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往自心探求

侯澔

 

  在一次看完展览会回家的途中,听到收音机里谈论日本尺八和洞箫的话题,对照甫看过的展览,真是令人百感交集!

  “尺八”,是类似洞箫的日本古老乐器,据说音色古朴,但已渐渐面临消失的危机。这使我联想到古琴和古箏:古箏在国乐界依然盛行,而古琴似乎和尺八的命运相同,像展览会中获得大奖的,几乎都是华丽多装饰的作品,至於质朴內敛的作品,则有如凤毛麟角,而且也不易获得评审的青睐。

  这或许不是评审眼光不佳,而是整个时代性格的问题。当这个时代的性格是华而不实,譁众取宠,不重內涵只重包装时,那么流风所及,不论人际交往,社会人文,艺术创作,乃至宗教,也都不自觉的往这方向倾斜。

  而从事艺术创作多年的我,无形中也是受这流风所影响的一份子;然而书法篆刻,毕竟是古老的东方艺术,在此领域中精神內涵一直是极重要的一环。这从古人的书印中,可以得到印证。许多初看平平无奇的作品,卻越看越耐看,值得玩味再三;而当代许多作品,虽然极尽变化之能事,令人目眩神夺,但往往流於甜腻,而不耐久看。变化本非坏事,甚至是创作的基本精神,而之所以不耐看,或许是过度的往外驰求,忽略探索內心无穷宝藏的缘故吧。

  蛰居山间多年,对外甚少交往,甚至展览也很少看,久而久之受外界的影响就微乎其微。而长时间寂靜单纯的山居生活,对世间名利的竞逐之心渐趋淡泊,在这样的氛围中,思考和自心观照,似乎渐渐显得清明,对上述问题也有较为深刻的体会,作品风貌也不知不觉中略有转变。

  一些朋友对於这样转变的反应是:“你的作品似乎不若以前‘老辣’”,意思是变得平淡,而不如以前精采了。这样的反应早在我的预期之中,虽然难免有点寂寞,但想起刘长卿“听弹琴”诗:

  冷冷七弦上,靜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似乎也就不那么寂寞了!

  我在这方印的印笺写上:“不想爭奇斗艳,只愿往自心探求”,或许沒有掌声,难免会有些许孤独,卻別有一种平实的喜悅。

  我喜欢这样的自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