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开门的爭论

亚谷

 

  有好些人聚集祷告…彼得不住的敲门。(使徒行传12:12-15)

  逾越节前夕的深夜,传来一阵阵的叩门声。
  那是在耶路撒冷,马可的楼房。外面的敲门声虽然甚急,很像是彼得的性情。一名使女出来问:“是谁?”
  意外的回答:“我是彼得!”
  罗大非常惊喜,顾不得开门,连忙转身急跑上楼,向大家报告好消息。
  沒有谁下去察看。沒有欢喜跳跃的庆祝。因为大家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於是先忙着展开一场辩论。

  有的人在推理是否可能:
  现在逾越节快到了。希律要讨犹太人欢喜,才捕杀了我们的长老雅各;他沒有理由对彼得特別仁慈。所以,几乎可以确定,不会是彼得。不开门为上策。

  有人先讲神学的道理:
  会不会是彼得的天使?这个要深切的研究,考虑。耶稣说过:小孩子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父的面。(见马太福音18:10)小孩子既然有天使护卫,我们使徒的老大哥彼得,岂不更应该多有几名天使?所以是他的使者来敲门,只是要我们继续儆醒祷告,如果天使要进来,自然可以随时会进来,任凭他们吧!不必麻烦去开门了。

  也有人认为是品德的考验:
  “不错,我们是在为彼得祷告。但我们知道,主要信从这道的人,作殉道的见证。雅各已经光荣牺牲了。我们知道,彼得曾经临难苟免;所以我们为他祷告,是求主帮助他,能夠有胸膛,站稳立场,有这次的机会,勇敢的作个殉道者!我们相信,主会照我们的心愿成就。”

  又有人注重科学的证据:
  有人说:“敲门的声音不会太大,在关着门窗的楼房里,怎么能保证清楚听到?莫不是那使女罗大弄错了?”
  的确,如果心中有希望的倾向,就会以为真的发生了。
  多马说:“如果谁认为确实是彼得,有沒有问问他:当主耶稣领他出来的时候,他有沒有摸着主手上的钉痕,就可以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了。我们不会轻易上当的!”

  不过,还是伦理的优先:
  约翰说:“夜,这么深了。逾越节前的时令,还只将入春,寒夜在外面久站,夜露滴溼,会很冷的,何況还偶然有细雨?我们应该有爱心,是友人,自然该先让他进来,不必尽延长讨论;即或是敌,也躲不过,为什么不让人家进来?”

  不过,不能忽略现实的问题。
  马可的母亲马利亚说:“马可,你还是先从后门出去吧,等我们弄清楚到底外面是谁。”
  马可说:“当去年耶稣被捕的时候,我作了孬种,不曾帮忙抵抗,趁黑暗逃跑在橄榄树丛的阴影中。那是我毕生的恥辱啊!在马可楼上聚会的事实,几乎全城都知道;犹太人如果想充公外面的财产,他们该早就这样作了。管他是谁!该来的必然要了,跑也跑不掉。我不怕,我自己去开门!”说着,他冲下了楼,並沒有放轻腳步。

  原来只要开了门,就可以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道地的彼得站在那里。马可请他进来,向大家说明:他如何被关在深监里面,被铁鍊捆绑,有罗马兵丁严密看守。忽然,暗夜里发光,主差遣天使,解脫锁鍊,领他出监牢,使他得以自由。这样,教会大得安慰,感谢讚美主,敞开门出去,到处传扬福音。

  主耶稣升天后,门徒遵从主的命令,往各处传扬真道。在第一世纪还未完,就传遍到当时所知人住的地方。
  约在汉明帝永平七年(主后64年),福音的信息,从波斯传到古老的中国。有神蹟奇事随着。皇帝梦见金人,从西方来,要內臣寻访異象的来源。一时丝路上似乎开启了光明的门,引向伟大的帝都洛阳。
  不过,教会迟疑了。什么“金像”?好像是巴比伦王的偶像吧?不可能是从神来的启示。
  次年(主后65年),汉朝使者蔡愔的旅队,橫越大漠,走上西域的道路。又过了一年,蔡愔带回了佛僧。中国的大门,缓缓的关上了。

  唐贞观九年(主后635年),聂斯托利(在中国称为景教)主教阿罗本(Alopen),齎圣经和“圣像”,远道自波斯到了大唐的京都长安。
  这一次,皇宮的大门也敞开了。皇帝特派宰相房玄龄,出郊外礼迎,荣封阿罗本为“镇国大法主”,像是大祭司崇高的职位。
  在皇帝支持之下,御用的宗教兴盛起来;寺满域內,民纳景福。信众增多了。在平“安史之乱”的军事行动中,景教徒也积极参与。只是景教的教职人员,只致力於培养宮廷关系,缺乏基层群众,更忽略了文字事工。二百年的时光,靜靜的流逝了。景教借用了大批的佛道语词,连一本可读可诵的译经也沒有留下。这一次,不仅门关上了,庙堂也弭为平地。

  元朝的成吉思汗(1155-1227),英武盖世,开疆拓土。他为儿子塔里,娶了克烈部族信奉景教的公主为妻,就是元世祖忽必烈(1215-1294)的母亲。那时的基督教称为“也可利溫”教。
  威烈一世的忽必烈汗时,意大利商人麦浮孛罗和倪可孛罗(马可孛罗之父)来觐见,忽必烈要他们向教皇贵歌利十世传达,要求派一百名明道深思的宣教士,来教导中国人民。结果是只三名教士来华。
  忽必烈又对马可孛罗说:“四族不同的人民,分別信奉四位先知:基督,谟罕默德,摩西和佛陀。我同时尊崇敬奉四者,向他们祷告,看哪一位最高明的,能夠给我帮助。”1289年,特设官署,掌理基督教事务。
  约在1333年,扬州,杭州等各文化中心,设有教堂,有一座教堂且在皇宮附近,信徒共约六千余人。
  但几年几代之后,广大的蒙古帝国,成了喇嘛僧的天下,不久,也就趋向沒落。

  复活的主耶稣,是“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沒有人能关,关了就沒有人能开的”(启示录3:7)。
  在人看来,是关闭的门;但祂能夠打开铜门,砍断铁闩。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遭受強烈的反对,似乎福音的门是关闭了。但那信心坚定的使徒说:“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並且反对的人也多。”(哥林多后书16:8,9)
  人的反对,並不是门关了,正是敞开的门的明证。如果门关了,就沒有反对了。正是门敞开,反对才多,因为福音的光就是不受黑暗欢迎的;不过,工作的功效也多。感谢主!
  只要你敞开心门,就可以知道主奇妙的工作。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