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主日学的开始

史述

 

  现在的主日学,已经成为宗教教育不可少的部分,连佛教也模仿起来。但起初不是这样。
  有人说他爱虛荣,有人以为关心社会,就是忽略福音,或说关心平民教育是破坏主日的不敬虔行为。但主日学运动,到底传开了。到今天,虽然再沒有谁来反对了;不过,仍然需要再加強推行。
  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教会遭受自由派的侵扰。正统的基要主义者,采取“敬虔的逃避”政策,仓皇寻求自保,以至避社会福音,也避免关怀社会:只传个人得救的福音,不涉及社会疾苦。也就是说,只求人将来进入天堂,不管他现在陷於地狱。幸而教会保留了主日学,就是宗教教育,使后来的一代,得有复兴的机会。
  主日学的创始人睿可司(Bobert Raikes, b. Sep.4, 1736 - d. Apr. 5, 1811),生於英国哥劳斯特(Gloucester),父亲拥有一间当地的日报The Gloucester Journal。1757年,父亲去世后,他以二十一岁的少年作了发行人,接手经营。
  哥劳斯特是一个古老的工商业城市。因为受到工业革命的影响,造成严重的贫富不均现象,犯罪率很高。睿可司有兴趣於监狱改良工作。他随即发现,监狱並不生产罪犯,是社会生产罪犯。他看到许多幼年童工,每天劳苦在工厂工作,星期天休息,则游荡无所事事。他们既沒受过教育,品行一般都很恶劣,容易感染坏习惯,正是培养罪犯的溫床。因此,睿克司商请邻近教区牧师司陶克(The Reverend Thomas Stock, 1749-1803)的同意,发动了几名妇女,自己出薪资延请他们,在各人家中召聚儿童,给他们基本的读书课程,和圣经,並教义问答等宗教教育。
  经过了许多年的倡导,开导,推行,不管人的反对。那是一段漫长孤独的时期。终於冰雪开始融化了,简直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1780年,在当地的圣公会教牧支持之下,开始了这种称为“主日学”的事工。
  那时的主日学,並不一定在教堂的四堵牆內。引起爭议的原因是,主日是应该休息敬拜的一天,学校不上课,怎可以教导孩子?这不是公然违犯安息日吗?也许是因为他的身分和声望,也许是因为人民普遍拥护,睿可司並不曾因主日学入狱,连孩子们都沒有因上主日学而进监狱,更不曾有人提议把睿可司送上火刑柱。只是冷漠,冷漠的不赞成。
  睿可司卻不满足。
  睿可司在他的报纸上撰文倡导,渐渐引起了普遍的兴趣;在全英国各地,都有人效法。於是,主日学渐成为教会的事工。后来,教员也从受薪而改为义务事奉。这项运动极为成功。在1783年十一月三日,Gloucester Journal撰文宣称过地狱般生活的儿童们,享受到“主日的天堂”。
  守旧的人仍然反对。他们反对任何新的事物:新的就是不好的,违反传统就是错误。像任何新兴的事工一样,主日学也继续受到人的反对。教会中有人反对,以为那会破坏虔诚的敬守主日;更有人反对普及平民教育,认为那会引起人民造反,发动革命!
  主日学运动,得到约翰卫斯理的赞成,並协助推广;连王后也予以支持。在当时,以敢言知名的政治家福克斯(Charles James Fox, 1749-1806)也曾赞成。1785年,在伦敦设立了主日学协会。主日学运动也超越了大西洋;1791年,美国联邦宪法通过后仅二年,在非拉铁非成立了超宗派的主日学协会。到1811年,睿可司去世的时候,建立了三十一年的主日学,单在英国已有约五十万学生。现在,更不分宗派,主日学已成为教会普遍接受的节目,是宗教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主日学的教室,保守许多孩子免於走进监狱,卻走出去不少的领袖。
  美国的主日学,本来发展最快;以后,到了提倡公立学校的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起来,主日学就不再是贫民子弟获得教育的唯一地方,影响力也低減了。
  后来东正教也有主日学,其他宗教也有仿效的宗教教育。天主教则大致无主日学,而有其自己的宗教教导。

  我们都应当记得:宗教教育是教会的骨干。不止幼童应该参加主日学,成年人也应该参与;不是主日学的教员,就该是主日学的学生。注重宗教教育的教会,信仰都有良好的根基,也能迅速的增长。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