(太一生水)。这与古希腊哲学家泰里斯认为“水是万物之源”,或与另一些古典希腊哲学家说万物是“地,水,风,火”四元素构成異曲同工,都是人类早期幼稚,朴素的思想体现。
  至於现代哲学家,兼容儒释道,程朱理学,西方哲学,欲建立“新儒学”,亦颇推重古人之“贵一”思想。认为人与“大一”合一,就是与宇宙合一。为达到这境界,人必须依循庄子“棄知”(忘记一切事物之区別)的方法,明白“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之齐物观(齐物论)。这样,尽管哲学不能使人解決永生的问题,它卻提供一个生亦死,死亦生,与天地混为“一”的观点,这也就是哲学的“无用之用”了。如此的“贵一”观,显然与我们宝贵生命的实际得救无关。
  人们凭自己的聪明,向认识的第二个层面“跳跃”,扣那“玄而又玄,众妙之门”(老子道德经),但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摘到的是虛妄的“果子”。

* * *

  “兼容”得不着最高真理,人靠自己智慧想像的“贵一”也不能。那最高真理存在独一真神那里;而只有一条道路,通向那独一的神,独一的真理。
  在我们说这重大问题之前,必须弄清后现代真理观的错误。它否定最高真理,否定来自天上的启示,只承认真理的相对性,多元性,认为“有用即真理”。在这种真理观支配下,人权至上,否定神权,否定神按其形象造人所规定的基本的道德传统。同性婚姻合法化,娼妓合法化,多妻換妻都成了“合情合理”…真的是“地上悲哀衰残,世界败落衰残,地上居高位的人也败落了。”(以赛亚书24:4)
  人的认识必要依靠神来一次大“飞跃”,才能得着真理,得着救恩,永远摆脫沉沦与死亡。
  这“飞跃”,靠人的唯理性,认识潛能的“无限发挥”:苦想,冥想,幻想…都无济於事;这真理向骄傲的“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天真无邪,谦虛的“婴孩就显出来”(马太福音11:25);这是人类学家未能发现,所有哲学著作中的认识论无法揭示,不是人类认识能力进化的必然结果,而是造我们身躯,心灵的神,借祂的独生子耶稣和圣经晓喻我们,在每个人不同的特定时刻恩赐给各人:

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並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哥林多前书2:11-12)

  “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是什么呢?就是“认识你─独一的真神,並且认识你(天父)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
  我们怎样才能领受“从神来的灵”呢?圣经说,若我们愿悔改认罪,“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使徒行传2:38),使我们认识神的儿子耶稣。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唐.李商隐)人的智慧不能作此“飞跃”,但耶稣是复活的主,“祂是长远活著”(希伯来书7:25),祂的灵能使我们明白祂的话语,明白神的道,明白神拯救人类的大计,使我们与祂心心相印。
  耶稣是神的“独生子”(约翰福音3:16),“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希伯来书1:3)中华民族从古人“贵一”思想得出的“道”,“太一”,“大一”,四书五经里的“上帝”,道德经里的“圣人”,从古今中外“兼容”得来的什么……统统不是“神本体的真像”,只是人的哲学,宗教想出来的“假像”。因为圣经说:“凡不认子的,就沒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约翰壹书2:23)它们虽有人类文化,思想的“光辉”,但決不是“神荣耀的光辉”,无助於人类的得救。
  耶稣是独一的救主,“除祂以外,別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沒有赐下別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只有耶稣有资格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道路”,“真理”,“生命”这六个字多么难能宝贵,得着的人有福了!当代著名作家巴金,在三十年代初写过一篇散文─“生命”,说他接到好几封不认识的朋友的来信,说“愿意跟作者去死”。富有爱心的巴金为之悲伤感歎:“为什么在这充满了生命的夏天的早晨我会读到这样的信呢?”“我的心怀着一个愿望,这是沒有人知道的:我愿每个人都有住房,每个口都有饱饭,每个人都得到溫暖。我想揩干每个人的眼淚…”但“为什么我会叫人生出跟我去死的念头呢?难道我就不曾给谁展示过生命的美丽么?”…本想向人们,特別是青年人展示真理,生命,自由,幸福道路的巴金,感到自己多么无能,无助!文章的结尾,年青的巴金引述耶稣上面的话,说:“能夠说这样话的人是有福的”!
  对这样一位独一的神,独一的救主,我们的态度应该是:独一相信祂,独一依靠祂,独一跟随祂,就像诗篇里那位诗人所表达: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
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爱慕的!(诗篇73:25)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