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陵兮

 


Brooklyn Bridge, 纽约

  在这世界最大的城市纽约居住,几乎每天都要过桥。单看连接市区之间就有七条大桥,再有从布碌崙往史丹顿岛接到新泽西州又有好些桥,这些桥成了交通之必需,也造成经济的繁荣,及疏导密集的人向外迁移。桥,使社区改变,也使人们的生活环境改变,更创新了历史的一页。

 


青马大桥,香港

金门大桥,三藩市

 


Millau Bridge, 法国


Glasgow Bridge, 苏格兰

   我到过许多城市,走过许多桥,最难忘的一座桥,卻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桥。这小桥是在一个僻靜的山中,这山谷中唯一能沟通的便是这小桥,它像悬在半空的网式搖篮,电单车要通过必须熄火推过去,行人和腳踏车都是搖搖幌幌地扶着缆绳走,我不明白那些山中的村民,是怎样克服这每天的挑战?他们怎能如此这般希松平常地,轻轻松松地往返而毫无惧色?是习以为常呢?抑是未给都市文明的钢筋水泥“固执”桥的定像?我想:那座小桥更能反映人性的适应性,在这似乎可控制的小桥上去度过深渊,必须随着那搖幌的幅度去继续向前走,不理高空及深谷的情況,只负着肩上的担子勇往直前的一步一步的迈进。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看来可有把握的生命中,有许多搖幌不定的变数,我们怎能肩负着生命的重任,去度过人生之桥,而将丰盛传递过去呢?是哪股力量能促使我们向前迈进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