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华盛顿的风格

亚谷

 

  华盛顿严肃而注重规律,不同於当时殖民地的散漫自由。这位美国的国父,真有严父的风范,似是恪守“君子不重则不威”的教训。
  华盛顿早年就注重礼仪规范,不苟言笑,举止庄严。治军纪律严明。

  合众国初创的时候,首都临时在纽约,继在非拉铁非。他在任的时候,赁得城中最好的房子为首任总统官邸。当时纽约最孚人望的州长克林顿(George Clinton, 1739-1812),邀请他赴宴;华盛顿谢绝了,因他以为一国的元首不应该作任何人的客人。他矜持不跟任何人握手;他不拜访任何人,別人拜访他,也不回拜。因为求见的人过多,他订每週一天接见访客;其他要晉见的,必须先约定(当时沒有电话等通讯方法)。
  他设筵席虽然未必豪奢,一定规规矩矩的盛装华服;席间供应好酒,但不用烈酒。他轮流安排宴请国会议员,应召者有时抱怨过分严肃,感觉不自然。每礼拜五下午,第一夫人有非正式的茶会,总统也出席。有的议员不惯於官式礼制,以为他像王一样,戏称是“华盛顿宮廷”。
  总统不像现今的政客装笑容讨人好感,或亲吻孩子。
  有一次,一位高级官员激使同僚,他敢不敢拍华盛顿的肩膀。他鼓起勇气作了。华盛顿回头冷厉的看了他一眼。那人对人说:以后不论下多少赌注,他再也不敢那样作。
  华盛顿处事谨慎,遇到重大的政策待決,总是要先征求国务卿傑弗逊(Thomas Jefferson, 1743-1826)和财政部长哈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 1755-1804)的意见。总统明知二人政见不和,如此必然延迟时间,但常是这样作。他以为总统是国家元首,不是任何一党的总统,所以愿意客观,而超乎政党之上。
  不过,华盛顿不是沒有人情的人。他会有适度的幽默感,但绝不流於低鄙。
  华盛顿绝不允许军人干政。独立战爭结束后,军队欠薪还未还;军队酝酿集体向议会示威;华盛顿以旧统帅的身分,说服他们不可那样作。任何不满或请求,应循正当途径解決。
  华盛顿其实很是仁慈。他蓄有黑奴,但对他们关顾很好;而且他自己沒有买过奴隶,是继承来的。这在当时是极少有的情形。他说过,奴役制度是错误的。在将去世的时候,他解放每个奴隶,让他们获得自由,並且给他们基本的需要。
  一个领袖的伟大,表现在失败和成功的时候。

  在1776年秋,殖民地军队连续败绩,退至纽泽西;华盛顿统帅下只存约六千病弱官兵。他於十二月二十五日,乘夜突袭春屯(Trenton),在混乱中击毙英军司令,俘虏了一千余名英军及装备军火。当英军统帅康华利(Charles Cornwallis)率八千主力赶到,华盛顿隔河固守;当夜,寒风猛吹,河水结冰,华盛顿率军绕至康华利后方,袭普林斯顿(Princeton),再获胜利,掳获英军五百多名,並军火装备。这样,鼓励民军的士气,也获法国等刮目相看,进而支持独立。
  在1777年,形势逆转,华盛顿连续战败,退到宾州的伏奇谷(Valley Forge)。冬天奇寒,官兵房舍不足,粮秣不继,有的赤足无鞋,议会补给不继。华盛顿迫切祈祷,仰望神的施恩帮助。次年春天,否极泰来,法国同意结盟独立方面,並派遣海陆军助战。1781年十月十九日,英军统帅康华利正式投降了,独立战爭胜利结束。

  在独立战爭胜利的时候,华盛顿被视为英雄。但他不自居功,认为完全是神的引导和恩典。他严厉拒绝接受拥戴他作王的建议,解甲归回田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