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读书与藏书

区室

 

  不是先有书才有人,是先有人才有书。
  这是说,书是为了人的需要而存在。人发现自己活得不会太长久,所以有两个难处:一是对过去的事,知道得太有限;一是沒法把自己所知道的,传给后人。
  於是,在语言传通之外,有了文字,有了书。

  从前有一文士,喜欢读书,家藏典籍丰富;经过秀才,举人,进士的三级考试,一荐北闱,再捷南宮,更中了状元。这自然是旧社会最得意的事。他作了一副难掩其自豪的对联:

  藏书数万卷读书数千卷著书数百卷
  乡试第三人郡试第二人殿试第一人

  不过,我们且慢羨慕这着意功名利祿的先生,到底是有一项缺憾:藏书多於读的书。也许,他不是不想读,也不是以为许多书不值得读,而是时间不夠,精力不夠。
  即使我们乐於读书,你一生能夠读得多少?实际上,全世界的书多得不可量数,如果只略展书目,已经得付上百年的时间。退一步,古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该是今代人最低的目标。但连读得到万卷的古人,除了主编四库全书的纪昀(晓岚)之外,也是不多。
  有一位空前绝后智慧的王写道:“著书多,沒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传道书12:12)这是生也有涯,知也无涯的另一种说法。

  古时复制书籍的科技,还沒有发达,书价比现今高得多;而读书人比较不普遍。所以读书和藏书,是值得自豪的事,书主如同财主;坐拥书城,不仅是知识丰富的记号,也是钱多的标识。因此,我们在书冊上面或內页,可以看见签名为记,或加盖印章。
  还有一个原因,是防盜措施。中国有句话说:“窃书不算偷。”对於现代的“智慧产权”,是一项讽刺。
  在另一方面,图书馆是晚近才有的,沒有书的人,要向有书的人商借。不幸,那时沒有复印机,抄传困难,借书成了人情。所以有“借书一瓻,还书一瓻”的说法。意思是,借书和还书的时候,都要带一瓯酒,作为礼物。可是人心浇薄,借书者常是有借无还,有时是损残书叶,有时是书主自己忘记了;於是成为“借书一痴,还书一痴”。意思说:为免受损失,最好是吝惜不借书给人;借的人以非法佔有是当然的,不肯归还,谁归还是吃亏的傻瓜。这种低鄙的心态,就像以贪污为聪明,以守法为笨人,多么可惜!

  书票(Ex Libris)兴起较晚。
  活字印刷机是德国人发明的,所以书票从德国流行,是自然不过的事。
  亚洲国家中,日本是最先进的西化国家。他们最先模仿西法印书,因此,他们最先使用书票。
  书票不仅为防盜,后来发展成为一项艺术。有时是说明书主是怎样的人,有时是表示其志趣,和从前文人的“閒章”作用差不多。收集书票,也成为一项雅嗜。
  现在书普遍了,书票也因之普及,各国各地,都有书票协会的组织成立,共同研讨书票艺术。
  以我个人浅见,虽然商业化印刷,和电脑打印,都已经普遍,出品的书票也美,但我对木刻或印章出来的书票有偏爱,以为比较古朴自然;而大量复制的产品,则只适合图书馆,私人藏书,还是守旧好,正如骨董不宜大量制造的道理一样。
  在中国古老通俗的三字经中,作者说:

  人遗子金满籯
  我遗子惟一经

  是说他把重要的教训,辑成这本三字经,留给后人诵习遵守,对於他们的为人,会有帮助,比贪官污吏奸商败类,把造孽钱留给后人,更好得多。这确是有理。但更重要的,是把圣经神的话教导人。

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3:15-1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