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诗诗歌歌

黃彥燊

 

  唸书的时候,读到前人的诗歌,觉得很精简,很有趣味,在短短的数十个字里面,可以包容很多意思,完全达到言简意赅的境地,心里十分佩服。长大以后,经常有一种冲动去学写些诗词一类的东西,祇是自己学问不足,又懒於专心学习,尤其是什么声韻,协韻,对仗等,全都一窍不通,遑论写诗写词了;也曾经试过去找有关资料,可是找不到。在日常生活中,倒还是比较喜欢留心有关这方面的材料,最喜欢听人家谈诗说词。曾经听老人家说过一些关於对仗的东西,什么一东二冬,还有“云对雨,雪对风;行云对佈雨,白板对红中…。”咦?为什么忽然间好像变了打麻将的术语了?

* * *

  由少年到青年时代,都喜欢参与一些社区活动,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一个女孩子,嘴吧整天都不会靜下来,总是吵吵闹闹的说个不停。有一天,她告诉我们,她要结婚了,还给我们介绍她的未婚夫,是一位生意人,丰神雋朗,一表人才,我们都为她高兴。在她出嫁的前一天,我写了这样的一阕曲词给她:

往日吱吱喳喳,今朝有主名花,相对定情月下,
倍添风雅,明年定抱娃娃。

调寄“天淨沙”,著名的有元代马致远写的:

枯籐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结果不知道是湊巧还是什么的,在第二年她就添了个小女孩,生得聪明活泼,小学毕业的时候还来找我替她补习数学,考进了一所理想的中学去。

* * *

  工作上有几个同事,大家志趣相投,常常聚在一起打桥牌,一个星期总要打上两三个晚上才过瘾。后来其中一个同事结交了女朋友,便渐渐的減少参与我们的约会(唉!重色轻友,夫复何言?),使我们经常湊不成牌局,祇好改变节目,到街上溜逛。有一天,我们三个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碰到那个同事和他的女朋友,两个人手拉着手,肩並肩,头並头的说说笑笑,好不亲热。我们站在路旁,看着他们走过来,便举手跟他们打招呼,谁知道他们一点反应都沒有,仍然像畸生怪胎的扭在一起的走过去,让我们三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啼笑皆非。第二天早上,心里的气还未消,便写了这样的一张字条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花前月下把臂行,喁喁细语息相勻;
一往情深如海样,万般心事逐条陈。
车水马龙皆靜苑,熙来攘往若无人;
新知旧雨何曾见?道左相逢喚不闻。

* * *

  在工作上有个好拍档,当然也是好朋友,他专心致志地工作,到了三十出头,仍然沒有结交女朋友,他家里的人都为他着急,但是他卻慢条斯理,爱理不理的,把他的母亲急坏了,整天在我们耳边唠唠叨叨,总是叫我们替他介绍女朋友,我们哪里有办法?可是世间事总是难以捉摸,忽然有一天,他带了一个女孩子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还介绍是他的女朋友,过不了三个月,竟然收到他的电话:“我要结婚了!”作为他的好朋友,自然替他高兴,在他的请帖上面,写了一阕“满江红”:

窈窕淑女无觅处,今朝喜见,蒙青眼,人间欢笑,媒蜂使蝶。多少山盟愿永好?不尽海誓对明月!莫等閒,高堂望抱孙,情切切!
花开遍,连理树;齐共绾,同心结。效比翼,但得两情相悅。满堂吉庆宴亲朋,天长地久何须说?快从头,细诉好姻缘,毋羞怯!

* * *

  牛郎织女被分隔在天各一方,每年祇得七夕一晚时间相敘,后世文人为这故事写了不少诗歌,其中秦观的一阕“鹊桥仙”,更为人称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卻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诗中情深意永,颇堪回味。
   早年中国大陆曾经有很多人偷渡到香港,途中千辛万苦,登山涉水不在话下,更经常被野兽鲨鱼袭击,性命不保。若碰上民兵,更会给抓回去坐牢,也有被送劳改,远配他乡。反正苦头吃夠,弄得焦头烂额,前功尽棄,这又何苦?就算是侥倖抵港,也终日提心吊胆,恐怕被抓住遣返。看见这种情景,心中不忍,乃借上词之韻,重新写了一阕:

机缘不巧,终身怀恨,岂可轻言偷渡?
倘与民兵一相逢,便判入监牢无数;
爬山涉水,天堂惟梦,早日回头是路,
勤劳总有溫饱时,又何必自掘坟墓?

* * *

为口奔驰每日忙,欠米粮,更徬徨!补拙惟勤,何处话淒涼?纵是假期不得息,流满面,汗如浆。
应聘回国返故乡,上新岗,換新装。外务行政,事事要在行,碰得关节为难处,捱深夜,饮天光。

   宋代文豪苏轼的一阕“江城子”(原文:“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淒涼,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粧,相顾无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梦萦亡妻,情深款款,脍炙人口千多年,我回国到自己家乡工作,偶有所感,把这阕名词作邯郸学步式再写一遍,读者诸君,可有以教我?

   说到苏东坡,有些关於他的事情也是蛮有趣的,他有一个妹妹,叫苏小妹,文才了得,但比较任性刁蛮,年龄相当都找不到婆家,急坏了苏大学士。后来有才子秦少游,仰慕苏小妹才华,努力追缠,终夺得美人归。可是苏小妹仍不改刁蛮习性,在洞房之夜仍然“三难新郎”,传为佳话。其中有一道难题,是小妹出上联“闭门推出窗前月”,要少游对下联,少游抓破了头皮都想不出来,幸好苏东坡灵机一触,投块石头打破了花园中的水缸作提示,让少游对成“投石冲开水底天”,才得以进入洞房。
   相传有人出了一副拆字绝对:“张长弓,骑奇马,单戈作战。”给苏东坡对,苏学士虽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对不出来。幸好小妹那天与少游归宁,挺着个大肚子,快要当妈妈了,让苏东坡看见了,马上把下联对起来:“嫁家女,孕乃子,生男曰甥。”
   苏东坡是一位老饕,十分馋嘴,喜欢吃肉,但卻非常爱竹,他曾经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后来有人在他这几句之后再续上去:“若想不瘦又不俗,最好天天筍炒肉。”倒也切合苏东坡的性格。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