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贪何时足

亚谷

 

  2004年十月十四日,纽约的司法首长Eliot Spitzer起诉了世界上最大的保险经纪公司Marsh & McLennan,案由是对顾客不诚实。当然这不是第一起此类案子。在此之前,投资银行和Mutual Funds,都出过问题。一向保守的杂志经济家The Economist)实在到了看不过眼的程度,似是义愤填膺,刊载了一篇文章“Just How Rotten?”(Oct.23,2004)
  几年前,Enron能源公司,创下最大的倒闭案的纪录:经理人员弄了几千万元,甚至盈亿的钱,投资者卻背负亏损,有的得倾家荡产!而其负责人Kenneth Lay,卻全不负责,逍遙法外。当然,这是靠官商勾结!
  Halliburton靠他们的特殊关系,为了“以血換油”,发动侵伊拉克战爭於先,任意勒索政府的钱财於后;秘密了签约卻不负责任;在报帐的时候,狮子大开口,浮滥成亿;在供应上则短缺。
  腐败伊於胡底?沒有底止的希望!仿佛是在黑洞里,望不见前面有甚亮光。

  几年前,看到一个汽车防撞版上的招贴:“不可偷盜:政府有特权!”(Thou Shalt Not Steal-That Is Government's Privilege!)
  美国的中央储备局主席葛林斯潘(Greenspan)不得不讲话了。前任主席富勒克(Paul Volcker)也批评一面为大公司減稅,一面滥增开支的政策,是疯狂的行动。前尼克森总统的內阁官员彼得生(Pete Peterson)更清楚的说:这样的经济政策,是“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reckless and immoral):不负责任是举债狂用,不道德是偷贫穷人和下代的钱。(US News and World Review, Dec. 5, 2004)
  美国联邦政府不负责任的滥行开支,欠下了天文数字的巨债,将高达七万亿,是偷后代的钱,要他们偿还。七万亿有多少呢?是7的后面加十二个零。那自然得问:是什么本事把忒多的钱弄掉?
  答案很简单:给了贪心的国防武器集团,和有特殊关系的大公司。他们为了贪利,就不顾道德,贿赂分肥。

  一个古老的故事:
  有四个朋友同行,在某地发现了大批的黃金。皆大欢喜之后,商量如何处理;自然是四人均分,都成为巨富,可以享受无穷。四人帮中有人提议,在分手之前,该先庆祝一番。於是有二人自告奋勇,往附近镇上买酒肉;留二人看守。
  在去的路上,二人商量,定下了妙计,可以使财富转瞬间加倍:把所买的二瓶酒中,一瓶下了毒药;那留守的二人不知內情,饮了必然丧命,他们就可以对半分肥。
  两名看守者,也不是沒有机心的人。他们商量好,佈好位置,等买酒肉的同伴回来,趁他们不防,猝然动手,置之於死地,巨金就变成了二五一十了。他们的计画成功了;跑腿买酒肉的人,成为牺牲品。
  剩下的二名同谋者,当中有一人想:独吞巨金可以成功超级富翁,岂不更好?金子虽然太多些,可以先带走一半,把另一半藏好,再来搬运回家。於是假作二人席地同饮,暴起打死同伴;然后全部享受了酒肉;然后倒在地上,不再醒转来。
  圣经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提摩太前书6:10)又说:“这贪恋之心,乃夺去得财者之命。”(箴言1:19)

  中国人有句话,不知是谁说的:“同田为富贪近贫。”
  古时“富”字是田上有个“同”字;田代表财富,共同合作,才可以增产,成为富足。看一看,“贪”和“贫”两个字,有多么相似,特別是匆忙间用草书的时候。当然,现代人常常是忙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