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城市101

波娃

 

  七年前,五个年轻人合写了一本书,书名叫做 在台北生存的一百个理由

  找出一百个理由,真的很不容易啊!活在台北,真有这么让人理直气壮留下来的美好理由。还是台北居大不易,不找出这么多借口来做说服,实在叫人觉得活不下去?

  一百个理由,穷蒐強湊,也沒有把当时全台最高的新光摩天大楼给叫进来湊数。虽然它确实曾经为不少台北人的心带来小小的骄傲。

  当时的摩天,现在也只能搔着人家的腰窝了。台北101大楼往天空一拔,高度足足是新光大楼的两倍有余。2005年的今天,如果重写一百个理由,该有101大楼站一块地了吧?毕竟它让台湾有了可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到的高度,缓和了岛民忧心小台湾被遗忘在大世界的恐惧,也弥补了我们失落世界棒球赛三冠王荣衔甚久的遗憾。

  只是高楼拔扈,遮断视野。城市行人多,各自走向,叫我如何不徬徨?

  城市本来就是一个提供徬徨的地方。街道纵橫,东南西北,完全是个制造迷失和徘徊的设计,叫城市人往往有着很赫塞式的生活表情。

  那么,就脫离街道平面,上天,下地吧!

  潛进地底搭乘地铁,想像自己是一只游行在城市血管里的癌细胞。或者,以不到四十秒的时间,乘坐电梯上昇到离地面近四百公尺的摩天大楼观景台。一下子,整个城市都矮在你的腳下。不再有高楼遮蔽视线,我们突然间发现了城市的边界尽头,那是高山,是大海,什么都看见了。

  然而,真的什么都看见了吗?

  电影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里的男主角,一辈子都在海上,完全不曾踏过陆地。后来他決定上岸,投向陆地过生活。当他准备下船,在船梯走到一半时突然停了下来。他茫然看着眼前那铺幅而开的城市街道和高楼,只觉举步维艰。

  他说:“不是眼前的景物阻止了我,而是看不见的景物…绵延的城市沒有尽头,困扰我的是尽头在哪里?…看那些街道成千上万,如何选择,如何取舍?一个女人,一栋房子,一块属於自己的土地,一种死法。充满太多变数,沒有止尽,难道你不怕崩溃吗?世界不断变迁,陆地是一艘太大的船,太长的旅程,我下不了船…。”

  可是我们这些人,生来就在船下,是在这些街道,这些大楼,这那些女人和男人里头,沒有不下船的选择。歧路多,行人众,因为往往难以选择,於是我们都学会了徬徨。

  只是我不禁想到:“上到了高高的101大楼,我们可以和电影男主角一样,选择不下楼吗?”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