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陵兮

 

  我们中国人最不喜欢“灰”了,不管在形态,心态或颜色上,碰上“灰”总是“有点儿那个”。“碰了一鼻子的灰”是形容“撞板”,“碰钉子”的不顺遂;“灰头土脸”的是间接骂人“土里土气”毫不光鲜,一点不神气。诗人李商隐的名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淚始干”,那鞠躬尽粹之执着和感叹,叫我们引起共鸣。在人“披麻蒙灰”或“披麻戴孝”的日子,我们会礼待之,卻保持距离以免沾“灰”。

   最近,母亲去世了,遗愿是要火葬。在安息礼拜后,我们就到火葬场去送她一程,那熊熊的大火不一会儿就掩盖了整个棺木和她的身体。两个余小时后,我们恭恭敬敬地围在她的头骨和骨灰前,待骨灰装殓入罈,然后上坟山安葬。因为这罈“骨灰”是“我的妈”,我並不害怕它,只是惋惜着不能再跟她写信或讲话,一时间不能接受这“一罈灰”就是我从小到大所依赖的妈妈。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天主教徒几乎佔人口的一半,每逢耶稣复活节的前四十天,许多信徒都齐戒,布施和服务社区,以宣扬基督之精神。在殉难週──即由耶稣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棕枝日),到复活节这一个礼拜,其中的礼拜三,是“蒙灰週三”,大多数的天主教徒一大早便去礼拜,然后由神父在他们的额头上,用“灰”画一个十字架,那表示“你出於尘土,也要归回尘土”,也是披麻蒙灰在上帝面前悔改认罪的意思,叫信徒思念耶稣基督赐给我们的恩和爱--祂替我们受罪受死。对一般的圣职人员和信徒来说,额头上那个用“灰”画成的“十字”,能维持半天都不容易了,因为在人群中,不以“灰”为然的,嗤之以鼻,或投以異样的眼光的,大有人在。这“信仰”的表记,並不是圣诞的欢愉,舞会,聚餐;更是不感恩节的火鸡和南瓜。
   这“蒙灰”的十字架,一年中只出现一天,卻是高举了信仰基督的中心,记念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死在十架”。“蒙灰週三”是欢迎基督为王,至祂死而复生,期间的一个间奏;它也指向代表“罪的工价就是死”的受苦日。不知道今年你打算如何过“复活节”?我们该如何用那复活节前的四十天来反省一下自己的信仰?是否打算在额头被画个“灰十架”都沒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去感受那愿意为我们的罪受苦受死,三日后复活,成就救恩的耶稣基督,这位爱我们的天地主宰。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