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纪念神学家潘霍华

马可

 

  年前,在美国几个大都市的独立小型电影院,放映一鲜为人知的电影:“Bonhoeffer”(潘霍华)。该片是用二次世界大战和德国希特拉政府的片段记录,加上潘霍华个人和家人的一些照片,他的学生和亲友对他生平的追忆,以及当代神学家和基督教人士对他的评论等资料剪接编辑而成的一套纪录片(documentary)。因为不是好莱坞式的娛乐电影,所以並不卖座。笔者带着学习和敬仰的心购票去观看。可是那晚全场只有十一个观众,真是“曲高和寡”。但借画面与讲述,使笔者对这位近代神学家和他的生平有更深的认识。
   我们都知道,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与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田立克(Paul Tillich, 1886-1965),布特曼(Rudolf Bultmann, 1884-1976),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 1892-1971)等均为当代(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的著名神学家。

 

   潘霍华1906年出生於德国的基督教家庭,是八个孩子中一对姊弟双胞胎的弟弟。自小聪颖,二十一岁就在柏林大学获得神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到美国纽约的协和神学院深造。后来回到柏林,作路德会的牧师。那时(1933)德国政治风起云涌,希特拉的纳粹党当政。使潘霍华亲自看见独裁暴政之无道与残酷,犹太人受迫害,和大战中的生灵涂炭,使他从“和平主义”的思想改变。开始公开发言批评希特拉政府,后来不但放棄能去美国避难的机会,反而参加他姊夫领导的抗暴地下组织,进行暗杀希特拉,並作双重间谍,表面替希特作拉特务工作,实际是打听希特拉的行蹤以便下手,並与外国(英国)联络谋求支援。有一次,已经将炸药用公事包运进希特拉与亲信幕僚开会的会议室附近,可惜炸药放在一张非常厚和坚实的桌子下,引发时威力減少,使希特拉只受伤,炸死了其他官员。希特拉大怒,查出是他们的傑作,便将他们一网打尽;潘霍华与他的姊夫都被关在监狱里。但是,他並不因此而失去信心,在狱中他赢得狱卒的尊敬,可以与朋友通信。这些书信,后来被集合成书,称为狱中书简,吐露了他的心声。不幸的是希特拉非要置他死地不可。就在1945年德国失败投降之前几个月,他被处死刑,享年三十九岁。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淚满襟”了。
   至於他某些神学观点和理论,也许不为许多人所接受,我们暂且不谈。但他创用“廉价的恩典”(cheap grace)一词,来指责一般虛有其表的基督徒,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因为许多信主后的人,好像拿了一张进入天堂的门票,过着一个与非信徒无別的生活,好像一点代价都不用付。这就是他所指的“廉价恩典”。潘霍华说上帝的恩典不是廉价的,救赎是基督以牺牲自己的重价換来的。虽然人的得救完全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不是凭工作或者德行;但真正随主耶稣的基督徒是愿意付代价的,是要过“重价的生活”。正如路加福音第十四章主耶稣亲口所说的:“…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这里不是说得很清楚吗?潘霍华就是強调这一点,可是许多信徒卻忽略,轻视,或者任意曲解这些话语。
   潘霍华更是一位“身体力行”的神学家,不是那些坐在安乐椅上清谈和光说不练的学院派人士。他为了正义和社会良心,不惜牺牲生命,来参加反抗当时的纳粹政府的行动。他说:“我们对邪恶的行为默言无语;我们被世上的风暴打成落汤鸡。我们对別人怀疑,不诚实,和不敢面对事实。我们还有用吗?”
   当时他大有机会可以来美国“避秦”,作隔岸观火,並且可以继续教神学,作牧师,一样继续事奉主,还可以说“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不必轻易牺牲”来自圆其说。然而他为目睹希特拉邪恶的事实,不能默然无语,更不能只说不做。他以“大义灭亲”,“除一救万”和伸张正义的精神,不怕艰苦危险,甚至愿意为此牺牲性命。他回到自己祖国,为正义爭战,以致牺牲性命而不惜。
   看到潘霍华一生的言行,想到当年假如他们能早刺杀希特拉成功,相信几百万犹太人就不会被屠杀。可惜他壮志未酬。再从历史中看到原来当年天主教和德国基督教(路德宗)教会中的领袖,都随波逐流,附和希特拉,虽然沒有“为虎作伥”,卻充分表现了乡愿心态(论语:“乡愿,德之贼也。”),和与罪恶妥协的丑陋行为。不知看到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其良心有何感想?然而,在这邪恶的洪流中,就有这位愿意站起来伸张正义,言行一致的神学家潘霍华,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在黑暗的世代在力拒狂澜,将基督真理用行为彰显出来,实在是值得敬佩!
   我们今天也许沒有遇到当年像希特拉时代的情景,但在某方面而言,攻击与亵渎神,以及宣扬奴役人心思想的言论与作为,更广泛地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现今世界上多少国家,打着“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保卫文化”的大旗,借着政治力量,或明或暗地反对基督教,迫害基督徒。在原本以圣经原则立国的美国,政客与野心人士利用“政教分离”和“宗教自由”的曲解,或许为了选票,就不惜数典忘祖而离棄神。例如学校禁止祷告,公共地方不准设置或悬掛“十诫”碑牌,圣经,不可摆设耶稣基督的画像,甚至要取消“One Nation Under God”这句话等等。不幸,在基督教会神的家中也被薰染和渗透,多少基督徒与教会领袖失去见证,与罪恶妥协,否定全部圣经为神的话语,明明是淫乱的罪,卻曲解为“无分彼此的爱与包容”。
   但愿今天基督徒不要用同流合污,随波逐流,不要与罪恶妥协,更要站起来说真话,宣扬基督的教导,福音真理,作盐作光。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