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南京大屠杀前奏

史直

 


张纯如

  三十六岁的华裔作家张纯如(Iris Chang),於2004年十一月九日逝世。 据查,是由於长久情绪低落,以手枪自杀身亡。
  张纯如自幼喜爱阅读和写作,在高中时,获作文比赛首奖。在大学原读电脑,转入她所爱的新闻系;毕业后,入约翰霍浦金斯大学读硕士。与Brett Douglas结婚十三年,未育有子女。她曾著有中国飞弹之父钱学森的传记,而以其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南京浩劫Rape of Nanking)一书,而成为全球知名。 因她极力主张报道事实,伸张正义和人权,被称为历史家,和“一代侠女”。但她希望把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拍成电影,始终未能实现。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数月后,首都南京棄守。日军入了城,展开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受害者达数十万人之多。不过,这一事件,被故意遗忘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为什么多年来缄默不言呢?
  在侵略者,当然丑事恶事还是不说的好。对被侵略者来说,当年守土不力,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也以不言胜有言。而且国际关系讲现实,沒有友邦支持,声音达不到远处。加以当年的中国政府,失去了中国大陆,极力想得別国的承认,因此,在战后,日本恢复主权的时候,所谓“战胜国”要巴结着寻求订立和约,哪还敢提当年屠杀的恩怨!还一层问题,在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的执政者故示仁慈市惠,不经过法定程序,越权非法宣告对日本“以德报怨”的政策,也不好意思再追查旧帐了。
  更到了以后,时已过,境已迁,借口不愿伤害种族感情和友好关系,反把当年南京屠城惨案,遮盖起来,所以多年不得见光。不错,中国挨了打,受了伤害,但旧中国情愿订了和约,新中国沒有理由重新算旧帐;这就是人民的不幸了。
  现在,日本连旧帐也不认了,试图反案,要把当年侵华的历史重新写过,把那些污点粉刷一番。
  不过,在遭外国人大屠杀前十年,南京还曾遭受本国人的小残害,而且二者可能有一些牵连。这更少人知道的史事,经作者查证记下,免得完全被遗忘到历史的垃圾堆里。  编者

 

  据说,今日在华人聚居中心的地区,如纽约华埠,南加州的蒙特利公园等区,街市上停的汽车九成以上是日本产。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亲自经过中日战爭那残酷环境,和黑暗时代,为何不肯苦苦地告诫年轻的一代,为了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以来死於日军暴行下的同胞们,不该继续帮助日本的经济复兴,以至经济称霸世界呢?现在既为美国公民,为何不提倡国货呢?
  我们也不可忘记,1937年,日本军在芦沟桥发动侵略战,上海八一三之战,以及南京之十二月间的大屠杀,依中国官方的纪录,惨死约估三十万人,被害者都是手无寸铁同你我相似的平民,中国正规军与俘虏之死亡,並未计算在內。

  当时东京的日日新闻,载有一篇“紫金山下”的文章,其中有如此报道:准尉宮冈和野田,约定要砍杀一百个中国人头作为最高记录。到了十二月十日,两人相遇,见军刀都砍卷了刃,不免相视而笑,互作报道:宮冈的成绩是106,野田是105,相差只一人头,等於不分胜负。於是再作赌,以150人为目标。…

 



  上例並非旨在说明,所有的日本军人,对当时的中国人民的态度,都是如此残暴。遙想国父孙中山先生,於1905年,在日本创立兴中会时期,民间有博爱为怀的侠士宮崎及其友好,支持中国的革命运动。中山先生又结为好友犬养毅,为民间组织的黑龙会,也主张援助革命。首相西园寺,则取旁观的态度。连三次组阁的桂太郎,也成为中山先生的朋友。可惜中山先生死得太早,蒋介石领导的时代,为达到目的,便不择手段,与旧军阀合流;那些军阀原是连年搾取民脂民膏的暴徒。本文所写的“南京事件”,发生於1927年的三月间。
  此时期的日本,是若槻內阁时代,他依从币原外相的一贯对华政策,不肯受日本军参谋在本部的左右,坚持拒绝干预中国內政。
  由於南京事件的发生,若槻內阁遂而倒台,起继的新內阁由军人田中义一任总理。他的政见和论调是:若征服世界须先征服支那〔中国〕。於是出兵山东,阻挠北伐於前;在沈阳攻击北大营,开启侵佔东三省的序幕於后,最终发动了中日全面的战爭。
  1927年发生的南京事件,今举一例,便不难想到其他:
  是年三月二十三日,南方军阀的北伐军,乘胜进入南京紫金山一带,下午进佔雨花台。北军以鲁督张宗昌的残军为首,先於市区抢夺,后於夜间渡江北遁。
  次日黎明,乱兵北伐军入中华门鼓楼区,创金陵大学兼副校长美国文怀恩博士(Dr. John Elias Williams, 1871-1927)拟率同事们於早饭后前往欢迎。此时,进入南京的北伐军,纪律开始崩溃,新的全面抢劫发生,南京城中一片混乱;商店关闭,士兵任意进入西侨民宅行抢及放火。先是英领署被侵,继有金大北邻的日本领事馆被捣毀。此事为金大职员所目击,並非日方宣传。文怀恩博士欲走出校门察看实況,为中国士兵八名所监视,其中有七名开始搜查西侨,一面放枪示威,口中呼喊“打倒外国人!”“打倒帝国主义!”在场的中国人识出,其中多为操湖南口音唐生智的部下。
  中国士兵除了掠夺各西侨的钱包,水笔,手表外,也向文怀恩博士索取他的怀表。於是,他笑着说:“不要拿去这表,它是我母亲给我的纪念品啊!”那士兵不予理会,当即向文怀恩博士的脑门放了枪。於是他应声倒地。
  南京事件中有六名西侨被枪杀。
  泊在下关的美国军舰OrestonNoa鸣炮示威。这就是当年中国报纸上所载“革命军与外国人冲突”之说的来源。
  是年为中国多事之秋。
  五月,史达林着列宁派赴中国国民党当作顾问的犹太人鲍罗廷(Mikhail Markovich Borodin, 1884-1951),通知中共应自建军。国民党內部分裂。六月,鲍罗廷被逐。七月,日本出兵山东。八月一日,叶挺与贺龙率部叛变,进入汕头区,即今日中共所庆的八一建军节。此后国共分裂开始明显。九月,日军撤出山东。分裂中的国民党在上海,南京,武汉三派系重言团结。十月,中共建井岗山基地。十一月,蒋介石与张群前去日本访问田中,无显著结果而返。十二月,史达林所派犹太人纽曼,到广州策划了暴动,为张发奎所平。
  三月间的南京事件,是促成日本军人干政的导火线。五月,日本原有內阁倒台。田中义一大将以独裁的姿态,出任新內阁总理兼外务大臣。
  一般中国人,直到今日不肯承认,先有南京事件,才有了军人在日本组阁的事实;军人主政,才有中日事变,於是也就不幸发生了南京大屠杀的惨事。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此可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