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遊行抗议的省思

蓝采

 

  报纸版面一角“中华电信工会,将发动罢工抗爭,並向国际求援”。
  在众多光怪陆离的遊行抗爭中,如果本身不是电信员工,谁会去注意这则新闻?的确,现今社会,遊行,抗爭,已经成为一种不满现状而诉求的唯一管道;不走上街头,好像大家都忘了他们的存在似的。然而,太多的遊行,抗爭,除了制造交通瘫瘓,劳民伤财,沦为国际笑柄之外,对於诉求动机,真正能达到几成效应呢?

  前些时日,电视连线报导台湾南部医生团体对健保局的抗爭遊行。连高收入的医生,都需要走上街头,更遑论我们一般市井小民?讽刺的是,电视记者对医生团体的诉求,並沒有作太多深入报导;而是对医生跟医生娘们的穿戴而品头论足,珠宝,华服里,看谁对名牌的品味最有研究,谁的行头最值钱,就连知名度也要一较高低。
  选举过后,无论哪个政党当家做主,遊行,抗爭已经成为一种惯例。公娼走上街头,农民为加入WTO抗议,有人为“白米炸弹客”声援,“焚化炉”,“垃圾掩埋场”,大家誓死抵制;连演艺人员,教师团体都上街头怒吼,司机工会,廚师工会,西服工会…,每个团体都有不满要诉求。学生群起抗议福利社菜色不佳,原住民同胞团结一致,要爭取更大的社会福利;就连学测残障人士是否加分,都有人上教育部请命…。
  除了理性诉求外,还有丟鸡蛋砸石块抗议,绝食抗议,罢工,罢驶,甚至更有人引火自焚…。各种抗爭活动中,更是千奇百怪,布条,海报,身体彩绘,大声公…极尽夸张之能事,更甚至与警察对立,斗殴,而成为喋血的悲惨事件。
  我不禁在想,身为家庭主妇,是不是就像不食人间煙火,溫室的花朵一般,完全生活在状況外呢?如果说要对现状不满,家庭主妇是不是更该有较大的声音。
  物资跟小孩学费不断上涨,健保费,水,电费…都要涨;整个社会充满犯罪的诱因,使得对小孩成长充满隐忧;工作机会被刻意剝削,更甚至有人嗫服於暴力环境之下。如果必须走上街头,家庭主妇们是不是也更理直气壮?
  我又突发奇想,如果家庭主妇也来组织一个“主妇联盟”,然后动不动就上街头遊行,若要论声势之浩大,谁与伦比?只是诉求范围太大,该上“立法院”抗议?或是直捣“总统府”呢?这些问题就留待以后再作商榷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