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圣诗颂扬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对於现代人来说,在教堂里,听到诗班的歌声,会众的献唱,真是普通不过。可是,教会会众可以唱诗歌,还是近四百年才有的事。

  在宗教改革之前,教会会众沒有唱诗的机会。那时候,只有教父和特选的唱诗班才可以唱诗奏乐;而且当时的圣经和美诗,都是拉丁文,一般信徒都只得莫名奇妙。
  后来,在欧洲经过了宗教的革命,才有几首用流通语言写出来的圣诗,可以在礼拜时颂唱。不过,那时候如果沒有一个像马丁路德那样能干的人,是不容易领导会众合唱的。

  马丁路德是宗教革命的领袖,1483年11月10日生於德国爱塞梭一个矿工的家庭里。他的音乐才能,得天独厚,不但能用乐器,並且是一个卓越歌唱者。当他还做学生的时候,就时常运用他优越的声音,在富者的窗前和贫穷人的地方,引腔高歌。在圣诞节时候,他和他的伙伴们常到邻近的村里去唱圣诞诗歌,报告耶稣诞生了的喜信。
  后来,马丁路德对於诗歌,越发感觉兴趣。他说:“我希望能创作一些诗歌,使神的话可以借着诗歌存在人类中间。”是的,人们应当有普通文字所写的圣经和圣诗,那样他们可以“读神的话,用普通文字所写的诗歌向神讲话。”从那时起,新教的会堂里再不用拉丁文的圣经,而是一般人日用之文字所写的圣经了。

  第一本圣诗集是1524年在德国威丁堡印刷问世的。其中只有八首,四首是马丁路得写作的。这本小诗集传偏了欧洲。这些诗词与诗曲被人们广泛的学习着,不但音乐家在会堂里演奏,就是在市场上也可以听到人们唱诗的声音。第一个诗集出版后二十年,路得和他的同道们至少又写作出版了一百十七首有价值的圣诗,使德国成了“诗歌之海”(Sea of Song)。这样,这位宗教革命家,成了“圣诗之父”,因着他的领导和推动,会众可以唱诗的事,便普遍起来了。有人说,路得诗歌的改革和提倡,同他对圣经的翻和传播,是同样的伟大。在改革运动(Reformation Movement)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再发现到会众唱诗的重要。

  在新教改革运动中,马丁路德的诗歌代表作就是“上主是我坚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大约是1529年作的,那个最有力最优美的曲子也是他自己作的。这首古诗是取材於诗篇四十六篇1至3节: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
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所以地虽改变。山虽搖动到海心。
其中的水虽匉訇翻腾,
山虽因海涨而战抖,
我们也不害怕。

  这所诗歌道出当时基督徒內心深处的吶喊,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从上主得力来源的诗歌。在路德的时代,到处黑云密怖,但是他仰望神的时候,便知道神是他的力量,是他的山寨,沒有可惧怕的。所以他歌唱说: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是我山寨和避难所;
若海汪洋主为救星,四无生门我仍有望。
虽有兇恶仇敌,攻击不留余力,对我仇恨刺骨,
常用狡猾引诱,但我救主将我保护。

我若单靠己力行走,每过战爭必要退后;
须有能者随时帮助,即神设立救赎恩主。
若问所设为谁?乃主耶稣基督,又称万有主宰,
到永远不更改,祂已得胜做我元帅。

纵全世界充满鬼魔,恐吓要将我毀灭;
我们不怕因有神旨,靠主真理必告捷;
幽暗之君虽猛,我们也不心惊,狂暴我们能忍,
因他永刑已定,主言一出即倒倾。

主言权能无边无量,远胜世上众君王,
我们领受圣灵恩典,因主时常在我旁;
亲戚货财可舍,渺小浮生可丧,身体纵被杀害,
真理依然兴旺,上主国度永久长。

  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听歌]

  路德自己从这里得鼓励,別人也同样的得到了鼓励。这首诗简直成了人们的“云柱,火柱”。在德国,每一位新教徒都会唱它,儿童在遊戏的时候,妈妈工作中间,兵士们在前的时候,都不停的歌唱,人们称这首诗为德国的国歌,“宗教革命的马赛曲”。现在德国古老的威丁堡城里,路德的纪念坊上刻着诗中的第一句话:“上主是我坚固保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