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神所使用的圣诗和诗歌

赖建鹏

 

你们要讚美耶和华!在神的圣所讚美祂!
在祂显能力的穹苍讚美祂!
要因祂大能的作为讚美祂,按着祂极美的大德讚美祂!
要用角声讚美祂,鼓瑟弹琴讚美祂!
击鼓跳舞讚美祂!用丝弦的乐器和箫的声音讚美祂!
用大响的钹讚美祂!用高声的钹讚美祂!
凡有气息的都要讚美耶和华!你们要讚美耶和华!
                诗篇第一百五十篇

运动可以健壮身体,音乐可以健壮灵魂。 --柏拉图
音乐是神给人类最美的赏赐,可以令人离开忧愁的重担,也可以排除恶念的迷惑。 --马丁路德

福音的翅膀

  宣教士的双手,一是握着圣经,另一是握着圣诗,把福音—生命之道及对神的讚美,带到“未得之民”。众信徒因着生命之道及圣诗,生命得以成长。圣诗和福音诗歌,好像是福音的翅膀,展翅翱翔,将福音传於普世。

圣诗与敬拜

  有不少的圣诗是护教及根植真理。如“圣灵降临”歌,作者为第四世纪的圣安波罗修(St. Ambrose)。为了对抗亚流派(Arian)的異端,他不屈不挠,不肯放棄正统的信仰,而作了这首诗歌。信徒几代高声颂唱,真理得到坚立和存留。“永生神就是灵”这首诗歌是描述了神的神性。人们反复吟唱,都能把真理透入人心。当我们高唱“坚固保障”,我们不仅能体验马丁路德的改革奋斗和试炼的经历,更能帮助我们面对试炼,战胜撒但。
  古典音乐作曲家巴哈(Bach)。他作的合唱曲(Cantatas),圣乐曲(Oratorios)和颂讚圣诗(Anthems)的每一首曲,都写上“SDG”三个字母,意思是“唯独荣耀神”。
  在主日敬拜的聚会里,信徒集体唱诗歌,敬拜的对象是神,祂是配得一切荣耀的。避免以自我为中心的充满感性內容肤浅的诗歌。让敬拜能预尝“在地如在天”的滋味,让主日的敬拜透过圣诗及证道,把神的超越性,临在性,彰显在每一敬拜祂的人。

圣诗与呼召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神多次用音乐呼召我,感动我,无论是韩德尔的‘弥赛亚神曲’,‘奇異恩典’或一首清唱的黑人灵歌,诗歌的內容,美妙的歌曲,都能引发我灵魂深处的悸动,使我流下悔改的淚水。”
  诗歌是人对神表达情怀和爱,当我们引吭高歌或微声低唱时,诗歌就能驱散我们心中塞满的落寞,忧愁与徬徨,有时我们的生命彷彿燃烧至将尽的炭灰,那美妙旋律,感人的歌词令我们再燃烧起来,重振生命之雄劲,激发生命的火花。当我们唱出悠扬悅耳和喜乐的诗歌时,周边的人也必从中得着歌声及诗词的滋润和共鸣。
  神所使用的诗歌,往往是洋溢着神的恩惠与慈爱,正如“耶稣恩友”,“亲爱主,牵我手”,“我心灵得安宁”,“在主翼下”等诗歌,作者在极度痛苦中蒙安慰,得释放,而写出歌词及感受。无论聆听或歌唱者,心中必起共鸣並得蒙安慰。
  颂唱圣诗能医治我们心灵的创伤,诗词及歌曲使人得鼓励,镇靜,心被恩感,重新得力。圣诗能提醒我们定睛慈爱天父,圣灵透过诗歌,用说不出的歎息,替我们祷告,使我们灵性甦醒,与神更亲近。当我们聆听那些肃穆壮丽的圣乐时,例如:“你真伟大”,“圣哉,圣哉,圣哉”,“你的信实广大”,会感到个人渺小,使我们的灵魂得到淨化,境界得以升华。圣乐能陶冶人的情操,让人品质高尚。

圣诗与灵感

  海顿是奧国有名的音乐家,特別以圣乐的创作而名扬乐史。他根据圣经创世记而作的创造最为人所称颂。
  1808年三月八日,当维也纳大学演奏此曲时,特地邀请海顿亲临致词。当时,海顿已衰老到不能行动了,只好请人抬着进场。一进入会场,全体的观众立即起立鼓掌,向这位伟大的音乐家致意,这时,只见海顿以手指天,很虔诚的说:“这音乐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上帝那里来的。”海顿贴近神的心,摸着神的旨意,方能有这伟大的心灵创作。(註一)
  迦南诗选作者小敏说:“神是创作的源头,我从来不知道下一首会写什么诗歌;然而,神感动我的时候,就像一道光引导着我。”

圣诗与宣教

  1956年一月的某一天,五名年轻的美籍宣教士,在赴厄瓜多尔的奧加族宣教前,同心祈祷及高唱“我们有一故事传给万邦”。唱完这一首宣教诗歌,与家人及同工说声“再见”,出发向那些从未听过福音的未开化民族传福音。数天后,消息传来,他们全部被奧加印第安人杀死,为主殉道。但福音的种子,往往是用殉道者的血所浇灌。今天,数百万的奧加人,都因福音而蒙拯救。
  是的,有许多宣教诗歌,如“到远方传福音”,“快去传福音”与“我们有一故事传给万邦”等,信息同样充满能力,激励爱主的基督徒,奔向未得之地传福音。尽管是充满黑暗,生命沒有保障的艰难危险地带,即使牺性生命,也所不惜。因着爱主,爱灵魂的心,宣教士陆续不断地勇往直前,直至福音普传,将丧失的灵魂,带进祂的国度里。

圣诗与试炼

  我认识一个从中国来加拿大的正在进修神学,並准备全时间事奉的姊妹,她与我分享以下的见证:

在那些苦难的岁月中,圣诗曾带给我和我全家,莫大的安慰和力量。还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正是文革时期,爸爸因为信仰的缘故被捕入狱,妈妈整天挨斗,遊街;但是,当妈妈回到家中,她总是不断地唱诗歌,尽管脸上掛满了眼淚。记得她经常唱的一首诗歌是:

  神,你正在重排我的前途,
  你也正在拆毀我的建筑;
  衷心事奉的人日少一日,
  误会增加清白逐渐消失。
  我眼有淚珠,看不清你脸面,
  好像你话语真是不如前;
  你使我減少,好使你更加添,
  好叫你旨意比前更甘甜。

这些诗歌伴随她度过了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有一首诗歌是在我还不明白其意义的时候学会的,因为妈妈每一天都在唱:

  在试炼之后不再有悲伤,
  在疑惧之后必得享安康,
  在黑暗之后必得见明光,
  漫漫长夜后清晨光益彰。
  暴风雨后,日光出现,
  稳经试炼后有得胜冠冕,
  跋山涉水行完一生路程,
  在天与主相会直到永远。

  迦南诗选往往描写信徒为主受苦的心情。
  有个中国姊妹曾分享:“唱外国圣诗时,我便进入到上帝的领域当中去;但当我们唱迦南诗选时,我就感到是上帝走近了我们。”
  另有一个传道人说:“我爬山越岭传福音时,唱起迦南诗选中的一首:‘走过最低最低的深谷,爬过最高最高的山坡’时,我就有力量继续爬山去传福音。是的,沒有经历艰难逼迫的苦难,十架的经历,就不能写出触动心弦的诗歌。”
  这些诗歌感动人心,使人得着鼓励和安慰。

结语

  圣诗是以神为本的神学基础为依归。描述神的圣洁,荣耀,慈爱,大能和祂的奇妙作为。传统圣诗为历代教会属灵圣徒经历及结晶,圣诗所以能夠超时间,超民族,超宗派的颂唱,“乃因圣诗包涵面广阔而全备:神的爱与公义;主耶稣的降生,受苦,受死,复活;信徒的悔改,得救,灵命进深,治死老我,为主受苦;教会的生长,淨化,佈道,宣教;以及施洗,圣餐,婚,丧,嫁,娶等礼节。”(註二)
  唱颂圣诗,能使我们超出宗派,观念的異点。因为我们颂讚的对象,是同一的唯一真神,祂是至大,至圣,至善,至爱的真神,颂唱圣诗,也令我们在主里经历合一的敬拜与相交。不论是圣诗或灵修诗歌,当我们颂唱,弹奏或聆听时,就能使我们激发真情,亲近主,陶冶性灵,增进欢乐,生命长进。
  地上所有的事物和活动,在永恆里将不会再存在,唯有对神的敬拜和讚美,是永不止息的。

註一:神采飞扬网站。
註二:王永信:“敬拜诗歌今昔谈”。大使命,2004年12月,页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