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深巷明朝卖杏花

刘炯朗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在古老的记忆中,大清早的时候,卖花的小姑娘提着一篮刚採下来的鲜花,穿街过巷,清脆的叫卖声,赶走了沉梦和宿醉,让一束鲜花,带来一天愉悅的开始。夜深的时候,卖馄饨的老汉,推着小车,自远而近,沉声呼喚,飢馋交迫的感觉,油然而生,一碗热腾腾的宵夜,陪着我往深夜的深处陷得更深。
   现在,要买花的时候,可以到菜市场去,可以到花店去,再加上电话也好,网络也好,要送花给亲朋好友,天涯海角马上代为送达。现在,要吃宵夜的时候,有了电冰箱,微波炉,准备一份宵夜,是轻而易举的小事。夜市开到凌晨,台北的复兴南路还有二十四小时的清粥小吃。但是,回想起卖花的小姑娘和煮馄饨的老汉,我仍然有一份失落的感觉。我失落了在睡眼惺忪,还沒有下定決心要爬起来,更沒有想到要不要买一束新折的鲜花的时候,卖花的小姑娘轻轻地提醒我的那份殷切。我失落了在一天疲倦下来,还在掙扎要不要上床睡觉,更沒有想到要不要吃宵夜的时候,卖馄饨的老汉深沉地呼喚我那份关注。我失落了为自己买一束花,而不是买花送给別人,失落了为自己买宵夜,而不是成群结队吃宵夜,那份自得其乐的心情。
   生活中的一份情趣,是轻淡的孤独,是深沉的寂寥,是懒散,被动,无主的悠閒,是不必刻意去规划安排的自由,而不是被遗忘的无望,被隔离的无依。让一阵轻声,一串呼喚,悄悄的喚醒,催促,和诱惑你,在孤独寂寥里,荡出一层薄薄的涟漪;在无主的漂流中,吹来一丝导引的微风。你怎能不自幸?怎能不满足?

(原载於联合报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4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