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尚余孤瘦雪霜姿

侯澔

 

  这是我近年来特別喜欢的作品之一。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枝(姿)”是苏东坡“詠红梅”中的句子,高洁的风骨我很是喜欢,也就乘兴写下了。

  苏轼写红梅有诗有词,我书写的这两句应是出自“詠红梅”诗:

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随春态,酒晕无端上玉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

  “定风波”词:

好睡慵开莫厌迟,自怜冰脸不时宜。偶作小红桃杏色,閒雅,尚余孤瘦雪霜姿。休把閒心随物态,何事?酒生微晕沁瑤肌。诗老不知梅格在,吟詠,更看绿叶与青枝。

这该是从诗中演化而来。

  不论诗或词,都是借红梅来写自己的品格,不愿意随世态上下流转,即使色泽与桃杏相近,但是凌霜傲雪的高洁本性还是高高的标举着。无怪乎苏轼自己说“一肚皮不合时宜”了!清人刘熙载说“诗品出於人品”诚属不虛矣。

  个人之所以特別喜欢这件作品,不只因对內容相契的喜爱,也跟我写书法的改变有关。过去我的字极瘦,似乎笔笔见骨(和人差不多),而且书写速度很快,就往往显的虛浮,所谓灵动有余,沉稳不足了。这些年渐有改善(不知是否跟人胖了些有关?)点画之间有骨也有肉了,而速度也慢了下来(放心,还沒胖到迟缓的程度),事隔几年,我都还清楚记得写这幅字时抑扬顿挫的节奏,流畅而不虛滑,沉凝而不滞涩,在那当下,我感受了书法与音乐融合的美感。对我来说,不失是一件佳作。

附记:尚余孤瘦雪霜姿的“姿”我写成:“枝”,虽然文意还是通的,但是“雪霜枝”是实写,无论如何是不如“雪霜姿”的虛写来得意境高旷。只是笔墨既下,已无挽回余地,只能请东坡先生海涵了。

(录自雪厂侯澔的艺术探索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5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