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奇異恩典

丝苹

 

  平安夜晚上,十一点整,警局前的人行道,社区教堂的教友,手握蜡烛正在献唱,诗歌的旋律跟着冷风飘进里面;还有个不太像的圣诞老人,向过往路人发放糖果饼干。

  警员站在值班台前,跟出外巡逻的同事讲无线电,不过他的目光紧盯着牆上一面右上角用红漆写着:“惠我良多”,左下角写着:“市民某某某致赠”的穿衣镜。他不是在乎脸上的汗水油光,他看的是镜子里除了头发微禿的自己之外的那个女人。

  翘腿坐着的女人,一只手被铐在铁椅上的钢管,另一只手则随意托住下巴,手肘枕住膝盖,百无聊赖的看着地板发呆。她的身材微胖,穿着俗丽,一头染成香槟红的短发,尽管踩了双黑色高跟长马靴还是显得腿短。脸上画的是一看就知道完全沒有受过训练的彩妆,就像个小学生上完美术课后凌乱的调色盘一样。她在傍晚接完客,一出宾馆就被员警逮补,此刻正等着人来办保释。女人这时伸长脖子好奇地看着门外,不过只看到合唱团的背影。

  不到一个钟头就是圣诞节。局里一点气氛也沒有,无线电不时传来干扰的杂音,女人抬头冷淡的瞅了他一眼。

  “警察先生,拜托把门关起来,我好冷!”短裙下露出一截似乎阻绝不了寒意的黑色丝袜。

  他顺手抓起同事掛在一旁椅背的外套丟给那女人,她接过外套放平盖住大腿的部位,但寒意还是从外套下沿钻进她的裙下。女人望着橘红色指甲油已经脫落掉色的指甲,心里想着:什么圣诞节嘛!倒霉透了。

  诗歌约莫唱了半小时。

  他不怎么想关门,倒是关了几扇窗戶。接着打开电视看新闻,记者正好现场连线播报中部地区“平安夜,不平安”,因为某酒店发生酒客集体斗殴等等。虽然不是自己的辖区,还是让他掛心。他让电视开着放下遙控器回到值班台,今天状況不多,值班台有些冷清。

  “警察先生,可不可以帮我转台湾龙卷风那一台,这集很好看。”

  “现在都几点了,你想在这里过圣诞节吗?叫你的人快点来,说不定还来得及回家看重播。”
   半小时前他拨了家里电话,不过沒人接。太太应该睡了,他掛心女儿和朋友聚餐还沒回家,不免有些脾气。

  她又碰了个钉子,显得有些失望,对空打了个呵欠。

  他留心於无线电的对话,记录同事回报。直到十二点整新闻台的台歌响起,他还跟着哼唱了最后四个字。对他而言,圣诞节只是另一个不能陪家人的节日之一。

  十二点也是连续剧重播的时间,本来还想转台让那女人看,不过他从镜子里卻看到女人一脸憔悴,将身体缩在椅子上睡着的模样,触动他內心最柔软的部位,在“奇異恩典”的诗歌声中,终究他还是作了好人,把门关上了。…

  “奇異恩典”继续唱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