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彼得的独白

凌风

 

  登上加利利的山
  望下去革尼撒勒的湖水
  依旧是那么可爱的碧蓝
  夕阳映照在水面
  流动的黃金在跳跃闪闪
  唉 离开你许多的日子啊
  使我多么怀念

  晚间 回到伯赛大镇的家园
  妻子唠叨着说
  盛面的罈子已经快见底
  瓶中的油也将干
  瞥一下更年老的岳母
  她的额上又添了不少皱纹
  脸色有些阴沉
  算那是灯影的缘故吧
  至少我愿意相信

  是谁说过
  夜晚的決定常会错误
  但我还是作了決断
  等到太阳落山
  基督还沒出现
  我们不能不为生活打算

  找着了伙伴们
  我说 我打鱼去
  多马拿但业雅各约翰
  还有两个门徒
  都说 我们听你的
  谁不是为了得利充飢
  不错 他们仍然承认
  我是他们的老大哥
  另外几名如果在这里
  也一定会惟命是依
  我为自己的领导力得意
  不知怎地有些悲哀气息

  本来我还招呼另一个西门
  但他仍有爱国的激进派旧习
  听我说错了“提比哩亚”海
  (应该用加利利)
  他就不喜欢那罗马皇帝的名字
  坚決的不同意
  我也曾想到同城的腓力
  他住得远些时间上来不及
  俺就是难改这个急脾气

  不脫咱渔夫粗犷的天性
  说干就干
  整理好了网
  跳上那熟悉的旧船
  趁着不到四更天
  甩掉了外衣
  且喜结实的膀臂仍沒消減
  赤着上身把船撐离了岸
  撒下了网
  希冀着捞取利益的丰满
  可以作身上衣 盘中餐

  一次又一次拉上了网
  网都是空的
  夜风吹着
  虽然沒有流汗
  希望卻渐渐消散
  失望沉重的压在心间
  明亮的星光不再那样灿烂

  小船载不动失望
  蹒跚的移向岸边
  晨雾中有个身影站在那里
  向我们呼喚
   小子们
   你们可有吃的吗

  这简直是讽刺一般
  一夜的劳力
  使我筋疲手软
  这一问 更觉得肚子饿
  晨风格外生寒
  我回答
   沒有 船空腹也空
   难道你有眼看不见

  那声音说
   你必然得鱼
   只要把网撒下右边

  岂有这样的道理
  在漫长的夜里
  我们已经试了千遍百遍
  不知是什么力量
  叫我们再试最后一番
  虽然不是心甘情愿
  哇 果然
  听命的新经验

   是我们的主

  惊叫的声音来自约翰
  我无比的兴奋
  不过 怎能赤身与主相见
  束上外衣全力游去
  虽然外衣缠绕不方便
  三百呎的冲刺我必要领先

  那里有炭火
  上面有鱼又有饼
  耶稣在旁慢慢的来翻
  祂说
   把刚才打的鱼拿几条来加添
  我们卑微的劳力祂並不棄嫌
  约翰他们把鱼网拉上来
  里面满了鱼
  我们七人一同数点
  数目是一百五十三

  溫柔的主
  竟然放下了身段
  亲手为我们预备早饭
  我永远记得
  那熟悉的感谢
  那钉痕手递出的鱼和饼
  出奇的美味新鲜
  主流露出奇妙的爱怜
  深深的关切完全的预备
  沒有责备我们回顾饭碗
  我束上腰带跟随祂
  撇下万事 奔向标竿
  永不返顾 一直向前
  再奉献自己 生死交祂管
  一切路途由主引导重担祂负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