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隅思

深竹浮煙

 

  喜欢倚着后阳台,看看鸟儿停佇的身影,听听他们的啾叫声,再望望那片被各个屋脊掠夺而所剩无几的天。

  想起从前,还住在妈妈那边时,我的后阳台视野良好,可以望见一大片天,可以看到一小块空地,可以窥视一条小小的马路。那时,也爱倚在那儿,靜靜看着来往的人车,偶而望望那片似近卻远的天,有时瞥见熟悉的身影,总能让那天多了一份奇特的心情,即使跟那人並不熟稔。

  国小时,同学来找我玩,也总爱带对方到后阳台享受那乐趣,但对方总觉无趣…。当时年纪小,只觉沮丧,如今体悟,有些美,只能自己沉浸,享受,无从分享。

  然而,我们的心总希望有人能共享,这样的人也曾存在,来了又走,去了又来,在这反覆的来来去去之间,究竟有多少美,让我们的心,错失了…抑或忘了那最初最初的感动。

  从台北回来后,原本的家已无我棲身之处,搬到这儿,整个三楼都已属於我,原本是我房间的位置,已由阿宝代管,房子的格局相同,心情卻已各異。

  鸟鸣声又响起,幸福,还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