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教育与宣道

冯虛

 

  近代提倡监狱改革的人,认为监狱不应以隔离和惩罚为目的,应该包括再教育。因为根据调查,狱犯多缺乏良好的教育,很多不识字;服刑期满释放的犯人,不能就业,有很多还要再回到监狱的门去;在监狱中,不过使他们学得更精明的犯罪本领,不学有术,是更糟的事。因此,产生了监狱教育,教导服刑的人,造就他们,使他们回到社会,可以成为有用的好公民。原因是如果不识字,或沒有充分的教育,出狱后,缺乏谋生的技能,难免走回旧路,形成恶劣的循环。
  人犯罪入狱了,才去注意改变他,不是不好;但更要紧的是,先给他适当的教育,使他不至於犯罪。
  启蒙运动的观点,以为罪恶是由於人的无知,如果推广教育,就可以改革人性,使人不再犯罪。当然,这不免是过分乐观的看法。
  另一个极端的看法,同样的错误:就是认为教育既然不能改变古实人的皮肤和豹的皮,不如干脆放棄教育。这样的看法更是有害。奧古斯丁指出:我们语文的才能,是生下来以后,从听別人说话,渐渐模仿来的,或是特地学来的。这样,人怎能沒有教育呢?

  传扬福音,使人悔改得新生命,是基督给门徒的使命。但不止於此:还要把主的教训,教导信徒遵守,这就是教育了。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教会尽量推行教育;事实上,西方的教育绝大部分都是教会办的,教会不仅把福音的光照进黑暗,也是智慧之光的来源。中世纪以后,都是如此;一直到十九世纪,大学图书馆牆上,常写着:“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
  不幸,事情大有改变了。公众教育的流行,确是普及了教育,但沒有提高教育的素质。官办的事业,很少不出问题。现在的公立学校,课程內容是一团糟,关心子女的父母们,该去好好察看研究,到底有多少营养,多少毒素。特別是跟教会的教导,圣经的真理,有沒有差別。有很多学校,教出来的学生不识字,在中学里,不准带圣经,卻教导性教育,学校要设有托儿所,因为有些孩子生了孩子,学生是小妈妈。结果,教出来的学生,“在善上愚拙,在恶是聪明”。

  西方古代教育源流,分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与非自由教育(Illiberal Education)。自由教育包括文,史,哲学,法律等科,大致与我们今天的人文学科相同,只有自由人才可以学习。所谓非自由教育,则相当於今天的职业教育(Vocational Education),包括医药,技艺等,非自由人也可以学习,为了培养服务的功能。在这方面,刚好与现代的价值观念相反。今天的人,虽然不是都着意於服务,但知道服务可以得到实际的报偿,可以积聚财富,而视一般人文学科为不值钱的东西,是不得已的选择。
  以教育的性质,则可分为品德教育(Moral Education)与智能教育(Intellectual Education)。因为教育不仅是教导人如何谋生,还要教导人如何生活,活得有意义,对於別人也有意义。
  我们诚然必须同意:“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是更要知道,立定作得好的意志的是人,使用利器的也是人。如果把利器交在错的人手里,用以为恶,则为害也更大。
  显然的,今天教育的问题,是严重的忽略品格,只注重智能的传授;有的甚至连智能也忽略。基督徒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既无以逃避,也不能袖手不管,任凭我们的子女沦於世俗教育的洗礼,更不能忽略主的托付,教育就是教会宣教事工的一部分。拯救自己的子女,就是道化世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