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4-12-01


一,后面呢?

—量词的应用

冯虛

 

  一,是个简单的字。我们都认得“一”字。现在就从这个“一”字来说吧。
  有人听到他的同事说:每天吃“一斤”人参。他觉得其夸张得过分:且不说其价值的昂贵,那怎吃得下?除非是参牛。
  说话的人是南方人讲普通话;更不应该的,是不懂得使用量词。原来人参虽然确实是根,不过,正确文雅的讲法该是“一枝”,不说“一根”。量词的应用有时有理可讲,但通常只是约定俗成,纯为习惯使然。量词作怪,弄成笑话。
  中文因为字多音少,自然有许多同音字,容易造成混淆。解決的办法,一是使用复词,一是使用量词。例如:如果你说“一山”,可能混为“一衫”,“一杉”或“一扇”,不知道你到底意欲何指;如果说:“一座山”,“一领衫”,“一领长衫”,或“短衫”,“一棵杉树”,或“一扇门”,“一把纸扇”,岂不容易明白得多?当然,这也告诉我们,量词虽然是小,也该用的合适。
  又如:“一双”夫妇是正当的讲法;“一对”是笑话,或非正式的用法。“一双璧人”是褒义;“一对蠢牛”是贬语。
  称別人的孩子:“您有几位令郎?”或“令嫒”。但回答时,不能说:“我有三位儿子。”因为“位”是量词中的尊称。说:一位“父亲”倒是沒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父亲不是多多益善,只讲“家父健在”之类,就足夠了。
  说:“一尾鱼”是通用的话;其实,就是“一头鱼”也无不可。常有人说:“一条钥匙”;不过,该用“一支”或“一把”才正确合宜。在一般情形下,钥匙都是一对一,所以不常用加“一”字;即使要用时,也不可说“一匙”或“锁匙”,因为锁钥是合称,钥匙简称为“钥”,而非“匙”;匙只是茶匙,或汤匙,用来开锁是不成功的。
  应该说:“一双鞋”;如果说成“一对鞋子”则不是中国话。有的方言称“鞋子”,写的时候可不要那么写;除非是方言文学中,求特殊效果。
  最该注意的:“几间教会”是严重错误。因为“间”是整个建筑物的一部分,一座旅馆,分为多少间;一椽“三间”的茅屋。教会是重生得救的圣徒的集合称,不是建筑物,所以应该说:“某地有一个教会”,而绝不可说:“一间”。教堂是建筑物,所以可以说:“哈,一条大街上就有五座教堂!”也不是“五间”教堂。如果谁迟钝以为难解,可以比作“我们这个教会,有二十个家庭,每家至少有一栋房子。”家庭是人,房子是物质;換过来用,成为“二十栋家庭,一个房子”,有多可笑,多么不合理!
  量词事小,也就容易被忽略。但如果以教会为“间”,改变了注意点,把人变为物质,不仅是混淆莫辨,更可能造成观念的混乱,就是大事了。
  还有个严重的问题。曾见,而且不幸属常见,有人说“某人的第一任夫人”,实例有:“戴德生的第二任妻子珍妮”如何如何,卻不知道这跡近恶意诽谤,至少是玩笑开的过分;因为那似是隐指其人有离婚的习惯,妻子有不同的任期了。正确的用法是“元配”,或“续弦”,“继室”;为求通俗易解,不妨用“续娶”,可以叫人知道,不是重婚,乱婚。如果在日常谈话中,如果说“您的第二任夫人”,说者无知,听者卻不一定宽恕;因为丧偶是不幸的事,以“任”称之,似乎是说他随便另婚了,绝不应该的。
  同样的,皇帝不能说“第二任”,因为皇帝沒有任期的,除非给人革掉命,总是搞一辈子,不可硬加以民主观念。应该作“第一代”,或后代,末代皇帝。既然沒有什么“任”,也就沒有连任,退任,而是退位。如果你说是洋文翻译来的,英文也称Coronation,而不是“就任”;Abdication,而不是“辞职”:或“卸任”。这是另一套话,必须会用,沒有什么可爭辩的,谁要想改,就是妄改历史文化。

加一与減一

  现代译文中,常多出个“一“字,是不必要的。举个例子来说:“A man's life consisteth not the abundance of the things which he possesseth.”(路加福音12:15)中文和合译本作:“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如果译作“一个人的生命”,不仅是不必要,而且是错误,成了非中文,或局限於指某一个人了。
  又如说:“到一旅舍就宿”,或“进一餐馆用饭”;通常我们都是在一地用餐,同时宿两个旅馆,简直是不可能。但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个“一”字就少不得。荒山野地,天暮欲雨,忽然在转弯处,遇到了“一家旅舍”,这表现出多少溫暖!量词用得合宜,近於功德无量!

  希望我们都谨慎,不乱用量词,免得给外人恥笑;更要知道,语言是有声的思想,影响观念,可以造就信徒,也可以造成混乱。圣经教导我们:“惟有爱心能造就人”;又说:“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知道这样想,就不仅“用爱心说诚实话”,也用爱心正确的说话。一字之微,可不慎之!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寰宇古今

建筑奇蹟话蜂巢 ✍苏美灵

寰宇古今

历史片断 ✍亚谷

寰宇古今

丁松筠神父留下的几片云彩 ✍殷颖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巴黎印象(二)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