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参军记-美国女兵自白之九

开心笑

 

  又是闷热的一天。暖风懒懒地在脸上掠过,使人厌倦所有的戶外活动。若然有可选,我必定会选择留在有冷气的室內避暑。只是事与愿违,用过午饭后又发现我们一队人在往树林的路上步操。

  去到树林的某一角,拐一个弯,沿着柏油路往前走不远,便看见林中的一片空地。空地中靜靜地站着一个七十五呎高的,圆筒型的建筑物。其顶部是一个平台,面积可容站上三,四十人。这就是训练营中所说的跳绳塔(Rope Repelling Tower)。这儿说的跳绳跟小学生玩的跳绳遊戏完全不一样。这儿所指的跳绳,是叫我们用绳子从高台的顶端,安全的跳到地上去。

  训练官站在平台上向我们说明跳绳的步骤,然后由另外两名副官示范。他再三的向我们保证,只要我们按照他所教导的而行,捉紧绳子,便不会有危险。

  站在跳绳塔傍听训练官讲解时觉得很有道理;望着副官们表演从高台往下跳的灵巧引起我们尝试的慾望。可是,当我们爬到高台上再往下望时,一种新的感觉随之而生。是恐惧吗?又尽不然。当中还有紧张加上期望。(期望自己也可以像副官们一样轻而易举的跳到地上去。)最耐人寻味的,竟是感到意外。原来从高台望见的地面,跟腳踏实地所了解的地面是两个事实。

  在城市长大的我,当然不是第一次从高处往下俯视。所不同的,就是过去都只是存好奇及有趣的心情去观察地面上那细小的人和汽车,在细小的建筑物中穿梭往来。今天所见到的,卻是以前从沒有留意或关心过的,地面上的沙,土,石,及小草;今天所见到的,是成了我(若然发生意外时)要用身体去猛力撞击的物件;今天所见到的,是可以使我擦损皮肤,骨架折断,甚至导致內脏出血的兇徒。

  “不见棺材不流眼淚”。人是否要在面临危险,面对死亡的可能性下,才会留心週遭的事物和人;才会看得见自己走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才会反省所作的选择是对是错呢?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后还有审判。”(希伯来书10:27)人从出生的那一刻便步向死亡之门,而死后更要站在永生神面前,为他活在世上的所言所行作出交代。可是,有多少人以这事实来恰当地活他的一生?

  话转回题,我们一行人分作两队,沿着跳绳塔旁的铁梯爬上去。在平台上的训练官示意我们一个一个的站到他面前,再一次教导我们如何把绳子套在身上;右手要放在什么部位,左手又要怎样控制滑下去的速度,双腳的姿势及在牆上跳的方法等等。他不厌其烦的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放胆去做,每一个人都能夠顺利从高台跳到地上去。

  最大考验的时刻到了。绳子妥当的套在身上;身体的姿势正确;手腳明白他们的工作。然后,我站到平台的边缘,面对训练官及神情似乎比我还紧张的队友们,让身子笔直地,慢慢地往后倒。身子开始向后倒的每一分每一吋都使心跳加多几下。因为,唯一保持身体悬掛在高台边,不致跌得粉身碎骨的,就只有手中的一条,被捉得紧紧的绳索,与及对训练官的信任。好了,等到身体离开高台边缘约有四十五至七十度角的距离,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我竟然沒有堕下,好好的斜立在高台边缘。惊的是下一步──放松手中的绳索。

  从高台跳绳的方法是这样的:双膝微屈,准备向外跳出之际,左手从身后把绳子向外伸直,放松。一跳,整个人向外飞出,也同时往下堕落。待身体开始撞回牆边时,左手便不慌不忙地把绳子拿回到身后捉紧,双腳也被带到身前,准备踏在牆上。如是者跳牆数次,真的很安全地站到地面上去。

  从沒有想到在训练营中会有笑的时候,更不用说可以切切实实开心的笑。但是,这样的跳绳实在太惊险刺激,太好玩了!一名副官上前来帮我解除仍套在身上的绳索后,我才看到比我先跳下来的队友。她们大部分的脸上都露出遮掩不住的笑容,也许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庆幸自己沒有受伤。其中也有几名队友和我一样,用热切期待的眼神望着跳绳塔上的平台,盼望有机会再跳一次。可惜这个机会直至我离开军队的那一天都沒有出现。这可以说是我在军中生涯一个比较孩子气的遗憾。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