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家如何了

亚谷

 

  家庭是人类最古老的制度。在有国家和教会之先,神自己建立了家庭机构,是由一夫一妇开始。
  家庭是人伦之本。中国向有“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如果家不齐,很难有良好的社会。
  因此,圣经说到教会的领袖,要先有修身齐家的原则:

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摘,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於教导,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溫和,不爭竞,不贪财;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摩太前书3:2-5)

  奇妙的,现代人会问:教会行政与家庭生活有什么关系?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是圣经的教导,也显然是极合於自然律。神的命令必需要遵守,这命令也不该例外。
  神造一男一女,规定:“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
  神所建立的家庭,是以父为首。爱国(patriotic)的字源於pater, patrimonium,这表明家和国都由父亲开始。人类社会比兽类优越,在於有稳定的家庭和婚姻制度。
  不过,魔鬼不同意。因为魔鬼是反对神的,所以它首先是攻击破坏神设立的家庭秩序。
  创世记记载人犯罪败坏的次序,是由家庭开始。
  在伊甸园外,家庭发生了问题。该隐的后裔拉麦,是现代文化的创始人,也是破坏婚姻的始作俑者(创世记第四章)。社会问题源於家庭和婚姻关系。但我们看圣经所记载国家的发展,就奠立在这样一个不稳固的根基上。
  无论如何,对家庭制度,很少人怀疑其价值。从前曾有人以私有产业为自私,主张儿童算为“公”民,小规模试验结果,发现不是发育不正常,甚或早死,因缺乏家庭的爱和安全感。
  对家庭的另一威胁是离婚。主耶稣申明婚姻的意义:神要“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为淫乱(fornication)的缘故,就是犯姦淫了。”(马太福音19:3-9)这是说,只有婚前的不贞行为,是可以构成离婚的条件,但不是必然的条件。
  近代道德败坏,有些国家的法律,规定双方可以无罪咎协议离婚(no fault divorce),使离婚自由化,结果是增加了破碎的家庭。据统计:这些离婚的夫妇中,多不快乐,百分之八十以上只需要辅导或调解,就可免於分手的结局。离婚对其子女影响更大,平均比正常家庭子女的寿命短四年;而且犯罪率高出许多。家庭破碎,违反神的旨意,造成无辜的受害者。
  有人提倡同性恋者也可算为家庭单位,享有夫妇的同样权利;在美国,有的州更通过同性恋者可以结婚。这对家庭进一步造成威胁。当然这是政客们逢迎罪恶,投人所好,不惜牺牲道德原则和真理。於是另一批政客们,则鼓动制订宪法修正条例,规定只有一男一女才可以结婚。其实,任何人只要查一查字典,不识字的人,也可以问他们的父母,就可以決定夫妻和婚姻的意义,也就不难有家庭的正确观念了。
  但事情沒有那么简单。美国麻州高院法官,以四对三的多数通过:麻州多年来违法,应当准许同性结婚;並限期要州议会修订州宪。这样以来,一州承认的新“婚姻”,所有的州也都承认。旧金山市竟领先违背州法律,发给同性恋者“结婚”证书,几个別的城市也起而效尤。如此将动搖文明基础,使家庭陷於危机。
  更有自称为基督教会的,设立同性恋主教。这不仅是对神和圣洁教会的羞辱,也将对家庭有进一步破坏的影响。因为忝然称基督徒,而公开向圣经挑战,是自招罪谴。可惜,美国有百分八十以上的人,号称基督徒,而民意测验结果,近半数卻不以为沒甚严重,又该如何解释?
  同性恋是罪恶,是违背真理。其人身为教职人员,而不以圣经为根基,不仅是荒唐,且更是得罪神的事。圣经如何说?

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恥的情慾。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慾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马书1:26-27)

  即使不是基督徒,也该受自然律和道德律的管理;如果打着基督教的招牌,更该以圣经为根据,接受圣经的权威。如果不以罪为罪,另加以动听的名目,什么自由,什么人权,只是无花果的树叶,遮盖不了羞恥,最后还是要受审判。
  圣经的教导,中国文化,或任何文化,对家庭的界定,总是由夫妇婚姻构成,其目的在於繁衍后代。这样,作父母的,特別是父亲,是家庭的领导者;一切正确的道德与价值观念,是由父亲传递下来的。现今的社会,物质价值与道德价值的不相容,科技代替伦理,使道德成为嘲笑的对象。
  有人说:政府不能立法规定道德。这话听来似乎有理。不过,立法赋予人民履行道德的义务,是难有效果的,因为沒有相随的惩罚;但应该,也必须立法防止不道德,而且这类的法律普遍存在;如:重婚,乱伦等都是不道德的,也是法律禁止的。既然如此,破坏家庭制度的,也可以禁止:防护家庭的堡垒,就是国防的第一线。
  当然,教导最有效的方法,是身教。这是圣经对领袖严格要求的原因。这是齐家才可以治国的道理。这也是现代民主国家所最缺乏的,成为社会结构上脆弱的部分。以美国现在的领袖来说,总统的女儿伪证买酒麻醉自己;副总统的女儿是活跃的同性恋者,其父亲还不以为恥。这岂不是可恥可忧的事?对於家庭将有何等的影响?作父母的怎能说不知道?
  道德的败坏,也有经济损失的后果。明显的,同性恋带来爱滋病,使生产力受到损失;而且有人要负担医药费用,一般把责任推到政府身上;更不必说生命的损失是不可估计的。这一切都源於错误的道德观念,败坏的生活方式。我们可能记得在1980年代初期,爱滋病患者全美国只几百人,但政客们为讨特殊利益的人欢喜,不肯宣佈为传染病隔离,而反规定不得歧视,遂致流行至不可收拾。
  现在承认同性恋婚姻,同性恋家庭,无疑将大开情慾罪恶橫流之门,其后果将更严重,成为政府推广不道德生活,反对正式家庭,何堪设想!回教极端分子,就借机会宣扬这是基督教的失败,不仅反对美国生活方式,还进而反对基督教,真是基督的名在外邦受了羞辱。
  不过,单靠法律是不夠的。沒有一个社会,可能在每一家庭设有警察;因此,教会必须负起整饬社会风气的责任,作光作盐。当然,教会中间必须整肃,遵守圣经的教训,不可在品德上疏忽。更要知道,这一切要从健全的家庭开始。
  从古老的所多玛城邦(同性恋从那里得名-创世记第十九章)到历史上晚的时代,沒有同性恋的文化能不灭亡。国家的前途,決於家庭的前途。

  愿基督徒,建立好家庭,把主的光“照亮一家的人”(马太福音5:15)。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