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十分清瘦更无诗

刘炯朗

 

  晚餐桌上,在內人韻诗面前吹噓最近为友人撰写的几副对联,她半带埋怨的说,为什么从来沒有为她也写一副,在高度的压力之下,我不敢多作拖延,冲口而出:

一缕深情犹带韻
十分清瘦更无诗

交卷之后,沾沾自喜之余,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偷来的两句诗。纳兰容若有一首“梦江南”:

新来好,唱得虎头词,一片冷香惟有梦。
十分清瘦更无诗,标格早梅知。

可是纳兰容若这两句诗,又是在与顾贞观唱和时转用的。顾贞观的“青玉案-詠梅”是:

物外幽情世外姿,冻云深拥最高枝,小楼风月独醒时,
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待人移影说相思。

诗人唱和,多数是沿用別人写的诗的韻,但是借用別人的诗句,亦是唱和的一个方式。我们千万不可以说纳兰容若剽窃,因为他在他的词中已经註明了这两句诗的出处。东晉有一位画家顾恺之,小字虎头,因为他与顾贞观同姓,所以“唱得虎头词”就是“唸姓顾那个人所写的词”的意思。(对一般人来说,这实在是用典偏僻了。)顾贞观词中写的是梅花,纳兰容若的词,可以说是描写顾贞观写的词,也可以说是描写顾贞观的人品个性。唱和之乐,在字在句,在字里行间,跃然流露。
   晏殊有一首“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其中“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两句,浑然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也是脍炙人口的名句。这两句诗原出自翁宏的“春残”:

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寓日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向愁夕,萧飒暮蟾辉。

也是借用別人佳句的好例子。
  几年以前,我为周玉菀女士写了一副对联:

廿四桥头,问如玉何处;
十三花信,在荳菀梢头。

上联出自杜牧“寄扬州韩判官”“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之句;下联出自杜牧“赠別”“娉娉嬝嬝十三余,荳蔻梢头二月初”之句。我的一位朋友看了说,你唯一的贡献就是一个“问”字而已,但是这个“问”字还用得不错。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个“问”字也是偷来的,在我的记忆中,柳永的“雨霖铃”中有“问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句,隐约就是这个“问”字的来源。(其实,后来我查了別的版本,都作“今宵酒醒何处”,沒有这个“问”字,也可说是当年错打,今天错着了。)
  文学也好,科学也好,甚至为人处世,处在古人浩瀚的智慧和经验累积之中,耳濡目染,沈浸浓郁,去芜存菁,含英咀华,进而心领神会,挥洒自如。以古人为师,与古人为友,不亦快哉。

(原载於联合报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