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参军记-美国女兵的自白之十

妈妈,我自由啦!

 

  仍然是破晓之前听到训练官们的呼叱,要我们起床去做早操和跑步。每一个人仍然平均只有五分钟时间来洗澡;十多分钟时间吃饭。仍然要经常被训练官们奚落,责骂,以严词相待。所不同的,就是一切都已习惯了。在训练营的尾声,我们大多数会在训练官们用各种嘈吵的方法把我们从梦乡吓醒之前自动睡醒,躺在床上靜候她们到来。(我们不能在“灯灭”时间內随意在宿舍走动。)营中的生活由起初的恐惧变成理所当然,接着由理所当然变成如今的厌倦。多渴望重获自由的那一天到临!幸好,距离毕业礼的日子只余下数天。

  自从两个月前,刚进入训练营的第一个星期,有一次到宿舍围地內的一间小店舖去购买日常生活必须品外,根本就沒有自由,也沒有机会到宿舍以外的地方流连。毕业前的星期天,我们获准到宿舍以外,基地的其他地方走动。於是,一大伙人像刚被释放出来的监犯般,涌到基地的大型百货店及礼品店去。

  这天下午天色晴朗。纵使气溫和湿度跟我们入营以来所感受的一般闷热,但卻侷促不了我们內心的兴奋。在商店內除了我们这一大群新兵,还有其他的军人及家眷在浏览。只是,沒有任何人能及得上我们的积极去欣赏与购买店內的货物。而最受欢迎的货品,就是一个生活在物质富裕的国家的女孩所少不了的东西:潮流杂誌,化装品,衣物,糖果杂食和口香糖。至於我,我只买了一个紫啡色的手提旅行袋。因为带来的那一个已经不夠用了。

  遊览完百货店,我和几位队友便又兴高釆烈地去进攻第二个目标──雪糕店!(已经有两个月沒机会接近冰淇淋了!)将近雪糕店之际,我的心情一下子彷彿回到幼稚园的年纪:每一次听到爸妈说会买冰淇淋,或每一次听到雪糕车的音乐时,心跳都会加速;手和腳好像有自己的主意般在摆动;似乎手,腳的舞动可以催使时间走到去吃冰淇淋的那一刻般。

  盼望,等候的高峰终於到了。我把冰淇淋放进口里细嚐。那一种冰涼透澈叫整个人的知觉为之一震,苏醒过来;体內每一个细胞好像也感受到那朱古力的香滑,才知道冰淇淋原来是可以这样的好味道。其实,当天所吃的也不过是一种普通牌子的冰淇淋。所不同的,就是內里的成分多了一样东西──失而复得的自由。

  那只是一个短暂的自由。在吃完冰淇淋后不久,我们又回到训练营的困锁性生活去,直至那日盼夜盼的日子终於到来了!吃过早饭,我们便急忙換上军装礼服,预备行毕业礼。

  中学毕业礼的气氛是开心的,轻松的,愉快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基本训练营毕业礼的气氛是严肃的,紧张的。因为我们怕在阅兵礼时踏错步位;又怕在接受官长颁发(替我们在军帽上扣上)海军陆战队的标记时忘记该作的手礼及讲错答话。等到典礼结束,整个礼场都松了一口大气后,才见到我们这群名正言顺的新兵脸上的笑容。

  不需要任何人的提示或催促,我们赶快返回宿舍拿取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匆匆朝着等候载我们到机场的巴士走去。安顿一切,在座位上舒服坐下时,才看见站在巴士旁边的一名训练官。她正留意观察在巴士间穿梭上落的新兵们,像母亲观察在遊乐场玩耍的孩子们一样,预备随时向我们作提点。

  望着她那严厉的脸容而卻又充满关注的眼神时,我忍不住流下淚来。是因为两个月来受尽精神及体力上的轰炸,如今终於可以毫无忌惮地让压力从淚水中流出?抑或是因为两个月来只经历这名训练官的冷酷,从沒想到她对我们的严厉中是带有真正的操心而感动?

  记得小时候每一次被妈妈责罚时心里都只有一肚子的埋怨。埋怨妈妈“恶”,埋怨妈妈太不讲情理,埋怨妈妈太严谨。从来沒想过自己是真的做错事,真的太顽皮,真的让她担心,操心。更不会去想妈妈的责罚是真的为我着想,为我好。

  相同的道理也可应用於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沒有人不爱听谄媚之言;也沒有人爱听批评的说话。批评者,不论出发点是对是错,所用的语气是溫柔还是严苛,在听者心中都是刺耳的,都是挺难接受的。也许下一回在我们拒绝人家的劝告之前,先来一个自我检讨,才不致误会別人的好意,糊涂了事。

当面的责备,強如背地的爱情。朋友加的伤痕,出於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卻是多余。(箴言27:5-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