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受苦有益(诗篇119:71)

殷颖

 

-在基督受难的预苦期(Lent Passion)探讨
   基督与人类的受苦

 

人生苦难何时了,悲情知多少?
神恩沛降吹煦风,主手抚慰创伤慈怀中。
痛苦操练虽常在,主恩永不改。
世多苦难莫忧愁,基督十架宝血岂白流?
(题唐佑之博士苦难神学扉页 调寄“虞美人”)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诗篇119:71)
  希伯来诗人竟然会写出如此的诗句!这是一种矫情的表白?还是出自真情的陈述?如此话为真,让那些叫苦呼救者,情何以堪?如诗人之言有理,那倒有进一步作深度探索的必要了。
  按:人的痛苦,来自两方面:即心灵的痛苦与身体的痛苦。提到身体的痛苦,首先使我们想到的便是病痛,在医院的病房中,经常可以看到一张掛图,显示出疼痛的程度,由一度到十度。这是要患者自己指出身体疼痛的情況,作为治疗的依据。但有人说,妇人在生产时的疼痛,应远超过这类图表所标示出来的程度。大概还沒有人去研究一个受酷刑者,在何种刑具下,会产生多少度的痛苦。但感谢上帝,祂在创造人体时,早已设下了疼痛所能忍受的极限。当人在达到这种极限时,便会昏厥,身体的疼痛便感觉不到了。基督是在十字架的酷刑中死去的,我们也无法知道在钉十字架的时候,疼痛会达到何种程度。
  其实,人身体的疼痛,因设有限制,所以並非最大的痛苦。而当人的情绪遭受打击,心中感到恐怖,与极端的忧虑愁烦时,才是最为可怕的。因为这种痛苦,沒有极限,也沒有止痛的药方。所以精神的痛苦,才是人最大的痛苦。它不但能摧毀人的意志,也能摧残人的身体;而人如因心灵的伤痛,将整个的精神系统都摧毀了,便很难再有机会可以重建。如果心灵与身体同时遭受打击,双重痛苦內外夹攻,更非常人所可忍受。即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遭受这种痛苦时,身心也几乎崩溃。


潘霍华
Dietrich Bonhoeffer

  关於受苦与我有益的说法,中国的哲人们也有类似的思维,孟子便说过:“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告子”章句下)
  翻阅历史,我们便会发现一些“受苦有益”的真实记录:大卫王如非在犯罪后,遭到家变,甚至国破的惨痛,岂能写下让我们受益最多的忏悔诗(诗篇第三十二篇与第五十一篇)?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若不是被德国纳粹关进死囚牢,等候处決,我们便沒有他的狱中书简作门徒的代价。保罗如非关在湿冷难耐的罗马监狱中,度过他的余生,我们今日怎能有新约中这些宝贵的书信?受苦者,他们自身都曾在苦难中获得过灵性上的裨益,但为后人留下的益处更多。而总结一切苦难与获益的根源,都来自为人类受苦的基督。
  在历史上关於神能否受苦,还有过爭议。在传统的神学观念中,神是超越而无情感的(The Impossibility of God),神也是超越一切时空与情绪的,因此神並不可能受苦。但圣经主要是为显示神的爱,教父亚他那修便強调,神的爱中便包括了牺牲与受苦(赛五三:);神本不可能受苦,但在道成肉身后,神取得了人的情感,便自甘为人受苦。而神的受苦,才是人获益的源头。
  但诗人要告诉我们的,则是人自身的受苦才是有益的。这种说法,並无法诉诸人外在官能的触觉,与內在情绪的感受。但这种说法卻有非现实的,更深刻意义的归属。其实,在上帝的创造中,祂为人类设定的痛苦,应是一种恩典。但要接受这种恩典,卻须要更深的思索与体验。假如将人身体的痛感神经除去,人感觉不出痛苦,反倒是一种災难。例如:让我们谈之色变的痲疯病,患者便不会感觉疼痛,因为痛感神经都被破坏了。即使患者身上的肢体被切除,也不会感到痛疼,那该是多么恐怖的情況!
  人的痛感神经,有保护身体的作用。当你感到痛疼时,是一种预警,让你不要趋向危险。或者告诉你身体有疾病应该立刻去就医。如果一个人沒有痛感神经,便是一个极大的災祸,会让你不自觉的走向死亡。这就是痛苦使人受益的一个最明显例证。这虽只是一个消极性的效益,但通过痛苦,让人及时在灭亡之前停步,绝对強似让你在无痛的灵性痲痺中趋向死亡。
  其次,让我们再检讨“义人”的受苦。古今来,多少人为约伯的遭遇发出不平之鸣。在约伯十分“不公平”的痛苦遭遇中,我们看到了约伯的惨状,听到了他妻子对他受苦的揶揄,也听到了他三位朋友义正辞严的批评与论断,以及在痛苦中掙扎的约伯与神的对话。神似乎对约伯的受苦,始终沒有正面答覆,卻顾左右而言他,高谈祂在宇宙中创造的神奇。但最后约伯卻透过痛苦的锻鍊,作出了他在灵里进深的见证:“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约伯记42:5)。约伯终於在苦难中浴火重生,由一枝在溫室中备受呵护的花朵,一变而成为一株能在暴风雨中屹立不搖的劲松。约伯不再自怨自艾,他说:“祂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他已由草木禾楷,变成了千锤百鍊的金银宝石了。
  信徒的受苦,还要学习另一种重要的功课,即人的受苦並非为了受惩罚,而是要以自愿的,主动的,与自由选择的方式为主受苦。如保罗勉腓立比人的教会:“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为祂受苦”(腓立比书1:29)。这与信徒一遇到苦难,便立刻呼求救助,並继之持抱怨的心态,南辕北辙。约伯在接受了极端的痛苦之后,虽然在理性的思维中表示:“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约伯记2:10)但心中卻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在经过苦难的锻鍊之后,他的心灵便更上层楼,放棄了自艾与抱怨,抉择了继续效忠於神,摈除了只能由神得福的心态,而自由与甘愿地接受面对的痛苦。神在祂掙扎时並沒有给他一个理由与援手,但经过苦难之火的洗礼,约伯的信心增长,完全拋棄了得福才感恩的观念。将自己的信仰正确定位。而这种信仰的提昇,便应归功於苦难。
  基督要门徒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祂,而这个十字架,並不会強加於人,是要你心甘情愿地背负。痛苦便会在这里给予你以适当的操练。基督透过十字架,才能得到复活与荣耀;信徒也同样要经过十字架,才可得到永生的冠冕。
  痛苦与快乐,实际上是一对孪生兄弟,都由人的同一条交感神经输送给你。当你在热水中沐浴时,将身体浸入水中,初感痛楚,你要将身体离水而起;但试两次之后,便将身体整个浸入热水中,反感到无比的舒畅。同一条神经,卻能传给你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当妇人在生产时,身体被撕裂,痛苦无以复加。但一旦诞生出婴儿,痛苦立即结束,反带来了无比的喜悅。痛苦在先,喜乐在后;痛苦孕育出喜乐,悲伤会带来欢笑。痛苦与喜乐的密不可分,说明了一个真理:痛苦是神为人特別设计的,是每个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恩典。沒有经过痛苦的喜乐,不是真正的喜乐。经由痛苦操练出来的喜乐,才是真正的喜乐。
  是的,痛苦的确与我有益。你若不愿或不敢接受痛苦的考验,在灵里你永远是躲在无菌室中吃奶的婴孩;经过了痛苦的锻鍊,你才能自己吃干粮,才会长大,才有能力接受主交付你的大使命。
  受苦予人最有益的关键,是在经过苦难操练之后,才能将原先被动无奈的受苦,转变成为主动的甘之如饴的自愿吃苦。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